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养老金问题不应向百姓转嫁责任

人民网推出调查《人社部拟适时建议弹性延迟领养老金年龄,咋看?》,截至6月6日23:20,共有11478人次参与了调查。其中,74.5%的网友(8556票)表示反对,认为会不利于年轻人就业;12.4%的网友(1423票)表示支持,认为平均寿命延长,养老金缺口大;10.7%的网友(1231票)则表示中立,是否延长应据自愿。(6月7日人民网)

除了官方媒体调查,新闻跟帖中的反对声音也很高,这应该在意料之中。延迟退休是不是必然选择,我认为这个问题不只有一个方向上的答案,同时,延迟退休政策会不会加剧本已十分敏感的社会不公,则更需关注。

延迟退休政策的动议,一说,退休年龄不提高,当前的养老保险制度将不可持续;一说,这是个世界性的趋势,我们应该接轨。表面看理由很充分,其实有很大的伪成份。

养老保险制度不可持续,是养老金制度不合理,还是退休年龄不合理呢?养老金基本由三项来源:雇主与个人缴费,以及社会调节基金即财政投入。现在看来,雇主与个人缴费负担已经接近承受极限,再想增加,主要得考虑财政投入部分。那么增加财政投入是否合理?有无潜力呢?我认为既合理,也有潜力。首先,领取养老金者既是缴费者,又是纳税人;依照通行的税款分配原则,除去供养政府,余者应本着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原则,大部应返还于公共服务。而民生则是公共服务的第一项目,养老乃其一。不争的事实是,国民税负与税收返还的比例很不对称,与很多国家的差距就更大。这当然与我们尚处发展中国家水平有关,但这个问题更要考虑征收水平。其次,从财政支出的不合理,比如供养政府成本过高,比如盲目建设投资过大,集中于政府的财富过多等等情况看,增加养老金投入的潜力应该不小。不能不提的是,国有企业上缴利润最高只有15%,财政包干公务人员养老,且退休金高于普通人三倍,这些因素如果能够考虑与平衡到社会养老事业上来,也是不小的潜力。

所谓“接轨”之说,不能总是双重标准,做不到或不愿做的,就说“国情”,反之就要“接轨”。税收返还的问题上,要不要接轨呢?政府行政支出占GDP比例问题,要不要接轨呢?

我认为,养老金账户亏空也好,不可持续也罢,首先应反思政府责任,并沿着这个方向存求解决之道,而不是动辄向百姓身上转嫁。其实这也是一个“分蛋糕”的问题:掌握切分权力并享受着蛋糕大头的人们,把别人的蛋糕越切越小,以保证自己的那一块,甚至自己那块越切越大,是不是这么回事?谁都知道,延迟退休对公权阶层有利。

社会公平问题甚多而短时间无力解决的背景下,延迟退休政策必将加剧已经不堪的“马太效应”——这个问题上最要讲国情;并且,延迟退休政策一旦实施,会不会出现大量的退休边缘人群遭各种手段解雇而失业;个体、灵活就业人员不堪缴费负担,于是大量人员寻求病退而给权力寻租制造更大的市场……这些问题有关方面考虑过没有?

相关事件

  • 延迟领取养老金
  • 延迟领取养老金
  • 日前,人社部就社会保险关系转续及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等问题集中答复网友时明确表示,相应推迟退休年龄已是一种必然趋势,该部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建议。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