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伊朗新总统愁事儿多

伊朗总统委任仪式3日在德黑兰举行,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向哈桑·鲁哈尼颁发总统委任状,鲁哈尼即日起正式出任伊朗第十一届总统。鲁哈尼的新政府面临不少挑战,国内经济和社会问题、伊朗核项目争端、经济制裁以及与周边与地区国家关系等等,都是国际社会关心的热点。因此,鲁哈尼的上台,让各方十分关注。鲁哈尼能够做出多大的政策变化,是否能与前任总统内贾德相不同,将是我们关心的问题。

离去的内贾德:民粹主义下的内政外交

鲁哈尼之所以引人注目,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树立了同前任艾哈迈迪·内贾德不同的政策方针。过去十年,内贾德主政伊朗时期,在内政和外交上的最重大的特点,就是民粹主义。在经济政策层面上,他把伊朗长期实行的物价补贴,包括对油价、食品价格等的补贴,由暗补转为明补,由此也导致物价上涨。过去十年,伊朗的通货膨胀在300%以上。虽然普通民众,特别是穷人的收入得到相应的增长,但受到国际制裁、油价波动等影响,民众生活水平并没有提高,而且还引发了一系列新矛盾。

内贾德有时还会制定违背经济规律的决策。比如,为推行有利于穷人的金融政策,他曾在一年内换了4任中央银行行长,因为这些行长无法执行内贾德提出的政策。他要求银行向穷人、小企业发放贷款的利率要低于存款利率。但在内贾德执政后期,伊朗在国内经济问题上的政策比较服从经济规律,这和议会、媒体的批评质疑不无关系。

不少评论常常将内贾德贴上伊斯兰化保守政策的标签。实际上,由于伊朗体制限制,内贾德本人不可能改变伊朗社会中基于伊斯兰教义的很多规则。他至多要求政府公务人员行为更规范。但对于社会风气等政策的制定,并不是伊朗总统所能决定的,而是有相应的宗教机构负责。所以,在推行伊斯兰化政策方面,外界有时可能放大了内贾德所能起到的作用。

在外交方面,内贾德反美是比较明显的,但反美政策并非内贾德时期的专属特点。事实上,伊朗仅在哈塔米时期,向美国抛出过橄榄枝,寻求对话。内贾德政府对外最显著的特点实际是,非常看重同委内瑞拉的关系。内贾德和委内瑞拉已故总统查韦斯的政治理念相通,他们都坚持倾向穷人的施政理念,他们也都推行过很多违背经济规律的政策。

此外,内贾德在处理外交事务时的口无遮拦,也成为他的一个特点。他否定犹太大屠杀死亡人数,还表示过“要把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等等。这些话也令内贾德在伊朗国内受到了非常激烈的批评。不过,内贾德明显的“民粹主义”内政外交方针,也确实在过去的十年执政中,显露无疑。

新任的鲁哈尼:革新的传统主义者

其实在此次伊朗大选中,革新派群体势力虽然强大,但是拿不出特别有资历的代表人物。伊朗真正的改革派候选人,拉夫桑贾尼因年龄太高,被取消了侯选资格,而前总理穆萨维,现在还处于监禁状态。能够获得总统候选人资质的改革派人选,无论在个人才干上,在政治主张上,在资历上,都属二流,无法同强硬派竞争。

在这种情况下,温和保守派候选人鲁哈尼就成为了改革派的争取对象。鲁哈尼早年追随伊朗已故最高领袖阿亚图拉霍梅尼。鲁哈尼的政治立场隶属于伊朗战斗教士协会,这个属于温和保守派,长期以来同伊朗国内的激进主义伊斯兰派别进行争论。鲁哈尼伊朗前首席核谈判代表,外交经验丰富,也颇受西方和国际社会欢迎。鲁哈尼主张务实的政治和经济政策,与各方均保持着较为良好的关系。承诺将致力于挽救伊朗经济,组建一个“充满智慧和希望”的政府,并与国际社会建立“建设性互动”,与美国修复关系。

鲁哈尼曾在前总统、伊朗温和派领袖拉夫桑贾尼执政时任高级安全官员。鲁哈尼本人比较温和,同改革派关系也很好。在改革派候选人阿雷夫退出后,改革派旗帜性人物,前总统哈塔米要求支持改革派的选民,将选票投给鲁哈尼,并要求支持他的选民将鲁哈尼认定为改革派。哈塔米的此举使得鲁哈尼在伊朗国内的改革派阵营当中获得了极高的支持率,也在伊朗国内的选民中获得了极高的认同度。

