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延迟退休年龄”的前提条件是公平

7月1日,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何平建议,中国从2016年实行延长退休年龄的政策,并每两年延长1岁退休年龄,到2045年不论男女退休年龄均为65岁(7月2日《京华时报》)。

近一个时期以来,“延迟退休”一直都是一个极为火爆的话题。围绕这一话题,一面是,相关部门和专家反复论证“延迟退休年龄”是一种“必然趋势”,不断抛出各种有关具体的延迟方案;而与之相应的另一面又是,广大普通公众对此的普遍不感冒、不认可。此前多个媒体调查都显示,对于“延迟退休”,绝大多数公众都持反对的态度。

应该说,从理性和长远角度看,笔者也认同“延迟退休”是一种“必然趋势”,不反对“到2045年65岁”等具体延迟方案。但同时,对于公众的反对意见,笔者同样觉得非常值得认同和理解。所以有此看似“自相矛盾”的观点,是因为在我看来,公众的上述反对意见,所真正反对反感的其实并不是具体的“延迟退休”政策,而是其背后现行养老保险制度,愈来愈凸显也愈来愈难以被容忍的不合理不公平性。

因此,除非能根本祛除这种“不合理不公平性”,痛下决心彻底改革现行养老保险制度,否则,便不可能说服公众接受“延迟退休”。那么,具体应该怎样改革养老保险制度、祛除哪些“不合理不公平性”,才能真正说服公众呢?

我想,一个最核心最根本问题应该是,尽快废除养老保险“双轨制”——企业职工需要自我缴费养老,且缴费负担沉重、养老待遇低下,而公务事业人员完全不用缴费、由财政包养,且养老待遇数倍于企业职工。全力推动企业职工与公务事业人员之间的养老并轨,将后者尽快纳入到统一的养老保险制度中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吃财政饭”的公务事业人员总数至少多达4000万。这意味着,如果他们也按28%标准缴费,以每人年薪3万计算,那么每年将会为养老保险基金贡献超过3300亿的收入。

这样一来,不仅能大大充实养老保险基金,更重要的是,并轨之后,公务员与企业职工执行同样的缴费标准和退休年龄,那么无论是否延迟退休年龄、延迟多少,都将彻底祛除不公平之虞,因为一旦延迟退休,公务人员同样也要延迟缴费。而在“双轨制”下,公务员不仅无需缴费、养老待遇优渥,并且还能轻松地提前退休——依据《公务员法》,公务员只要满足“工作年限满三十年”等条件,就可申请提前退休。

毫无疑问,不管初衷怎样,至少在程序上,让一群没有缴费负担、游离于统一养老保险制度的人来讨论事关全民的“延迟退休”问题,都是不可能具备真正的公平公正说服力的。

当然,除了废除“双轨制”,要想说服公众接受“延迟退休”,让他们心甘情愿多缴几年养老保险费,接下来还应在“减轻缴费负担”和“提高养老待遇”上进一步做文章。要做到这一点,多方筹措资金,大幅增加对养老保险的公共投入、尽快还清社保欠账亏空,提高养老基金总量规模,无疑必不可少。而在这方面,我们无疑并不缺乏相应的资源和财富,至少,每年光财政预算收入就超过10万亿。

相关事件

  • 延迟领取养老金
  • 延迟领取养老金
  • 日前,人社部就社会保险关系转续及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等问题集中答复网友时明确表示,相应推迟退休年龄已是一种必然趋势,该部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建议。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