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臭鞋与掌声下的伊朗未来

王晋 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国际关系系博士研究生

迎接从纽约回到德黑兰的鲁哈尼,既有臭鞋,也有鲜花。臭鞋与鲜花,正是当下伊朗国内政坛对立的真实写照。鲁哈尼作为温和派代表人物,在今年六月赢得伊朗选举之前,并不如另一位激进的温和派代表——哈塔米——惹人注目,更不能与伊朗国内老牌改革派领袖拉夫桑贾尼项背相望。事实上,鲁哈尼是伊朗国内的改革派临时“拉壮丁”的无奈之举,但是却成功的击败国内强硬派,赢得了伊朗总统选举,并给世界带来了一个不一样的伊朗。

改革派跌跌撞撞的胜利

鲁哈尼的“出山”离不开拉夫桑贾尼。拉夫桑贾尼早年曾是1979年伊斯兰革命的代表人物,常年追随什叶派宗教领袖霍梅尼,并在霍梅尼去世之后两次担任总统职务。拉夫桑贾尼不同于伊朗现任宗教领袖哈梅内伊的政治观,拉夫桑贾尼认为,伊朗应当摒弃不切实际的“宗教意识形态”,提出过著名的“口号不能建设大坝”的观点,被视为伊朗国内政坛务实的改革派的领袖。

事实上,伊朗国内以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为首的强硬派与以拉夫桑贾尼为首的改革派之间的斗争,一直贯穿于同美国和西方的“核谈判”之中。过去八年内贾德在任期间,便被外界普遍认为是伊朗国内强硬派掌权时期,在这时期内,伊朗在外交路线上奉行强硬政策,在伊朗核问题上“退半步,进一步”,在美国和西方国家的重压之下好不后退;在地区事务上,积极组建“抵抗轴心”,同叙利亚政府、哈马斯和真主党组建同盟,抗衡以色列。而这种外交路线,也给伊朗带来了严重的压力,西方国家开始不断加大对伊朗的经济制裁,伊朗国内通胀严重,失业率攀升。

伊朗国内不少民众不满于伊朗窘迫的经济和社会现状,2009年的伊朗大选就显示出了伊朗国内重大的政治变动,在09年的总统选举当中,伊朗国内的改革派的代表人物穆萨维仅以微弱劣势败给了内贾德,而大选“舞弊”的传闻也让伊朗国内的改革派人士涌上街头,伊朗国内经历了重大的政治地震。

在此种情况下,拉夫桑贾尼获得了极大的获胜可能,而拉夫桑贾尼也决定“老将出马”,月今年3月份亲自参加报名总统选举。不过拉夫桑贾尼的努力很快遭到了强硬派的阻挠,早在今年的选举开始以前,内贾德就已经开始着手布局总统选战。2012年的9月,伊朗官方抓捕了拉夫桑贾尼刚回国的儿子迈赫迪,理由是他涉嫌参与反政府活动,伊斯兰革命卫队以拉夫桑贾尼子女的“政治取向”为契机,大肆渲染。

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虽然在表面上支持拉夫桑贾尼竞选,但是却在暗地里使劲儿。拉夫桑贾尼曾经是伊朗专家议会的成员,伊朗专家议会负责选举和罢免最高领袖。不过在2011年,伊朗专家会议投票免去了“老态龙钟”的拉夫桑贾尼所担任的主席职务,继任者是强硬派代表马赫达维•卡尼,在今年3月份,马赫达维•卡尼再次当选,不少评论都认为,哈梅内伊才是背后的“操纵者”。在总统选举开始之前,哈梅内伊通过伊朗内政部宣布,79岁的拉夫桑贾尼年龄过大,身体条件不适合出任总统。

关键时刻,改革派在拉夫桑贾尼的提议下,推出了“温和派”人物鲁哈尼作为总统候选人。但是事实证明,伊朗国内人心思变,面对经济和社会的窘境以及外交上的僵局,伊朗人选择了改革派的鲁哈尼。鲁哈尼上任之后,组建了新的内阁,内阁中较为关键的石油部长、外交部长、经济与财政部长等提名均伊朗国会获通过,而这也标志着伊朗“改革派”政府在历经多次磨难之后,跌跌撞撞的“胜利”。

掌声与臭鞋下的美伊对话

事实上,自从赢得总统宝座之日起,鲁哈尼就已经开始着手重新布置伊朗的外交格局。鲁哈尼在当选之后举行的首次记者会上就表示,“我们不寻求继续紧张或紧张升级,理智的决定是两国多着眼未来,过去先放一边”,向犹太人祝贺犹太新年,并表示伊朗从未否认对犹太人大屠杀曾发生的历史,甚至投书《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传递了一系列外交善意。

美国和西方国家投桃报李,也频频向伊朗伸出了“橄榄枝”。就在鲁哈尼当选后不久,美国131名众议员联名致信奥巴马,敦促他重启谈判解决伊核问题的努力;本月5日美国宣布6个月之内豁免英国、法国、德国、比利时等欧盟十国从伊朗进口石油的禁令,这是自去年7月以来,欧盟国家首次恢复从伊朗采购石油;欧盟几乎同时宣布因参与伊核武计划证据不足,取消对8家伊朗银行和企业的惩罚等等。美国和伊朗这对曾经的“仇雠”如今却打得火热,正如鲁哈尼所说,“两国之间的坚冰正被打破。”

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伊34年的对抗导致双方深度的猜忌和不信任。美国对于伊朗执著发展核计划,一直存在疑虑,对于伊朗的真实意图十分纠结。伊朗究竟真的是不顾一切的想要发展原子弹?还是像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所说,伊朗无意拥有原子弹,只是希望能够“和平利用核能”?而且,美国的坚定盟友以色列依然对于伊朗的核能力忧心忡忡,美国政客们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对伊朗进行经济制裁上的“松绑”,还是个未知数。

而对于伊朗来说,美国的用心也许依旧“险恶”。数十年的敌对状态,在伊朗伊斯兰革命的意识形态语境下,美国即意味着邪恶的源头。虽然伊朗在哈塔米执政时期,曾经提出过“文明对话”来软化同西方的关系,但是事实证明,伊朗在地区诸多利益点和美国之间的关系仍然紧张。27年前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建立的是一个神权高于一切,十分意识形态化和政治化的一元化社会。27年后,伊朗不得不在革命与发展、大炮与黄油、一元化与多元化、“输出革命”与“文明对话”之间做出抉择。

从纽约归来的鲁哈尼,虽然在联合国讲台上表达了改革派新政府同美国建立“互信”的希望,虽然同奥巴马在电话中有说有笑,虽然他自己也高调的声称美国和伊朗之间关系已经“破冰”,但是这看似轻松的表情背后,既有伊朗国内民众对于改革者的支持,也有坚决不与美国妥协的强硬者。伊朗对外政策未来的走向,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臭鞋”和掌声之间角力。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6_83436.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