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急救剪衣被赔更需公众保持理性

男子突发肺栓塞致心脏呼吸骤停,经中南医院急救医生全力抢救,终于转危为安。不过,患者的父亲事后找到院方,称医生抢救儿子时剪掉了衣裤,导致其裤兜里的500元现金、身份证等物品遗失,索要1000元赔偿金。昨日,参与抢救的医护人员将凑的1000元钱,给了患者家属。(9月22日《楚天都市报》)

有时候,时间就是生命。诸如心脏病、脑血栓或肺栓塞等急性病,抢救几乎是在跟时间赛跑。早则可以转危为安,晚则无以挽救。患者突发肺栓塞致心脏呼吸骤停,剪衣施救几乎成为无以避免的举动,这边医生还未从手术成功、救人一命的欣喜中恢复过来,那边患者的家属就索要物品遗失的赔偿金。“剪衣索赔”的标题刷爆了媒体,也把公众的情绪带到了极致,“真不该救啊”的说法呈现出一边倒的倾向。

该不该救,答案早就注定,有没有赔偿的风波,生命都高于一切,职业的要求也高于一切,即便受到了委屈,遭遇到了误解,也不能情绪化的放弃自身的责任,而以消极或者不作为对待,让生命在漠视中逝去。如此,院方既会承受由此造成的道德代价,也会付出极高的民事责任,两相对比,赔偿衣物只是看得见的损失,可以预见的后果,若放弃责任而造成救援迟滞,才是难以预料和看不见的风险。

更何况,患者所索赔的并非剪烂衣物的损失,而是500元现金、身份证、银行卡、数据线等财物的损失,若无程序性保障,如此要求并不过分。不可否认,剪衣抢救无过错,且必须得到提倡,不过在处理患者剪破的衣物以及随身物品的方式上,医护人员确实也存在疏忽。衣物因手术剪烂并无不妥,然未将随身物品进行清理就弃之,则存在程序和责任上的瑕疵,既是对他人财物不负责任的行为,也容易为不当得利创造条件。以最坏的恶性揣测,如果有了救人之善和救人之实,而可以忽视程序性要求,是不是医护人员在正当理由的掩盖下,可以把患者的钱物据为己有?

救人剪衣是一回事,而保管财物又是另一回事,两者不可混淆。院方如此,外界也应如此看待,才能避免被情绪化所带动,忽略事实而模糊事非边界。尤其在医患关系相对紧张的当下,立场必须基于事实,是非也必然基于事实,才能避免误判和误伤,造成新的群体对立与冲突。相对于医患关系的紧张,先入为主的现象看待和是判断,才是最大的隐患和隐忧。因为偏激而舆论讨伐某个患者的家属,与群体围攻医护人员之间,并无本质的区别。都说明公众还缺乏足够的理性,少了对事实判断之后的客观表达。被一个惊悚的标题就轻易带动情绪,恰是社会暴力化和浮躁化的表现。

在群情激愤的声讨中,尤其需要相对理性的声音来中和和缓冲。欣慰的是,院方对细节瑕疵的认识,既可以让自己避免陷入委屈的情绪中,又足以让赔偿变得更为合理。事实上,赔偿对于院方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恰是对其注重细节提出的更高要求。虽然医患关系紧张的原因很多,“细节缺陷”亦是其重要构成,并亟待引起当事方的高度重视。退一步讲,即便患者家属的索赔有失违和,然而个案并不代表全部,亦没有上纲上线的必要,正确引导和友好沟通,才能让彼此形成共识,并由此增大社会信任的最大公约数。作为看客,理性看待才能成为和谐的增量,而不是彼此对立的减量。

相关事件

  • 医生剪衣救人遭索赔
  • 医生剪衣救人遭索赔
  • 男子突发肺栓塞致心脏呼吸骤停,经中南医院急救医生全力抢救,终于转危为安。不过,患者的父亲事后找到院方,称医生抢救儿子时剪掉了衣裤,导致其裤兜里的500元现金、身份证等物品遗失,索要1000元赔偿金。昨日,参与抢救的医护人员将凑的1000元钱,给了患者家属。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