鲁哈尼在这次竞选中大谈改革,承诺释放政治犯,保障公民权利等。在电视辩论中,主动提到一些在伊朗禁忌的话题,比如和世界各大国立场僵持的核计划,情况严重的国际制裁,国家经济的严峻状况和伊朗在国际上的孤立。他表示决心改善伊朗同国际社会的关系。他还誓言要和美国恢复自1979年断绝的外交关系。鲁哈尼承诺组建一个“充满智慧和希望”的政府,与国际社会建立建设性互动,以避免制裁或减少制裁影响。这些主张为他吸引了大批改革派的支持者。鲁哈尼的诸多言论,切中了当下伊朗时弊,获得胜利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应当指出的是,虽然鲁哈尼所代表的伊朗革新派政治势力获胜并成功执政,鲁哈尼并不是最佳的革新派代表人物,而是处于革新派和传统派之间的政治人物。因此,这也决定了鲁哈尼将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和挑战。

未来日子:新总统的日子不好干

鲁哈尼上台之后,在内政外交上面临着重大的挑战。伊朗核问题是鲁哈尼上任之初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在这个问题上,虽然鲁哈尼一再宣称要通过“对话”协商伊朗核问题,但是鲁哈尼一定会想方设法维护伊朗的核权利。鲁哈尼在当选后曾表示,不会暂停铀浓缩活动,伊朗应避免核问题被提交到联合国安理会,以减轻承受的国际压力。虽然包括“5+1会谈”在内的伊核问题磋商此前进行了多轮,但是因为各方始终没有做出重大让步而陷入僵局。

目前,伊朗依然在加快自己的核项目进程,这也表明通过国际协商,避免武力冲突解决伊核问题的可能性日益降低。7月31日,美国通过了对伊朗制裁议案,寻求进一步遏制伊朗石油出口,以迫使伊朗停止铀浓缩活动。如果这一议案最终签署生效,一年之内伊朗每日石油出口量将下降100万桶。美国众议院议员恩格尔所言代表了当下美国人的想法,“如果他(鲁哈尼)真的想‘对话’,在这项制裁决议付诸实施之前,他还有不少时间来表达善意,促使我们改变想法。”恩格尔的想法代表了美国当下的意见,即两手准备,一边“促对话”,另一边“加压力”。

鉴于美国坚定的打压态势,如果伊朗对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审查继续持不配合的态度,核谈判的窗口有可能关闭,那么美国和西方的经济制裁将会进一步加深,对于伊朗国内的社会和经济会造成更加深刻的影响。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新制裁议案,令有意改善与西方国家关系的鲁哈尼处境尴尬。如果鲁哈尼此时抛出橄榄枝,必然会受到伊朗国内保守派的强烈质疑,鲁哈尼改善与西方关系的阻力,主要来自国内反美势力和西方“倒伊”政治力量。

此外鲁哈尼还面临来自伊朗国内强硬保守派的压力。强硬保守派拒绝与西方妥协,认为对抗美国、以色列是伊朗的宗教义务。强硬保守派还控制着伊朗议会等重要政治机构,在他们的反对下,鲁哈尼向西方做出让步绝非易事。因此,鲁哈尼上台后的半年到一年时间至关重要。如果重启核谈判,在维护伊朗核权利的同时,尽量缓解西方国家安全的顾虑,避免局势的升级,是鲁哈尼以及伊朗新任政府需要慎重考虑的问题。

内政和民生方面,西方的长期制裁已使伊朗生活和医药物资缺乏,通货膨胀和青年失业率居高不下。很多民众希望鲁哈尼在当选后能真正落实实现“变革”的口号,切实改善经济,提高生活水平。而鲁哈尼也并不完全掌握伊朗国内的经济和社会政策的主动权。鲁哈尼在当选总统之后,将有十天左右的时间将自己内阁的候选人来提交伊朗国会。而这些人选,将会成为各方博弈和较量的焦点。

鲁哈尼上任之初,存在诸多变数,各方力量都在围绕伊朗核问题等领域进行博弈。从目前来看,在内政方面,伊朗国内的经济危局严重,民众希望新总统能够带领伊朗走出困境;而在外交方面,美国不太可能转变与伊朗在核问题上的谈判策略,伊核问题僵局在短期内难以得到突破。与此同时,伊朗国内各派还会在新政府各派候选人、新政策制定等关键问题上进行博弈和实施,如何平衡伊朗各方势力、破解伊朗社会难题,将是摆在鲁哈尼和伊朗新政府面前的难题。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7_78137.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