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普通人的善是最大的道德资源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实施好农村义务教育的营养改善计划”这句话引起社会不少关注。许多人在其中看到了政府和社会的一种良性呼应。因为从去年开始,一项名为“免费午餐”的民间慈善计划正汇聚着越来越多普通人的爱心。

民间自发的“善”的力量,与政府的施政安排协同推进,让人看到希望。

“免费午餐”计划旨在帮助山区那些条件不足的小学改善学生营养,让他们吃上午餐,其资金全部来自民间捐款。从2011年创立至今,该计划一共帮助了163所学校的学生,筹集捐款总数达到3500万元。

在人们抱怨“好人难做”、“道德滑坡”的今天,这一数字显得尤为珍贵。

两会会场上,全国政协委员杨伟刚讲起了一个在电视里看到的故事:一位老人倒在地上,旁边一个小伙子骑着自行车路过,却没敢直接去扶,而是又找了好几个“证人”,才敢把老人扶起来。

全国政协委员王东林印象最深刻的,则是发生在广东的“小悦悦事件”。当他看到视频中18个路人从倒在血泊中的小悦悦身旁冷漠走过时,这位江西师范大学的教授脑中立刻浮现出8个字:“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一位全国人大代表在讨论中愤愤地抱怨“现在的人都变坏了”。还有人追问,我们的社会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葛剑雄把更多的矛头指向教育,因为学生写作文“从来不会抒发真情实感”,“需要写亲情就说自己父母去世,需要写好人好事就说自己捡到一分钱”。

“一个从小就不说真话的孩子,长大怎么可能变成一个诚实的人呢?”这位复旦大学的教授说。

而致力于文化研究的王东林则认为,道德问题是处在转型期的社会都会面临的问题。以前,西方社会也曾面临过相似的困境,人们缺乏信任、缺乏信仰,能够相信的,只剩下个体对利益的追逐。在当下中国,受到市场经济的影响,人们的价值观发生剧烈变化,但与市场经济相配合的伦理体系还没有相应而生。同时,法律精神的缺失也进一步加剧了道德的失范。

“这些问题,单靠道德模范并不能解决。”王东林说。

全国人大代表张立勇寄望于制度和法律的建设。他提议专门立法,保护见义勇为者的利益,解决“好人难做”的问题。

“当道德无法调整一种现象,而这种问题又亟待解决时,法律的介入是必要的。”这位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说,“国家法律层面上及时给予支持,才能较大程度消除社会上‘好人难做’的道德困境。”

而全国政协委员徐世杰认为,解决道德问题,需要全社会“从上到下”的努力。

“要想教化民众,必须要身体力行,否则你建立的道德体系,谁会相信?”徐世杰说。

来自民间的努力正在迈步前行。当代表、委员们为社会道德而忧虑的时候,“免费午餐”发起人邓飞已经在进行制度的探索:努力给该计划寻求一种更为公开、透明的管理模式。同时,他也计划在政府财政投入之后,让整个计划进行一个转型。

“我们希望去帮助那些政府还没有覆盖到的、更为偏远的学校,以及没有被纳入财政补贴范围的、学前班的孩子们。”邓飞说。

在他看来,受到帮助的并不仅仅是那些偏远地区的孩子,也包括所有参与这一计划的普通人。

“免费午餐计划给了很多人一个机会,让他们发现自己内心的善良。”邓飞说。事实上,这位媒体工作者也很感谢山里的那些孩子给他的机会,让他“发现了另一个自己”。

当人们为“道德危机”而忧虑的时候,在中国民间的土壤里,一些“善”的种子已经在悄悄地发芽、生长。北京人王伟力在自家屋子里办起了“心目影院”,用自己的解说配合电影放映,让盲人“看”到了300多部电影。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于建嵘成立了“随手送书下乡”的组织,号召人们捐出自己不看的书,并把它们统一送到偏远地区的“乡村阅览室”里。

“我们不止是在做慈善,也是在拯救中国的良心。”曾有民间慈善人士这样表示。许多人相信,这个国家并不缺乏道德资源

相关事件

  • 2012年全国“两会”
  • 2012年全国“两会”
  • 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和政协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将分别于2012年3月5日和3月3日在北京开幕。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