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延长5岁”之风不可长

这一个夏天,注定了人们要被自己的生命突然被延长了5年而纠结。7月2日各大媒体的主要新闻中,“人社部专家建议退休年龄应延至65岁”和“卫生部:无偿献血年龄上限由55岁延长至60岁”这两条消息显得格外显眼,让接近该年龄段的民众陡然产生时光倒流之感。

对于延长退休年龄,舆论已经沸沸扬扬了好一段时间。相关部门负责人和各类专家一会儿说是世界趋势,一会儿说是设想,真真假假,莫衷一是。现在正式刊出人社部专家的建议,还列出了实现延长退休的“路线图”与“时间表”,看来已不是一种简单的“放风”。更令人心里忐忑的是,卫生部偏偏要在此时“跟风”,推出新版献血者健康检查要求,将公民献血年龄上限提高了整5年。怪不得许多网友惊呼,不知下一步还有多少个“延长”要扎堆出笼。

延长退休年龄也好,提高献血年龄上限也罢,因为涉及到每一个公民的切身利益,大家说三道四均在情理之中。尤其是我国地域辽阔,城乡差别大,什么道理都不会放之四海而皆准,板砖横飞也属正常。

任何事物都存在变与不变的关系。对一项人们已经习以为常的政策进行重大改变,最关键的是表达出良好的出发点。在计划经济时期延长职工退休年龄本来是大家求之不得的事情,如今受困于实行体制内外的“双轨制”和社会养老金存在巨大缺口的传言,被公众普遍质疑政府此举的“动机不纯”,要通过职工多工作来补养老金之亏,从而引发舆论的一边倒就不足为奇了。

提高献血年龄上限的新政存在同样的问题。如果此举是基于当代人生活水平提高,健康指数上升,按照自愿的原则适当放宽年龄限制,从救死扶伤人道主义出发,大家是能够接受的。可偏偏在观众接受的信息中,是一个时期以来铺天盖地的各大医院血源紧缺,病人救急无血可输,大量地下血站非法牟利,血源黑市耸人听闻的消息。在这样一种舆论背景下突然冒出提高献血年龄新举措,就很难不令人产生政府为解“血荒”而打老年人主意的联想。公众有了这样的思维定势,再强调对健康无害、遵循国际惯例等等,都难以打消心中的疑虑,又怎可让55岁以上年近花甲的人自愿走向献血站呢?

笔者并不反对根据时代的进步和社会的需要对涉及国计民生的政策进行一些调整。只是越是关系国计民生,就越要慎重调研,充分论证,广泛听证,科学决策,逐步试行。在这过程中,还要顾及百姓的切身感受,努力体现公平公正,一视同仁,切不可以伤害大部分人的利益来弥补少部分人的欠缺。就拿无偿献血这样一件崇高的事情来说,13亿人口的大国如果能充分动员起来,保证用血数量应该不算难事。之所以导致血荒愈演愈烈的状况,与相应的发动服务工作不周到不细致有关,更与用血上存在的不透明不公正有关。无偿献血,人人有责。特别是对于受自己身体“父母所赐,不予他人”传统习惯影响的中国人来讲,要让大家破除旧的观念踊跃献血,很重要的是党员干部率先垂范。在这方面,各级干部扪心自问一下,我们首先做到了吗?

上世纪80年代初有篇家喻户晓的小说《减去十年》,说的是有人为弥补“文革”十年浩劫造成的岁月损失,建议对每个人的经历减十年,由此引发大家对自己实际年龄可延长十年后一系列荒诞不经的设计与幻想。如今,现实版的“延长5年”已经成了街谈巷议、茶余饭后的热点,一些人还真为65岁退休来做准备。随着无偿献血“延长5年”的出台,紧随着服兵役、生孩子、少先队、共青团等等也都来个“延长”一风吹,这个社会可真热闹了。

相关事件

  • 延迟领取养老金
  • 延迟领取养老金
  • 日前,人社部就社会保险关系转续及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等问题集中答复网友时明确表示,相应推迟退休年龄已是一种必然趋势,该部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建议。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