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公交IC卡收费需要整治更需要改革

不少市民一直有疑问,办理北京市政一卡通收取20元押金是否合理?近日,办公交IC卡收押金被指涉嫌滥收费。对于此类现象,国家工商总局日前发出公告,指出目前供水、供电、供气、公共交通等行业,强制交易、滥收费用、搭售商品、附加不合理交易条件等限制竞争和垄断行为十分突出。从4月起至10月,将在全国范围内开展集中整治的专项执法行动。其中,IC卡工本费高于成本将重点调查。(4月10日《新京报》)

工商总局的公告,可谓来得正是时候,也把隐形的公交IC卡收费问题再次披露于公众之前。公交IC卡因为携带方便,使用起来简单,成为不少上班族的出行选择,但在国内不少城市,其都引发了沸沸扬扬的争议。总结起来,争议主要集中在两点。一是押金是否高于IC卡成本。市民在购买公交IC卡时,都需支付从10元到几十元不等的IC卡押金,而在IC卡丢失之后,押金基本不予退还,这给乘客的感受不仅是押金过高,收取方式也不合理。

另一个争议点,则集中在公交IC卡押金的使用和管理上。新华社的统计数据曾显示,2014年时,全国就有约4.2亿多张正在使用的城市公交IC卡。据了解,仅北京、上海、广州三个城市的押金总额超过10亿元。如果以每张卡收取10元押金的最低数额计算,全国公交卡可以收取超过42亿元的押金,倘若将它们存入余额宝,一年利息可达上亿元。公交车公司收取的庞大IC卡押金产生的利息,到底应该归谁所有?

这两个问题,其实都不难回答。既然公交IC卡只是乘客乘车的有限凭证,和车票预付款的存储工具,它并不具备其他的多余功能,那么公交IC卡在销售时,就只能收取一定的工本费,而不能以押金来替代工本费,收取金额更不允许高于工本费。专家同样指出,当下公交IC卡收取的押金,是消费者为获得用卡权的预付款,是质押担保的一种形式。而根据物权法中对“孳息”性质的解释,押金产生的利息也应归所有人,并不属于公交公司

正因如此,与其说IC卡押金是一个涉嫌滥收费的问题,不如说它是一个公共事业的透明性问题。因为公交出行是关系到大量市民的公共事业,公交IC卡收取的押金总额巨大,所以,无论是公交IC卡押金的收取,押金标准的制定,以及IC卡押金的使用与退还,相关环节都应该主动公开,变得透明。而面对市民的抱怨与争议,相关监督部门也应该努力参与其中,督促公交公司行为的透明与合理。不得不说,在具体生活中,它们都或多或少存在着缺陷。

“重点调查”当然值得击掌,我们期待举措尽快落地,但公交IC卡押金收费,需要整治更需要改革。或许,取消公交IC卡收费暂时还不可能,那么,如何只收取IC卡工本费,而不是押金,如何让工本费变得透明,并接受社会的质询,以及职能部门的监督,这些的确已迫在眉睫。在相关的专项行动之后,它们应该接踵而来。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