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为住房过剩而未雨绸缪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近日发布的《中国住房报告(2015~2016)》指出,2015年房地产市场的走势超出预期,一方面投资增速呈俯冲式下降,对经济增长直接贡献几乎为零;另一方面,库存高企,去化压力增大,商品住房过剩总库存高达21亿平方米,仅现房库存去化就需23至24个月。与此同时,住房市场步入“结构性过剩”时代,内部结构失衡,“一线城市供求矛盾突出”与“三四线城市供过于求”并存。

笔者对此颇有感触。尽管不少城市商品房卖不掉,甚至出现了鄂尔多斯那样的“空城”,但仍然有一些开发商大量建设商品房。前不久,我与几位亲戚驱车出了南京中山门,看见东郊的马群附近沿着宁杭公路建筑了大片的楼盘,绵延不断。

望着在建的楼盘,我与亲戚闲聊说,我手上有两套住房,其中一套出租。我与妻子都已年过花甲,大学毕业的孩子在北京已经购房,并且成家立业,他们的事业在北京,不可能回来居住了,将来,我手上这两套房子不知怎么处理才好。

一位亲戚说,他的孩子前些年去美国留学,目前已经获得绿卡,也在美国成家立业,以后自己住的房子也没有孩子继承。另一位亲戚说,他的孩子多年前就去了澳大利亚,情况差不多,也是取得绿卡后成家立业,根本不需要国内的住房了。

见状,我就说,百年之后就把房子作为遗产让孩子继承,让在外面的孩子委托中介把房卖了吧。可是,亲戚们听了,纷纷说,周围像我们这样的市民不少,大家都去卖房,谁来买房呢?

亲戚们说的是实情,让我陷入沉思。由于独生子女政策,现在多数城市家庭模式为4加2,即两个独生子女组成的家庭与双方的4个老人。从这个模式就不难推算出,未来买房者会大幅减少。况且,由于生活与工作压力大,以及教育成本不断增加,有的80后家庭选择丁克,双方都不想生孩子,这样买房市场又少了一块。即便当下放开生二孩,由于各种成本叠加,许多人的生育意愿并不高,能够多消化掉多少住房?

我想起坊间近几年流行的空关房一说,南京市有的大型小区一到晚上,楼上亮起的灯光屈指可数。供电部门曾经给出过一组数据,从侧面印证出南京空关房的大概数量。这份2008年的统计显示,南京共有11万套左右的商品房在1年时间内电费为零。房子卖掉后这么久都不产生电费,自然就是空关房了。

20年后,我和妻子与亲戚们必然会先后去世,这样一来,我们的住房很有可能成为空关房。此时的房龄不过只有二十几年。遗留的住房自然有子女继承,他们多数选择卖掉。如果卖不掉的话,他们人在外地也无法打理。到那时,一座多层居民楼能有几户家庭居住?

眼下,我国养老问题日益突出。以房养老与居家养老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希望有关层面防范“住房过剩”的风险。假如有关层面根据需要,将过剩住房通过回购等方式,调整为公租房与廉租房,由于有关层面持有产权,就可以根据需要及时调整住房用途,比如设置公办性质的养老院,这就可以做到物尽其用与惠及社会了。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