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寨路牌大行其道”指向“山寨监管”

铝材质地,蓝色底板的“标准”路牌上标示的内容,并非现实应有的地理信息,而直接指向某家商业机构。电商平台上,“山寨路牌”大行其道,单个商家销量动辄过万。这种由私人定制,外观与交通标志牌无异的路牌,成为一些企业眼中的“生意”。(7月27日《新京报》)。

无论开车出行还是另一个陌生的城市徒步旅行,路边指路牌所发挥的指路与引导作用都非常重要,如果被指路牌所误导,想必任何人在憋屈尴尬的同时,都会对道路管理部门声讨几句。

但岂不知能够有意“误导”行人车辆的指路牌,几乎100%为“山寨”,由交通管理部门合法安装的指路牌,非但不会出现“南辕北辙”,即便是下方标注的距离数,也都是经过相对精确的测算。而“山寨路牌”多是出自广告企业,安装指路牌的目的也是“项庄舞剑”,不仅指不准路,下面标注的距离很可能还会“帽大一尺”,按照这样的路牌指引,往往会让人“找不到北”。

“山寨路牌”之所以大行其道,就在于制作成本低廉,路牌的制作成本充其量不过千元,即使加上全部安装费用也不过万元左右,而在广告效应接近灯箱等合法广告的同时,其“性价比”则远比路边灯箱广告划算许多。更主要的是这样的“山寨路牌广告”,虽然违规违法,却鲜有监管部门出面阻止和拆除。前不久,媒体曝光的“葛宇路”事件,一位叫葛宇路的大学生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北京的一条无名道路,该名称先后被高德地图、民政区划地名公共服务系统、百度地图等收录。直到经媒体曝光被相关部门依法拆除,该“山寨路牌”在这条路段已经存在了数年,且差点“弄假成真”。虽然这是“个案”,但从中不难发现相关部门对路牌的监管,已经薄弱麻痹到何种程度。

“山寨路牌”问题由来已久,南京一名市政部门负责人表示,由于私设路牌存在一定的隐蔽性、地点上呈现出随意性,导致取证及打击均存在难度,加之制作成本相对低廉,因此出现屡禁不止的局面。

对这一分析,笔者很难表示苟同,私自安装“山寨路牌”在地点上确实存在随意性,却并不隐蔽,制作成本虽然不高,但加上安装费用也在万元左右。且在“山寨路牌”上几乎都有“业主”单位的名称乃至联系方式,很容易调查取证。相关部门只要不坐在办公室里“监管”,沿着辖区道路仔细观察一番便可识别真伪。且无论制作成本如何低廉,即使不依法进行处罚,一经发现立即拆除,也足以让某些单位对私自安装“山寨路牌”心存芥蒂。说到底,“山寨路牌”大行其道且屡禁不止,关键指向还是在“山寨监管”,监管部门勤于政事,作风踏实,“山寨路牌”就不可能长时间滥竽充数,误导交通。

治理“山寨路牌”,各地政府既不缺专司机构,更不缺法律法规。无论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山寨路牌”均触犯其中多项条款,处罚有依据,拆除更合法;只要监管部门不懒惰、不浮躁,这种道路两边堂而皇之违法的“山寨路牌”,又岂能不会被立即发现?安装再快却也没有拆除的迅速,“山寨路牌”哪还有立足之地?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