当前位置:

大学报到“亲友团”后的教育观念

有没有让18岁的孩子独自面对困难的勇气,从家长的选择,可以看出家庭教育观念和能力的差异。

在《新京报》的调查中,对“今年,作为新生(或新生父母),你会让父母陪同(或送孩子)去报到吗”,回答“会”的,占64.8%,近三分之二。这个比例高了一些,但也不奇怪,毕竟一家一个孩子,孩子第一次出远门,家长不放心;孩子爱家长,想要多在一起待一会儿。当然,这中间的原因可能不尽相同,作为家长,孩子去一个我不熟悉的地方,我可能也很想顺便去这个城市转一转,同时看看孩子要生活几年的地方,一举两得。

对“当年你读大学,是怎么去学校报到的”,回答“独自报到”的占51.1%,———这一问如果加上具体的时间环境,可能越是往前,独自出远门去学校报到的比例越高。上世纪50年代到“文革”前,大学极少有家长陪同报到的现象,更不可能全家长途相送,宾馆吃住的奢侈之事。

对“你怎么看待每年大学新生入学时的‘亲友团’”,选择“孩子第一次出远门,不放心很正常”的占52.3%,选择“没必要,要培养孩子的独立精神”的占25.6%。这个比例也比较正常。毕竟我国的中学教育还不是真正的素质教育,在应试教育环境中长大的孩子,独立生活的能力并不强,加之社会环境诸方面的因素,家长不放心孩子独自远行,是可以理解的。但毕竟还有四分之一的人认为在这个时候“要培养孩子的独立精神”,可以想见,在四年大学生活中,这一部分学生将会在家长的信任下得到更多的锻炼,可喜可贺。

在交通便利,家庭收入提高的前提下,只要不是存心娇惯孩子,“送,还是不送”可能已经不是很关键的问题,但是有没有让18岁的孩子独自面对困难的勇气,从家长的选择,可以看出家庭教育观念和能力的差异。

相当多的高中毕业生虽然在学校受了教育,可是其素质让人忧虑。他们不能独自出门,缺乏劳动观念,不会保护自己,不会游泳,不敢和陌生人说话……江苏有所名校曾宣称“以天下为己任,培养领跑的人”,认为重点中学就是“21世纪领袖人才的摇篮”……可是很遗憾,学生只有能力对付高考。该校搞“32公里步行”,出发时广邀媒体现场报道,鼓乐齐鸣,校长授旗,家长送别,学生宣誓,场面之壮烈,简直像当年去打日本。如此小题大做,兴师动众,恰恰体现出一代青年的孱弱,反映出素质教育的缺失。

有位华侨说在加拿大上高中的儿子爱体育,问这孩子喜爱什么项目,回答是“铁人三项”,儿子每年精神抖擞地用打工的钱去参赛,回来兴致勃勃地对家长讲各地见闻。还有位相识的美国教师,她的女儿大学毕业后去非洲的旷野上从事研究工作,女教师说:“具体在哪里我也说不清,只知道她很愉快。”听到这样的故事,便觉得我国的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都有很多实事要去做。(原题《是否护送折射家长的教育观念》)

附注:三成网友反对大学报到的“亲友团”

父辈求学中“父母陪同”的仅有37%,今天孩子求学中“父母陪同”的将占到64.8%,这种趋势在现实中会更为强化。

送孩子上学,体现的是“关爱式教育”,不送孩子上学,体现的是“独立式教育”,家长家庭教育观念不同,体现方式不同,给孩子灌输的理念也就不同。

在《新京报》关于“今年上大学你要父母送吗?”的调查中,发现“关爱”的比重在逐步上扬,以较为明显的优势压倒“独立”。

从调查对象看,“当年你读大学”的人应该是分布在50后,60后,70后,80后的各个年龄段,“今年你读大学”的人,应该是90后了。在陪同护送方面,从当年的44.2%到今天的64.8%,说明当年“独立”的父辈,今天更想传达给下一代的不是“独立”,而是“关爱”。

记者采访时也发现,这种矛盾的心理在现实中不乏例子。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老贾说,1982年自己到外地读大学,“就是一个人拎着铺盖卷,扛着行李就上火车走了,不少同学都是这样报到的”。而他的儿子今年读大学,“现在就开始给他准备各种生活用品,9月初开学时准备开车送他去报到。”

问及为何不培养孩子独立精神,让他独自报到?老贾笑了笑:“他行李这么多,一个人也不放心,再说就他一个孩子,还是把他送到学校比较好。”而老贾的儿子并不想让父亲护送。

这种两代人的心理差别,在此次调查结果中,表现得较为突出。从调查结果看,今年64.8%的孩子将不是“一个人”上大学,而父辈读大学超过半数“独自报到”。

支持“孩子第一次出远门,不放心很正常”的网友占52.3%,支持“儿行千里母担忧,陪同表现出关怀”的网友占18.7%,也就是说有71%的支持者认为应该送孩子去报到。

71%支持者的社会心理,和64.8%支持者的行为选择,大致是吻合的。

不管今年的90后孩子如何思考,给他们选择的空间似乎并不大,支持“要培养孩子的独立精神”者占到25.6%,四分之一强一些。与其同时,还有3.4%的人认为“全家出动,容易把孩子都惯坏”,更说明了这种理性声音的弱小和边缘。

当然,这些数据要不了多久就会得到现实印证,步入9月,就是高校开学时节,那大学校园里络绎不绝的车辆,那前呼后拥的“亲友团”,那露天操场上整齐如棋局的凉席和躺在上面的家长,会告诉我们“关爱”真的是在压倒着“独立”,这种趋势在现实中会更为强化。

这似乎也说明,当年鲁迅呼吁的《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到现在仍然是一个值得思考的命题。本报记者 高明勇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