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葛宇路”用行为艺术给城市管理提了个醒

若非有关方面命名滞后,地图导航又“采信”了,葛宇路本人的“艺术创作”又何以得逞?

这两天,一篇《如何在北京拥有一条以自己命名的路》的文章,在网上热传。文章称,一位名叫葛宇路的学生,从2013年起寻找地图上的空白路段,并贴上自制的“葛宇路”路牌。2013年前后在北京双井苹果社区附近找到了一条无名路,之后就“制作符合现场环境的正规路牌”。2014年后,几大网络地图导航上相继出现了“葛宇路”,2015年底路政工程还据此对这条路上的路灯统一编号。

原以为“拥有一条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路”的方式,是像张自忠、赵登禹那样舍生取义,没想到还有这么简便的方式——只需两步走:找地图上的空白路段;自制路牌。这大概是曲解意义上的“名可名,非常名”。

可真要是路名都能“众包”,谁都能命名道路,岂不乱套了?

事实上,就目前而言,这条“葛宇路”虽被地图导航收录,可压根就不合规。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和市政市容委方面就分别对此表态了,“市民不可以私自命名道路,应由专门的地名办公室负责道路取名”“有私自命名路牌的情况,只能按照小广告处理”“个人不能随意制作并悬挂路牌”。

这于法有据:《北京市地名规划编制导则》《北京市地名管理办法》以及民政部颁布的《地名管理条例》,对地名的设立都有规范,个人当然不行。《北京市道路交通管理规定》还规定,擅自设置路牌,情节严重的还将处以罚款。

葛宇路本人将“葛宇路”路牌作为一种行为艺术在毕业展上展出。但“葛宇路”的命名,钻的本就是规划、城市管理部门反应滞后的空子。若非有关方面命名滞后,地图导航又“采信”了,葛宇路本人的“艺术创作”又何以得逞?

时下LBS(基于位置的服务)技术应用很普遍,而地名又牵涉到邮递、找路乃至落户等问题,所以对路名的编制必须及时。自2013年起涉事路段就成了无名路,对个人设立的路牌也未处理,这无疑说明无名路筛查管理不到位。而地图软件只用自主采集和大数据结合,就将“葛宇路”收录,却未跟官方备案名称比对,这也是失误。也正是由于这两方的“偷懒”,共同成就这出闹剧般的行为艺术堂皇上演。

相关事件

  • "葛宇路"标志被拆除
  • 最近,一篇名为《如何在北京拥有一条以自己命名的路》的文章在网络上热传,文章中称,一个名叫葛宇路的人,几年前在北京发现了一条未命名的道路,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该道路,结果居然真的被多家地图软件收录。7月13日下午,仅用了1分钟左右的时间,引发争议的“葛宇路”非法路牌就被北京市朝阳区双井街道和城管部门拆除。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