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斯诺登安然离港告诉世界什么?

媒体报道,香港特区政府23日就斯诺登事件发表声明,证实斯诺登于23日已自行循合法和正常途径,离开香港前往第三国离开香港。声明说,美国政府早前曾向特区政府要求向斯诺登发出临时拘捕令,特区政府在未获得足够资料处理临时拘捕令的情况下,并无法律依据限制斯诺登离境。声明表示,早前有报道指香港有电脑系统被美国政府机构入侵,特区政府已向美方致函正式要求解释,并会继续跟进事件,保障港人的合法权利(新华网香港6月23日电)。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我们看到了有关报道,尚不了解具体情况,将继续关注有关进展。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和“一国两制”原则,中央政府一贯尊重香港特区政府依法办事(中国外交部网站2013年6月23日)。斯诺登的安全离港前往第三国,对于香港公众,对于特区政府,对于中国政府都是一个利好结局。

令人回味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在声明中有两句话,一句是并无法律依据限制斯诺登离境。尽管这是一句很斯文很平常的话,但却是对于美国关于“要求特区政府向斯诺登发出临时拘捕令”的有力回击,个中彰显着法律的底气。另一句是,早前有报道指香港有电脑系统被美国政府机构入侵,特区政府已向美方致函正式要求解释,并会继续跟进事件,保障港人的合法权利。这句话又表明,斯诺登离港并不等于对美国政府机构入侵香港网络一事追究止息。特区政府表示继续跟进此事件,就是要求美国对此事有个交代,并停止网络霸权。香港特区政府声明令人感觉到不一样的正气。

美国联邦执法机构于6月21日正式对“棱镜”事件主角斯诺登提出刑事指控,罪名包括间谍活动、盗窃以及转换政府财产。报道还称,美国已经向香港提出,以临时逮捕令将斯诺登拘留。令人回味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司长袁国强21日回应斯诺登事件时表示,任何国家提出移交逃犯的要求,都需要根据香港法律办事,不会容许任何不合乎法律,或不公平的处理。而香港警务处处长曾伟雄22日表示,特区政府和警方会按照香港法律与现有机制处理。对于美国要求特区政府发出临时拘捕令,曾伟雄还回应说,香港执行的是本地法律,不是外国法律(新华网2013年香港6月22日电)。香港为何敢对美国的临时逮捕令“说不”?

在香港刚过了30岁生日的斯诺登于6月10日主动公开身份,声言揭露美国网络黑幕是为了“捍卫全球人民基本自由”,他来香港是相信“香港支持言论自由及政治异见人士的权利”,特区政府会“反抗美国的支配”。解释他选择香港作为“爆料”地点,是因为“香港是出名自由的地方,有很强的言论自由传统”。人们知道,冰岛是世界公认的政治避难地,但有关人士分析斯诺登选择香港,显然是汲取维基解密创办人阿桑奇的教训。斯诺登明白,身处任何西方国家,都很可能被当局出卖给美国。即使寻求小国帮助也未必管用,毕竟他们可能无法顶得住美国外交乃至政经压力。

客观而言,香港是个特殊的地方,谓之特殊乃在于实行“一国两制”。即除外交、国防由中央政府管辖外,其余事务均由特区政府依照《基本法》处理。在1996年,香港政府与美国签订了引渡协议,但在这个协议中又明确写上“政治犯罪”除外。而人们知道,美国从来没有设政治犯,但把斯诺登视为“叛国罪”,似乎就是个政治问题。而今,美国对斯诺登以“叛徒”和“间谍”论罪,就与引渡协议相悖。因此,香港司法部门敢顶美国的“逮捕令”,就不是没有理由。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甚至公开宣称,“斯诺登就是叛徒,如果香港不能在24小时内将其绳之以法,我们就有必要轰炸香港”。如此危言耸听,一方面暴露斯诺登一事对美国的极端重要,另一方面也暴露了美国美国议员、政要们对什么叫民主,什么叫法治,也全然不顾,维护的只是美国的利益。凭着美国监控全球的“棱镜门”被曝光,引发了全球对美国遣责的声浪,给美国造成的压力。也凭着美国时下军事科技情报的超强实力,绞尽脑汁缉拿斯诺登恐怕不可避免。至于香港如何与美国周旋,妥善处理此事另当别论。而今,占超过半数的香港民意反对遣返斯诺登,事实上为特区政府依法处理斯诺登事件助威壮胆。

笔者要说的是,斯诺登尽管有这样或那样的“罪行”或“非议”,但他选择“香港发声”这个举动对世界却是一个正视听:1997年回归中国的香港依然是法治和自由港。这不是媒体吹出来的,也不是西方某些人士所抹黑到的。来自斯诺登的透露,15年来,美国情报部门通过网络监控中国大陆和香港,其中,香港中文大学的互联网数据交换中心以及部分官员、学者均在美国国安局监控之列。这就表明,香港事实上已有外国势力入侵。人们知道,“言论自由”一直是香港的核心价值,也是港人为之自豪的。令人回味的是,多年来,香港有些政客不断攻击香港回归后“言论自由”愈来愈被扼杀,甚至形容为“岌岌可危”。现事实摆眼前,香港的“言论自由”连美国特工都“久仰”。说香港“言论自由”渐被褫夺者只是别有用心,危言耸听,实际的情况是,某些人士已“出位”的言论,但都没有受到限制,又何来扼杀?。而今斯诺登选择香港揭露美国网络黑幕似乎已向全世界对抹黑香港言论自由的问题作了澄清。

更重要的是,斯诺登用自己的冒险行动为回归后的香港自由和法治写下了重重一笔。针对香港回归后,香港及外国一些人们对言论自由的担心,当时,中国领导人邓小平曾搁下“香港马照跑、舞照跳”之言。事实上16年来香港的自由没有任何改变。相反,依傍着中央政府的坚强后盾,在经济上更为如鱼得水。香港不同政见人士有什么话,他们照讲,特区政府也从来没有对这类人们封口。因此,对香港的自由,不是西方某些人士所故意抹黑得了的。而今,斯诺登用其特殊的举动,再次为自由港“正视听”。而香港特区政府敢对美国的临时逮捕令“说不”,在 斯诺登于23日已自行循合法和正常途径,离开香港前往第三国离开香港后迅速发表声明表明特区政府的立场,更印证了回归后的香港有着健全的、成熟的法治机制。

当然斯诺登安然离港中国政府也赢得了舆论的肯定。中大国际关系研究计划主任沉旭晖认为。斯诺登安然离港选择去第二个地方,对中国政府来说是相当稳健的做法,可减少不可测的风险,在中美网络安全议题上,中国在事件上“已经有赚”。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8_7363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美国“棱镜门”事件
  • 美国“棱镜门”事件
  • 2013年6月,前中情局(CIA)职员爱德华·斯诺登将两份绝密资料交给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并告之媒体何时发表。按照设定的计划,6月5日,英国《卫报》先扔出了第一颗舆论炸弹:美国国家安全局有一项代号为"棱镜"的秘密项目,要求电信巨头威瑞森公司必须每天上交数百万用户的通话记录。6月6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披露称,过去6年间,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通过进入微软、谷歌、苹果、雅虎等九大网络巨头的服务器,监控美国公民的电子邮件、聊天记录、视频及照片等秘密资料。美国舆论随之哗然。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