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越南处心积虑搜寻南海岛礁主权证据是瞎忙活

最近,越南公布了150多张由美籍越侨提供的“历史地图”,提出西沙、南沙群岛属于越南主权的“证据”,其中80幅是西方国家在1626年至1980年期间印刷,50幅显现西沙、南沙群岛“靠近”越南。1月20日,为期1个月的“越南对黄沙群岛(即中国西沙群岛)主权新发现相关资料”展在岘港市博物馆揭幕。

近几年,越南为加强自己在南海争端中的地位,从巩固现据岛礁、加强油气勘采、加紧海洋立法、推进海军现代化等方面入手,积极实施《至2020年海洋战略规划》,建设“海上强国”,其《海洋法》及《渔政组织运作法令》自2013年元月起生效是最新进展。

在这个大框架下,作为主权诉求必须附着的依据,越南的南海史地研究搞得风生水起,但弄来弄去离不开两条线:一是身为曾经的被殖民者却要继承法国殖民者的衣钵,把法国上世纪30年代短暂侵占部分南海岛礁、1951年在旧金山和会上带着南越代表搅局的行为视为自己的声索依据;二是抛出尽可能多的近代中南半岛居民和西方殖民者编撰的图志,证明是越南人最早发现、管辖西沙、南沙群岛,或者两个群岛在古地图上“离越南更近”。

与此同时,越南政府组织专家学者寻找中国主权依据的“软肋”,说中国人对西沙、南沙群岛的最早发现和利用是“民间自发行为”,找不到来自中国官方的指令。越南还猛攻中国“断续线”的合法性,称其“没有满足国际法的最低要求”。

越南的作法不能给其主权索求增添什么份量。南海岛礁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中国人民自古以来就是西沙、南沙岛礁的主人,中国中央政府对南海诸岛的有效行政管辖可以追随到两千多年以前,历史依据班班可考。近些年中国的专家学者、科考人员不断加强这方面的搜集、整理工作,越南每找出一百份“证明其主权依据”的“新材料”,中国就可以凭借比越南厚重得多的历史、文化拿出成千份上万份更能佐证自己对南海岛礁拥有历史性主权的资料来。要知道,由中国专家学者搜集整理的相关文献资料仅目录索引就有四、五百页,其中1840至1949年的达300多页。默默发声的,还有南海航线上不计其数的中国古代瓷器。

越南自证对西沙、南沙群岛所谓“主权”的史地资料也是漏洞百出,中方轻易就可以从历史观、地图学、现代国际法的“禁止反言”原则等丰富角度加以反驳。更何况,越南拿出的“相关资料”普遍存在出处不翔、地名张冠李戴、地形与实际严重不符等问题,常玩将越南中部近岸岛屿偷换成南沙群岛这样的“指鹿为马”把戏。越南政府曾经正式承认中国对西沙、南沙群岛拥有主权的事实也是抹不掉的。

越南要同中国打南海诸岛主权归属的笔墨官司,是打不赢的,但谁也不能指望越南就会偃旗息鼓。南海争议方在史地研究方面的竞争和交锋,实质是强化各自主权宣示,与外交谈判、强军备战具有同等重要的意义,中方不仅要陪着玩下去,还要玩得更有声势、更成系统、更理直气壮。

越南的作法提醒我们,“有理不在声高”这条“古训”不适用于南海问题。中国不缺研究南海问题颇有造诣的专家学者,老、中、青三代都不缺。大家要打破关起门来做学问的范式和习惯,积极踊跃走上国际舞台,多对话、多交流、多论争,以民间外交家的姿态,多多发出中国的声音,把南海问题的国际话语权逐步掌握到我们自己手中。中国政府有关部门也应积极倡导、扶持中国南海岛礁主权依据的对内对外展示和多语种翻译工作。越南可以在外国游客最集中的岘港举办“史料展”,我们为什么不能把这样的展览办到国博、上博去?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6_63436.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