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偏见妨碍认识真实中国

日前,我在回国途中飞机上,遇到一位法国朋友。她对我说:“全世界都在谈论中国,大家有些害怕。”我与这位朋友多年未见,见面不久她就讲这番话,我相信,她反映的一定是值得关注的情况。

后来,见到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管理学院院长马凯硕,我问他:大家是有些怕中国吗?他说:是这样。

人家怕你,这不是什么好事。怕你,就要防你。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值得深思。

人家怕中国,这与世界的大变化密切相关。冷战结束后,一批新兴大国崛起,中国是最突出的例子。中国的崛起,引来各种猜测。全球70亿人,真正了解中国和平发展政策的,是极少数人。多数人总是拿历史上大国兴起先例来套中国。他们想,历史上大国兴起,总是要侵略扩张,难道中国就是例外?

西方对中国的忧虑,还与其处境有关。美国仍是全球唯一超级大国,但金融危机对其打击较大,经济虽在复苏,却步履维艰。在欧洲,金融危机引发主权债务危机。日前去欧洲,当地人的悲观情绪超出了我的想象。形成反差的是,中国经济仍保持快速增长势头。这无疑增加了西方对中国的忧虑、担心乃至恐惧。

中国崛起是13亿人在崛起。人类历史上,还没有13亿人口的国家崛起的先例。块头这么大,中国崛起必定会打破现存利益格局,当然会使人产生各种复杂感情。

还需指出的是,全球主流媒体仍然掌握在西方手中。它们对中国的社会制度、对共产党的领导存在很深的偏见。这些偏见会影响它们对中国的报道,也会影响到西方对中国的认识。

日前,在第二届尼山世界文明论坛上,我主持了一场题为“如何认识中国”的讨论会。参加讨论的有四位嘉宾:全国政协外委会主任赵启正、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前文化顾问戴哈诺娃、前任德国歌德学院总院院长阿克曼以及原籍美国现任英国爱丁堡大学神学院院长布朗。

我问他们,为了帮助世界了解中国,最需要做的是什么事情?赵启正说,最需要的是要让世界认识一个真实的中国。

阿克曼赞成赵启正的意见,他说,认识一个真实的中国,就需要全面看,看到中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也面临着很多困难。外界最怕中国是“铁板一块”。让世界看到中国的多样性,人们会认为,中国也和我们差不多,恐惧心里就会逐渐减弱。

布朗教授则认为,中国要让世界了解,最重要的是开放。中国在崛起的过程当中,碰到很多挑战和问题是必然的,不出现这些问题和挑战才是奇怪的,让世界了解没有什么害处。

戴哈诺娃直言不讳地说:最需要做的是,中国要多一点自信。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崛起,世界议论纷纷是必然的,不必事事都做解释。

赵启正还强调,让世界了解一个真实的中国,必须大力加强公共外交。公共外交,政府可以做,各界人士可以做,公众也可以做。

消除外界对中国恐惧、不安的情绪,绝非一日之功,这需要发挥中国社会的聪明才智,付出巨大努力才行。逐渐消除人们对中国的不安和恐惧,我们才能用好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战略机遇期。

(作者为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尼山论坛组委会副主席)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