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黄之锋的“政治预言”纯属政治幻觉

李晓兵 南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天津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近些日来,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先生格外的活跃,在因涉嫌“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组织未经批准的集结”及“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等3项罪名而被香港警方拘捕之后,他在香港东区法院获准以现金1万港元保释外出,案件押后至11月份再行审理。

按照法院作出的确认保释条件的文件法院的要求,黄之锋先生在保释期间不得离港,亦须遵守宵禁令,每星期两次到所属警署报到,并且不得踏入警察总部一带,但是获准在特定的时间出境参加活动。于是黄之锋先生非常活跃频繁地展开了其境外之旅。9月3日,黄之锋先生在被保释期间抵达台湾出席会议并与民进党及“台独”政党“时代力量”人士见面,要求蔡英文当局提供更多支持。

9月8日,黄之锋先生在机场离境时再次被香港警方拘捕,原因是其先前的行为“违反保释条件”,后经法院确认保释文件中获准离港开始日期写错,批准黄之锋9日至23日离港前往德国美国,其他保释条件则不变。黄之锋先生还计划前往美国首都华盛顿出席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就香港问题召开的听证会。

9月9日,黄之锋先生抵达德国之后在柏林联邦议会的屋顶餐厅出席德国媒体《图片报》酒会活动,并与一些德国联邦议员进行接触。当天晚上,黄之锋先生还被安排与德国外长马斯会面,他当面向马斯报告香港街头示威的情形以及及香港人民希望争取双普选与民主的诉求,他表示香港示威者绝不会因为香港特区政府宣布正式撤除逃犯条例修正草案,就此结束长达三个月的抗争。在随后“精心准备”的短暂演讲中,黄之锋先生宣称,“如果现在是新冷战时期的话,那么香港就是新的柏林”。

此言一出,便完全暴露了黄之锋先生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和狂野的政治目标。黄之锋先生之所以上蹿下跳,就是热切而疯狂地想把香港塑造成为各种外部政治力量介入中国事务并牵制中国发展的桥头堡。只有这样,香港特区过去几个月所发生的修例风波才可以有持续下去的理由,暴力活动不断升级也就获得了更大的政治正当性,才可以从他所热切向往的“自由世界”获得源源不竭的新的政治动力。对此,中国驻德大使馆发表声明指出,黄之锋为“香港分裂头目”,“鼓吹香港独立”,“德方允许黄之锋这样的分裂分子入境,纵容其利用德领土从事反华分裂活动,德外长马斯等个别政客公然同黄接触,媒体也借机鼓噪作秀,向外界发出了错误信号,这与德政府支持“一国两制”、反对暴力的立场相悖,也不利于香港局势稳定。……希望德政府和各界多做有利于中德关系发展的事,而非破坏之事。”

置身于在21世纪的今天,黄之锋先生却禁不住萌生出将香港变成冷战时期柏林的政治幻想,让香港成为中国与外部世界对抗冲突的前沿阵地。德国今年准备大张旗鼓的纪念和庆祝柏林墙倒塌30周年,德国社会上上下下各种社会力量和政治力量都纷纷借此机会蹭热度蹭流量。德国国家旅游局甚至为此而提出计划开启一项贯穿2019年覆盖全球范围的大规模主题推广——“柏林墙倒塌30周年”,计划集中通过邀请各大客源国的旅游达人对该主题进行实时报道,其核心主题为,柏林墙倒塌后三十年间不断发展的德国旅游业。黄之锋先生的鼻子是极为灵敏的,他身在香港却敏锐的捕捉到了“柏林墙倒塌30周年”活动的政治意义和价值,甚至嗅到了世界“新冷战”的硝烟,便急呵呵兴冲冲地赶来为“柏林墙倒塌30周年”活动添一把香港大都市的柴火。德国方面一些政治力量和商业人士对于黄之锋先生的价值则更是心领神会,他们还将为黄之锋先生在柏林墙遗址精心设计安排一场表演秀,通过演讲活动诉说历史与现实的交汇,并声称“这将成为柏林墙倒塌三十周年纪念中最重要的活动之一”。

