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城市也属于露宿街头者

最近,我在广州火车东站遇到了54岁的沈伯。他老家在哈尔滨,平时以帮旅客拉行李为生。我在跟沈伯交谈时得知,她有个女儿正准备考研,每年的学费要2万多元,每月还要一笔生活费。为了省钱,沈伯平时一般就睡在火车站里。

我很敬重沈伯这样的街头露宿者。在我看来,城市既属于那些常住人口,也应该属于那些居无定所的露宿者。更何况,像沈伯这样的街头露宿者一直在努力工作,努力为女儿挣学费和生活费。这样的劳动者或许困窘,但没有理由不被尊敬。

前不久,我在南京河西的一个超市附近,看到了一位靠卖艺行乞的男子。与普通的乞者不同,这个40岁左右的男人衣着干净,头发梳得整齐,皮鞋一尘不染。他坐在方凳上专心拉着小提琴,琴盒就地打开,里面有些硬币和小面额纸币。

我仔细看了他的乞讨说明,原来他是河南某县剧团乐队的演员,原先的单位经营不善倒闭了,而他自己的身体不好,做不动体力活,只好暂时以此为生。他说自己要挣钱养家和供孩子读书,为尽量节省开销,晚上就睡在快餐店或者车站。

看着他的斯文长相,再听一听他拉的颇具专业水平的《梁祝》,我有些动容,便从钱包里取出10元钱丢到了琴盒里,然后在音乐声中有些不忍地离开了。可是,我还没走多远,如泣如诉的音乐就嘠然中断了,身后传来一阵喧闹。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几位城管正准备将他撵走。

望着城管执法的场面,想想男子与其家人艰难的生活,我的心情很复杂。如果不是为生计所迫,没有谁愿意露宿街头。卖艺者之所以选择在闹市行乞,是因为这里人流量较大,能多挣些钱供养家庭,这种行为实际上也不会真给城市抹黑。

几年前,我曾在报纸上看到一幅新闻图片:一位中年妇女站在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附近乞讨,图片上的她衣着整洁,神情慈祥,手中的卡片上写着自己的故事。她的神情和模样,仿佛不是站在路边乞讨,而是在车站等着接人。

后来我了解得知,为给乞讨者谋生提供方便,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晚上还允许流浪者搭帐篷露宿。只要他们不违法,还会受到警方的保护。我觉得,中国的城市管理者也应对露宿街头者多一些宽容。尤其在冬天,更要让他们感受到温暖。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