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特朗普巴以政策“大变脸”

王晋 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研究助理

随着数日前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和美国总统特朗普通过电话,就巴以问题和其他热点问题深入交谈之后,巴勒斯坦人长期以来对于美国新政府倾向于在巴以问题上支持以色列的担心,似乎可以暂时得到舒缓。在通话中,特朗普明确表示,将会支持巴以双方进行对话,并表示自己并不会“偏袒”任何一方。

在特朗普赢得大选之后,特朗普身边顾问团队的“亲以”背景,其在竞选中高呼要搬迁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至耶路撒冷,让巴勒斯坦方面十分担忧;而随着上个月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访问美国并且与特朗普会谈,尤其是特朗普首次用“巴以双方都支持的方案”来代替此前历届美国政府都坚定支持的“两国方案”,更让巴勒斯坦外交团队担心,害怕自己被特朗普及其外交团队所“抛弃”。

不过随着此次特朗普与阿巴斯之间的电话沟通,似乎巴勒斯坦人真的可以轻松下来。以色列国会“联合名单”领导人、以色列巴勒斯坦政客阿赫马德·提比更是略带夸张的表示,如果以色列人知道了特朗普和阿巴斯的通话内容,那么“内塔尼亚胡可能就着急的睡不着觉了”。

事实上,特朗普团队尽管有着很强的“犹太”背景,但是特朗普外交团队与巴勒斯坦方面的沟通并没有受到阻碍。在2月份内塔尼亚胡访问美国之前,特朗普新任命的中央情报局局长麦克·蓬佩奥就访问了约旦河西岸的拉姆安拉,并和阿巴斯举行了会谈,了解巴以问题的相关情况。而随后,特朗普外交团队负责国际事务的顾问格林布拉特也和阿巴斯进行了沟通,表示不会抛弃巴勒斯坦。这两人与阿巴斯的会谈,奠定了特朗普与阿巴斯此次电话会谈的基调,而特朗普本人就巴以问题给予阿巴斯的最终表态,也让阿巴斯吃了一颗定心丸。

据悉,在电话会谈中,特朗普还保证,将会邀请阿巴斯在五月份或者六月份时候访问美国,因此表明特朗普在巴以问题上“公平”对待两国领导人。此外,特朗普还许诺,将会在下半年,重新通过“多边会谈”的方式,来开启巴以和谈进程。这从另一方面,也似乎表明了美国将会加入到俄罗斯和欧洲国家如法国在巴以问题上的立场,即通过多边的国际会议,来重新推动巴以和谈进程。而对于一贯希望通过“巴以直接对话”,或者在美国调停下“巴以直接对话”的以色列来说,特朗普的这个许诺,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

事实上,特朗普对巴以问题的“温和”表态,也让以色列内塔尼亚胡政府受益。特朗普也不再着急提出将驻以色列使馆搬迁到耶路撒冷,也不再高呼约旦河西岸犹太定居点的合法化问题,这让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可以更加游刃有余的和国内右翼和极右翼反对派进行周旋。以“犹太家园党”为代表的右翼团体,一直向内塔尼亚胡施压,要求在“兼并约旦河西岸”(以色列称作犹地亚和撒玛利亚)问题上更加主动和积极。然而作为“一把手”的内塔尼亚胡,不得不小心谨慎的考虑到此举可能带来的外交冲击。“两面受气”的内塔尼亚胡,当然希望借助美国因素,来在一系列右翼主张面前保持相对的“中庸”,以此挟制各方力量。特朗普在巴以问题上的温和言论,也使得内塔尼亚胡在今后处理巴以问题,尤其是在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犹太定居点建设问题上,获得了更多自由发挥的空间,这也有利于内塔尼亚胡政府的稳定。

纵观当选前后特朗普在巴以问题上的态度,可以归纳为从“模糊”到“细致”的变化。在竞选中,无论是高呼“搬迁驻以色列使馆到耶路撒冷”,还是批评联合国通过的旨在谴责以色列建立约旦河西岸犹太定居点的2334号决议案,特朗普都表现的咄咄逼人,但是更显现出对于巴以问题的认知模糊,即一味的通过“支持以色列”,来显示自己的立场。然而当选总统之后,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其外交团队,逐渐更加深入的接触到巴以问题的复杂性,逐渐深入的了解到了之前历届美国政府所做的外交努力(据悉包括特朗普女婿库什诺和顾问格林布拉特等人,都逐渐学习和了解之前美国政府在巴以和谈上的提案和立场)。特朗普在巴以问题上态度的转变,也表明特朗普开始在巴以问题上提出更加细化和明确的立场。

特朗普和阿巴斯的通话,显示出美国新政府,在巴以问题上逐渐回归理性和专业,不仅表明特朗普对于之前历届政府在巴以问题上立场的尊重和理解,更显示出对于巴以问题复杂性认知的加深。而这似乎也表明,特朗普及其团队,似乎逐渐抛弃了过去莽撞的中东政策,转而更加深入和了解和尊重这一地区的复杂性和敏感性。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5_160335.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