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俄“外交斗争”升级,冤冤相报何时了?

孙成昊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

美国与俄罗斯近日再次陷入“以牙还牙”的外交战。8月31日,美国国务院宣布,要求俄罗斯在9月2日前关闭俄驻旧金山总领馆及位于华盛顿和纽约的各一处外交设施。而宣布这一消息的时间点恰恰是俄罗斯政府上月要求美驻俄外交机构裁减755名工作人员截止日期的前一天,因此被视作美方对俄方“逐客令”的报复。9月2日,俄罗斯外交部又召见了美国驻俄使馆使团副团长戈弗雷,对美国打算搜查俄罗斯在美外交设施表示强烈抗议。

乍一看,双方外交战似乎愈演愈烈,进入“你一拳我一掌”的恶性循环。从表面看,这类报复几乎是对等的,无疑将在人文交流层面影响两国关系。此类外交报复行为有继续升级的可能,但双方实际上仍留有余地,比如俄方要求美国驻俄外交机构削减的人员里有大量俄方雇员,并非直接下令驱逐美方外交官。而此次美方要求俄关闭领馆也并非驱逐俄外交官,表示俄罗斯可以自由安置这些人员到别的驻美使领馆。

这种互相打击但又“点到为止”的行为恰恰反映了特朗普执政以来美俄关系的无奈现状。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外界不少人期待美俄关系可能出现新变化,更有甚者认为在特朗普和普京的积极推动下,两国可能在私下达成“大交易”,实现关系转圜。如今特朗普执政半年有余,美俄关系基本线索逐渐明晰,两国希望在力所能及范围内有限缓和,但遭遇重重阻力,关系非但没有改善反而有恶化之感。

从美国国内看,对特朗普及其团队“通俄门”、“干选门”的调查愈演愈烈;从外部看,北约吸纳黑山、再度东扩,开始在东欧轮驻部队;甚至在原先人们认为美俄最有可能合作的叙利亚问题上,美国也没有对叙利亚巴沙尔政府做实质让步,甚至实施打击,引发俄方不满。近期美国加强对俄制裁更让两国关系落入冰点。这种情况下,国际舆论调门急转直下,认为美俄关系不仅重启失败,且进一步恶化,有美国学者进而提出处理对俄关系要回归冷战思维。

美俄关系重启失败的背后是困扰两国关系的新、老两类障碍。新问题势不可挡,老问题又延宕未解,新老问题互相交织,严重阻碍两国关系缓和。

美国国内政治成为束缚特朗普对俄缓和的新问题。随着特朗普执政环境日益恶化,美国内政这一变量逐渐在两国关系中发挥主导性作用。当前,美国国会有四个委员会正在调查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可能与俄罗斯的联系,包括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司法委员会以及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监管委员会,此外还有特别检察官穆勒。只要这五路人马的调查还在继续,“通俄”之剑就一直悬在总统特朗普及其团队的头上,更何况还有媒体孜孜不倦地怀疑、调查、再怀疑。

在“疑俄”、“仇俄”、“敌俄”的国内政治环境下,国会当然不会隔岸观火,7月底出台更为严厉的制裁法案约束已经“跛脚”的总统特朗普。制裁法案中最重要的一点是赋予国会更大的审议权,规定总统修改或结束制裁必须向国会提交报告,国会有权召开听证会审议是否调整制裁、有权通过联合否决决议阻止行政机构取消制裁。也就是说,过去特朗普能够以行政权力取消对俄制裁的道路已经被国会堵死。

此外,白宫的人事情况也不利于缓和对俄关系。班农的离去客观上导致白宫内部以麦克马斯特、马蒂斯、凯利为首的军方势力上升,美国对俄政策很有可能受军方影响更深,转向强硬。比如8月24日,防长马蒂斯访问乌克兰时表示美国考虑向乌提供“致命性防御武器”,以保卫乌克兰东部边界安全。这一表态引发俄罗斯强烈不满,对两国关系造成了负面冲击。

即使没有上述新问题,美俄关系进一步发展仍面临很多障碍,延续下来的结构性问题并未在特朗普任内得到解决。第一,俄罗斯将现有国际秩序视为美国主导的霸权体系,而对现有秩序的不满容易导致俄美在地缘政治中对抗。第二,美俄在安全领域的矛盾难以消弭,尤其是两国对冷战后欧洲-大西洋安全秩序的态度截然不同,两国战略稳定“不稳”,对反恐、网络安全等具体问题看法迥异等。第三,薄弱的经贸关系使美俄关系“地基不实”,无法成为两国关系“压舱石”。第四,欧洲盟友的疑虑仍是掣肘美俄缓和的外部因素,将一定程度影响美俄缓和的节奏和程度。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8_17083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