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需利避“中等收入陷阱”

【德国《世界报》3月7日报道】题:中国处于中等收入陷阱

在两会召开期间,6位著名经济学家和官员一起探讨如何推动经济继续增长。友好的语调掩盖不了尖锐的分歧。

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在传播信心。他说,中国经济在过去30年内年均增长9. 9%,因此有足够的潜力在今后20年继续以每年8%左右的速度增长。

作为世界银行的前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曾告诫所有新兴工业国(也包括中国)提防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他曾说,在取得辉煌的经济增长成绩后,一旦国家的劳动生产率增速赶不上成本增速,出口下降而内需又无法足够快地被拉动,这个陷阱就会张开。

但林毅夫说,中国并不受此威胁。他说,借助城镇化、劳动生产率和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中国有足够的内驱力来避开陷阱。

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看法不同。他认为,最大的陷阱始终是中等收入国家也可能掉进去的“贫困陷阱”。他说,这种陷阱其实隐藏在发展的各个阶段——尤其是在社会动荡和财富分配极为不公时;只有改革分配制度,实现社会安定,促进科技创新和不断改革,中国才能摆脱这一陷阱。

最近很多人将加速推进城镇化视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新秘诀。厉以宁则提醒人们不要高兴得太早。他说,如果中国加快城镇化速度,地方政府为扩建城镇而负债,那么在金融领域有可能产生危险的泡沫。

【英国《金融时报》3月7日报道】题:提高工资将促使新领导人治下的中国发生经济变革

随着中国领导人本周在北京参加全国两会,摆在他们面前最要紧的经济问题就是工资提高和劳动力成本上涨。

对于处境艰难的出口商而言,劳动力成本上涨显然不利。但是对全中国而言,这应该是积极的,因为数百万工人挣得更多也花得更多,从而促进消费者市场发展,只要劳动力成本的这一变化得到合理控制。

德意志银行的汉娜·莱文杰在一份报告中写道,中国的实际工资已经有了显著增长,从而使中国失去了相对于亚洲对手而言的竞争优势。这对制造业出口商十分不利。但它并不完全是坏消息。莱文杰说,单位劳动成本的增加“或许会有利于中国增长模式的必要转型”。

【美国《华尔街日报》3月7日文章】题:不高兴的中产阶级对中国是个挑战

中国有全世界数量最多的亿万富豪,还有七亿农民。夹在两者之间的,是薄薄的一层中产,而且他们还相当不高兴。这对中国未来经济和社会发展都是一个挑战。

在近3000位全国人大代表中,工人和农民的比例从2012年的大约8%上升到了今年的大约13%。农民工代表的数量更是从去年的3位上升到今年的30位左右。富裕的阶层继续拥有像样的代表,比如中国首富宗庆后已经是第11次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了。

中国被挤压的中产阶级需要更多的关爱。“中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中产阶级不高兴,他们是全世界最悲观的一群中产,”《廉价中国的终结》一书作者肖恩·赖因说,“真正的有钱人可以在任何他们想要的地方生活,而底层人民每年会得到两位数的收入增长。中国的中产阶级希望能够买车买房,有一天成为富人。但随着他们的收入增长放缓,他们意识到自己可能永远也达不到那个目标。”

中国政府说想要打造橄榄形的社会,两头尖中间大。十八大也有在2020年前通过改变经济增长模式和收入分配结构来将收入翻番的计划。但这么做并不足够。“更突出的问题没有提,”收入分配专家、中国改革基金会的王小鲁说,“如果没有财税、土地、社保和行政体制的改革,光把收入提高解决不了中产的实际问题。”

相关事件

  • 2013两会聚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 2013两会聚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 随着我国进入中等收入阶段,能否避开“中等收入陷阱”成为近年“两会”代表委员关注的热点之一。特别是在去年我国经济增长本世纪以来首次跌破8%以后,对未来中长期增长前景担忧声音增多。今年“两会”代表委员对此基本的判断,一是我国经济增长潜力大,二是亟需综合改革。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