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何时才能免于突然消失在地面上的恐惧

20日晚9时左右,深圳横岗华茂工业园门口发生塌陷,出现的一个大坑目测直径10米,深至少2米,据附近居民反映,当时正值下班高峰期,目击有4至5人掉入坑中,其中一人自行爬出。(5月21日《南方日报》)

又见地陷的新闻,一再发生的悲剧告诉我们:逝者已远,然悲剧并未走远,你我都可能生活在突然消失在地面上的恐惧之中。

这样的恐惧情绪是切实可感的。如今人们看到窨井盖,便要退避三舍。看到工地施工,便要敬而远之。人们唯恐重蹈覆辙,陷入万劫不复。万一被地面吞没,也不能申请国家赔偿,这则更让人胆战心惊。

人们有免于恐惧的自由。政府有切实保障人们基本权利的义务。如今两者皆已萎缩。人们免于恐惧的自由不是一种消极的自由,安分守己不能带来任何改变。窨井吞人、地面塌陷,行人是无法预料的。这种自由的实现,要求我们要大声呼吁、要努力争取。让担心和恐惧化为督促政府的切切实实的行动上。

目前,政府表露出的漠然令人吃惊,如杨丽君坠井后,人们呼吁立即安装窨井防护网,未果。其他地方也未能以此为教训。血案仍频频发生,仍不能带来更多的实质改变。血案既然不能带来震撼当地政府的力量,人们只能龟缩无语。当一个政府不致力于保护人们理所应当的安全需要时,人们便会陷入无穷的恐惧之中。

求解地面不再吞人的困境,免于突然消失在地面上的恐惧,责任在政府。因政府是公共服务最大的提供者。人们组建政府就是为了获取它的庇护。但是当政府和民众脱节,不再为民众制约,那么它身上便会透露出权力的傲慢来。

打掉权力身上的傲慢,需要民众能切实掌握监督权力运行的权利。如果窨井吞人、地面塌陷,民众能让相关负责人声名狼藉,永不叙用。这样的压力,试问哪一个政府受得了?当人们要求政府采用雷达扫描地下空洞,如果当地政府不照办,就要面临质询、拷问甚至影响仕途,试问哪一位官员受得了?

免于恐惧,需要倒逼政府。目前所有地面吞人的悲剧背后无不透露着权力的傲慢:选择性无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治下的人民消失在地面之下,而无动于衷。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