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善意对待收养百名遗孤的“爱心妈妈”

李利娟和袁厉害都不是完美无缺的人,但她们多年如一日在做的是善举。请不要用各种“某某说”来对她搞莫须有的批判。

世上最大的不公莫过于,以最高标准苛求好人,以最低标准宽容坏人。

近日,据媒体报道,“爱心妈妈”李利娟,21年来陆续收养了104名遗孤,创建了福利院。从前是百万富翁,现在负债两百万。然而在武安,李利娟得到的称呼却是贬义的“痞子”。“爱心村里的孩子都是李利娟亲戚家的,根本没有孤儿”,“占了我们的地,我们去种,李利娟认识黑社会,就找人打我们”……

听了周边村民这些话,有解构癖的人会急不可耐地宣布“又一个神话破灭了”。但只会制造神话和只会戳穿神话的人,从来都看不到人性的光辉。

李利娟今天遭遇的争议,四年前都曾发生在另一位“爱心妈妈”袁厉害身上。李利娟是河北邯郸武安人,袁厉害是河南开封兰考人,两地相距300公里,两人的命运也相似。

两个人看起来都很厉害,不但与周围人打交道时泼辣,跟政府部门打交道时也很强势。这本不值得惊讶。如果她们是安静顺从的性格,压根就不会走上这条艰辛的道路。

亲生父母连抚养一个孩子的责任都不敢承担,一个普通女人却要把上百个有缺陷的孩子收进家门,不“厉害”一点,她和她的孩子如何存活?李利娟为了给孩子上户口,去堵会场、堵领导,错的绝不是她。

弃婴的父母是最大的恶人,但是他们的面目不为人知,所以他们受到的批评只是象征性的;福利制度的不健全,是弃婴去爱心妈妈家“报到”的根源,但制度没有特定的负责人,所以谁也不觉得自己是被骂的那一个。唯有爱心妈妈这个靶子最明确,一切脏水都可以往她们身上泼。

当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火灾曾让袁厉害站到风口浪尖,那场大火过后,袁厉害收养的孩子被带到了福利院。据媒体报道,袁厉害每周都会去福利院一次看望孩子。“看到妈妈,孩子们全扑了上来。袁厉害亲切地叫着他们的名字,不停抚摸着孩子们的脑袋”。事后前去探访的记者这样写道。

风浪过后,才更容易看清哪些事情是真实的。但风浪之中,是非也不是无法判断。

李利娟和袁厉害都不是完美无缺的人,但她们多年如一日在做的是善举。那些对她们提出指控的人,我不想劝你们住口,只是请拿出明确的证据,不要用各种“某某说”来搞莫须有的批判。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