事实上,今日的香港和昔日的柏林并无几多相似之处,黄之锋先生的“政治预言”纯属香港极端政治力量的政治幻觉。二战后的德国曾被美、英、法、苏四个大国瓜分占领,主权都被盟军占领管制当局把控,因为美苏为首的东西方军事对峙和政治冲突而面临被迫陷入四战之地的危险境地。四大国各自心怀鬼胎地试图对德国施加影响和改造,美国积极地对德国展开“去工业化”,英国则希望能够在德意志推行英式民主,法国希望永久分割削弱德国,苏联则致力于谋求更多的赔偿和争取意识形态盟友。柏林这座极具象征意义的城市于是也被四大国分割控制,残酷的现实让柏林无意之中成为了东西方展示战略意志和政治军事较量的主战场和前沿阵地。反法西斯同盟在各自心怀鬼胎之下土崩瓦解,美国扛起了与苏联全面对抗的大旗,柏林在多次严重的军事冲突危机中几乎被大国当做牺牲品而推上了那个时代的风口浪尖。之后,美国以自由世界的领袖和民主、自由的传播者与捍卫者而自居,柏林这个昔日被认为是德国法西斯盘踞的老巢则被渲染塑造成为西方世界捍卫自由的象征。

香港以其优越的地理位置和历史的选择而成为东西方文明冲突和交融之地,特别是经过数代人手胼足胝努力开拓,在过去几十年间逐渐发展成为区域和世界的枢纽中心城市,其作为世界的金融中心、贸易中心、航运中心和经济中心的地位日益强化和稳固。作为中国走向世界的桥梁和世界了解中国的窗口,香港这座国际化大都市以其高水准的发展和独特的气质又不断被赋予多元的角色与使命。《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更是将其作为区域发展的核心引擎城市,以其比较优势辐射带动引领周边区域的发展,纲要明确指出,香港作为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和国际航空枢纽,拥有高度国际化、法治化的营商环境以及遍布全球的商业网络,是全球最自由经济体之一。香港未来的发展目标和方向是巩固和提升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和国际航空枢纽地位,强化全球离岸人民币业务枢纽地位、国际资产管理中心及风险管理中心功能,推动金融、商贸、物流、专业服务等向高端高增值方向发展,大力发展创新及科技事业,培育新兴产业,建设亚太区国际法律及争议解决服务中心,打造更具竞争力的国际大都会。

在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的背景下,黄之锋先生异想天开地幻想可以高举“自由、人权、民主”乃至“自决独立”的大旗,吸引世界的眼球,进而将香港塑造成为今日的柏林。黄之锋先生心中的如意算盘和政治逻辑是中美之间贸易冲突必将全面爆发,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之间的战略对决让两国深陷修昔底德陷阱,两国产业竞争日趋激烈而导致互相脱钩,最终在中美之间展开一场二十一世纪的新冷战。在此态势和背景下,香港当然就具有了新的战略价值,也将被世界各种政治力量相中而赋予新的角色。如果说柏林可以作为上个世纪东西方阵营较量的“自由之都”,那么香港无疑可以作为中西方全面对决和冲突背景下一个新的前沿阵地和政治堡垒。

不过,黄之锋先生精心设计的如意算盘和政治幻想恐怕是要落空了。德国总理默克尔女士则在9月6日展开了她上任14年来的第12次中国行,距离上次中德领导人大板会晤仅仅时隔3月。在华中科技大学演讲中,默克尔女士盛赞中国发展取得的成就,她还特别指出,随着经济影响力的上升,中国的全球责任也增加了。中国如今是国际政治中最重要的力量之一。特别在当今这样一个时代,中国成功担当这一角色非常重要。这也包括与法治和人权相关的一切问题,在这些问题上我们与中国也展开坦诚的交流。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多边主义而不是单边主义的思维和行动,更需要全球主义而不是民族主义,更需要世界主义而不是孤立主义。

在此之前,德国国家旅游局董事会主席何佩雅则表示:“海外市场对柏林墙倒塌和两德统一的主题十分感兴趣。过往的纪念日里,我们已开展了一系列引发广泛关注的宣传活动,使各方认识到两德统一对德国旅游业的促进作用。为了纪念柏林墙倒塌30周年,我们正在更多地将宣传重心放到Instagram、社交媒体和短视频等数字媒体上。”德国大众董事长迪斯在近期更是表态指出大众的未来就在中国,要进一步加强中国业务,提高在中国的产能,加大在中国基地的研发投入。

世界也已经改变,德国也已经改变。但是,黄之锋先生的屁股和脑袋却穿越回到了上个世纪冷战的年代,甚至幻想把香港社会各界都拉回到那个以封锁、隔离、对抗为主题,甚至濒临核战争边缘的年代。那就让我们继续欣赏在德国政客陪同下黄之锋先生疯狂呓语和倾情政治表演吧!(责任编辑:王鑫)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8_21403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