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景区开发不应损害原住民利益

对景区的开发不能让景区原住民的权益受损,这是一条最基本的原则。如果罔顾本地居民利益,这样的管理,无论理由多么充分,恐怕都难逃“与民争利”的嫌疑。

近日,从“暂停接待游客”到“部分区域恢复”,峨眉山景区上演了一出封山疑云,暴露出了一场景区管理方与当地村民之间的纠纷。景区管委会坚称暂停接客旨在“集中排查整治安全隐患”,但许多网友却发布了大量图片与文字材料,指出村民与管委会之间的利益冲突或许才是封山原因。

在峨眉山景区,许多本地村民都以为游客担任向导为生,借着自小生活在峨眉山的“本土优势”,为游客提供讲解服务。而随着峨眉山市政府和景区管委会以“统一管理”为由,建立峨眉山旅游讲解服务公司,并指定其为“峨眉山地区唯一合法讲解服务单位”,村民自行担任导游的讲解活动就被禁止了。这样的政策使许多以此为生的村民一下子失去了主要的收入来源,因此,才有了近期发生在峨眉山景区的纠纷。

土导游”群体缺乏认证与监管,游走在有关法规的灰色地带,固然有必要对其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理。近些年,在北京、云南等地也有过无证导游损害游客权益的事情。但这种治理,应当是为本地村民设身处地考虑的建设性治理,对“土导游”进行执业培训或统一收编,都是值得讨论的方案,简单地“以禁代管”,既是缺乏积极作为的懒政,也是伤害公众利益的盲政。好的景区管理制度应当兼顾规范化与人性化,既要为游客提供安全可靠的旅游体验,也需要照顾本地居民的生活需求。而如同峨眉山管理方一般,对本地由来已久且初具规模的“土导游”队伍“一刀切”,既有可能为景区游客带来“导游难找”的不便,也会损害许多当地居民的利益。

近些年,我国旅游产业发展很快,大量扩建、新建风景区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著名景区往往能够给其所在地的经济带来良好的拉动效应,景区发展得好,能够为当地经济发展带来大量红利。然而,这些红利却并不一定能落实到景区原住民的身上。近些年来,景区原住民与景区管理方之间的纠纷屡见不鲜,从凤凰古城商户对凤凰景区收取门票的不满,到天平山景区住民对景区林权政策的反对,许多事件都折射出了部分景区发展过程中对本地居民权益照顾不足的问题。

对景区的开发不能让景区原住民的权益受损,这是一条最基本的原则。如果罔顾本地居民利益,这样的管理,无论理由多么充分,恐怕都难逃“与民争利”的嫌疑。随着我国旅游产业的发展,各地景区应当探索出一条能够兼顾景区开发与原住民利益的双赢发展之路,在施行政策时为公众利益留出足够的空间,让景区的红利真正落实到每一个人的身上。

相关事件

  • 峨眉山景区风波
  • 峨眉山景区风波
  • 6月28日13时38分,峨眉山旅游风景区官微发布通告表示因进入汛期,考虑到景区存在山体滑坡、塌方等地质隐患,景区管委会决定从2014年6月28日13:00起,暂时停止对外接待游客。然而,官方微博一发,公共质疑声不断。有媒体爆出景区不能接待游客的真正原因是景区内黄湾乡的上千村民自发堵塞清音阁、万年寺等景区出入口道路,要求相关部门回应其诉求,形成“堵路风波”。此次“堵路风波”源自村民维护自己的利益,亦与景区管委会与当地政府长期的管理缺失有关。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