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高考房”仅是功利教育的噱头

高考进入最后倒计时阶段,考点附近的“抢”房大战再次打响。深圳不少家长为孩子考试方便,早早便在考点周围预订了房间。记者调查发现,不少家长甚至提前一年便开始为孩子预订“高考房”。考点周边,环境好、距离考点近的酒店仍是“一房难求”。相比往年,今年“高考房”房价无大幅增长。(6月5日《深圳晚报》)

随着高考临近,“高考经济”又开始破茧而出,顽强复苏。“高考房”,这个伴随在高考考点周边的“时令性”酒店营销产物,则从一个多月前的升温走向高潮。统计数据显示,高考期间,考点周边酒店入住率环比增长75%,房价普遍上涨了60元至90元,北京、上海等城市,涨幅超过300%。在预订热度榜前十位城市之一的深圳,“高考房”两晚3000元很正常,有人1年前就预订,导致“一房难求”。可见,高考仍然是商家手中的促销王牌。商家推出“高考房”乃至“状元房”,且趁机哄抬价格,除了借势促销之外,更重要的是,摸准了家长的盲从心理。

问题是,把“高考房”说得神乎其神,吹得天花乱坠,其价值在哪里?从学校的角度上看,“高考房”是不得不炒的,因为学校有这种需求;如果“高考房”中走出了一名状元,学校也出名了,自然优质生源更多,想挤进去的学生就会踏破门槛,学校收费自然也会水涨船高。如此看来,学校炒作“高考房”,不过是为了获取更多利益。而那种1分或几分之差,经济效益就差百万的现实,更是让人啼笑皆非,这恰恰暴露出学校教育的浮躁,裸露出其误入歧途的功利心。

商家热炒“高考房”,说白了也是受经济利益驱动,无非是想借“高考”这个名头,来实现自己的营销目的,以达到自己想要的经济利益。“高考经济”的风靡,其实质是摸准了家长“望子成龙”心理和“从众心理”。现今的高考制度,在家长的脑海中,已深深烙下功利思想,上榜为王,落榜为寇,人人望子成龙。商家借此造势,推出什么“高考房”。面对商家的营销策略,家长们虽然明知道,这不是馅饼是陷阱,但依然抱着“宁愿信其有,也不愿信其无”或“宁愿做错,也不愿错过”的心态;以至于,商家卖“浮云”,家长买“幻想”。

可见,热炒“高考房”,仅是功利教育的一个噱头。其结果是,只要商家说这个“高考房”对考生有帮助,家长就不管有没有效果,也要盲目抢占。面对商家的炒作,面对别的家长的消费冲动,家长也有了“从众心理”。为了孩子舍得花钱,你做什么我也做什么,你有什么我也要什么,慢慢的又形成了一种攀比心理。家长的跟风、攀比,反过来又为商家的炒作起到了助推的作用,如此恶性循环,“高考经济”越炒越热,最终是商家赚得盆肥钵满,家长和考生却是赔了钱财一场空,而在高考中失利的考生,也会因此背上沉重的思想包袱,影响了学习进步和健康成长。

相关事件

  • 2018年高考
  • 2018年高考
  • 一年一度的高考即将拉开大幕。今年,首批“00后”将步入高考考场,迎来人生大考。除此之外,今年高考看点不少,无论是一批“接地气”的本科专业落地招生,还是高考加分项目继续减少和规范,都引发社会关注。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