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寒门出贵子”,何时只道是寻常

——本文系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参赛作品

近日,一篇题为“女教师坚守村小35年坚信寒门仍可出贵子”的新闻报道引发了很多网友关注。报道中的这位女教师和当地村民相信,教育是头等大事,希望孩子通过读书,跃出农门,走出大山。村上唯一的学校是全村人改变命运的寄托。(11月9日《华西都市报》)

“坚信寒门仍可出贵子”,没错,其实谁也未曾否定,哪怕在“寒门再难出贵子”之声最为喧嚣的时候。譬如说,2013年,北大新生农村生源比例为14.2%,反而言之,不是也达到了“14.2%”么?何况,坚信寒门仍可出贵子,远比坚信梦想万一实现了的可能性大,毕竟寒门子弟基数庞大,出几个“新贵”,不足为奇。

然而,若置于该名女教师“坚信寒门仍可出贵子”的具体背景和语境,细细咀嚼,其实“坚信寒门仍可出贵子”比“寒门再难出贵子”,更无奈、更悲情,也更会让人绝望。

寒门出贵子”,隐含着一个前提,即通过读书、上学、高考来改变命运。事实也确实如此,对于该名女教师置身的地方来说,“教育是村上的头等大事,每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通过读书,跃出农门,走出大山。”为何?因为在村里,不读书就是务农,此外别无选择。囿于资源和条件,人们无法去靠唱歌、跳舞、经商等等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对于村里的人们而言,所谓的“360行行行出状元”,只是一个残忍的笑话。故而,也就能理解,“村上唯一的学校——顺天寨村小,是全村人改变命运的寄托。”

并且,由于各种原因,人们并没有意识到或者说干脆自我欺骗,即便“通过读书,跃出农门,走出大山”,也不意味着就自动晋级为“贵子”。如果你跟他们说:“哪怕考上大学,照样会面临着大学三六九等的情况,毕业后找工作难以及拼爹等种种问题,因而,真实陈情是‘寒门难出贵子’”。你的好心极有可能换来的只是白眼和不信任。不为什么,只因为读书已是他们唯一的改变己身及家庭命运的路径和希望。哪怕再窄,他们依旧要挤,哪怕孱弱如稻草,他们依然要紧紧的抓住。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他们可能需要的只是“走出大山”而已。

由此可见,女老师个人35年的坚守和信仰,诚然极为可贵可敬,但把“寒门出贵子”的激励性话语当做恪守的人生信条,其实背后更是一种悲哀。若想真正改变村里每个孩子及其每个家庭的命运,归根结底在于让其人生路上有更多的机会、更多的选择。退而言之,即便以读书为改变命运的寄托,也只是惯常的人生选择,不再是那么悲情和决绝。而这,则在于“精准扶贫”的发力,以及健全制度的给力。

毕竟,今天甭管我们聚焦的是“寒门难出贵子”,抑或“寒门可出贵子”,真正的愿景是希望社会阶层流通顺畅,竞争路上,机会公平、过程公平、结果公平,每个人尤其是寒门子弟,都能够依靠自己的努力让人生出彩、让幸福着地。

一言以蔽之,“寒门出贵子”,哪天我们不再有“难出”的悲情,也不再有“仍可出”的苦情,而是视之为寻常,方为正常。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