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从李光耀强烈抵制“两党制”说起

近日,新加坡政坛出现了一个罕见现象,三代领导人齐声警告新加坡模式危机。而声音最响的则是李光耀。在他新出版的书《李光耀观天下》中搁出的抵制在新加坡试行“两党制”的声音。李光耀称,如果新加坡最终决定朝两党制方向前进,我们将注定平庸(8月21日 环球网)。中国内地有网站有评论,在分析香港政治坏境时称,媒体终究不肯放弃“民主自由”的政治正确,同为三代总理的声音,李光耀对两党制的批评未见香港媒体有所关注。(8月25日 观察者网)。这个分析发人深思。

李光耀为何强烈抵制新加坡试行“两党制”?他这般分析,两党制最大的问题是,最好的人才不会选择从政。而百年后的新加坡可能会沉沦化为乌有。李光耀从人才的角度进行论证“两党制”行不通不无道理。

新加坡独立后,李光耀当政的前几十年里,他在新加坡提倡的是西方人的价值观和制度,有人可能对价值观没有异议,但对“制度”有异议。其实,有分析人士评价,制度不只是选举那一个环节。除了选举之外,无论从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上,新加坡是迄今为止最西化的亚洲国家之一。对美国一向持尊崇态度的李光耀,为何对美国几百年来洋洋得意的“两党制”持否定态度,这是需要很大的政治勇气的。

人们知道,近来,新加坡对未来定位进行讨论,突出的是在现任总理李显龙8月18日的讲话中认为,新加坡无论对外还是对内均面临着不少挑战。在这个转折点上,只有做出改变,新加坡才有可能在全新的国际环境中繁荣发展,并透露新加坡未来发展及当局施政方略将会显著变化。据悉,一些精英就提出了“两党制”。

李光耀强烈抵制“两党制”,固然有他执政从政数十年来的阅历,但更多地从新加坡未来发展考虑。然而一个对美欧制度推崇备至的政治家,偏偏反对欧美最为推崇的“两党制”,这不能不引发中国人的兴趣。

多年来,中国某些所谓改革精英,非常热衷中国的体制改革,时不时推出西方的“两党制”模式,认为这才是成功制度。一些人甚至还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

“两党制”为何在中国行不通?这个问题不言而明:中国国情与西方不同。在中国自从1949年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以来,数十年历程证明,唯有中共才是中国人民和中国社会进步稳定和改革开放的领导核心。中国长期实行的在中共领导各民主党派参政并由人民代表大会管理国家的体制,这个体制既最大限度地保障了宪法和法律的贯彻,保障了广大民众的民主、自由和幸福,也成功地确保了中国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而今,中国一跃成为世界第二经济体,经济、技术、军事实力上了一个台阶,中国敢于与世界强国讨论世界事务,中国在世界的影响越来越明显。因此,中国这个政治体制已稳固札根。

历经中东、北非特别是埃及事件后,中国体制和中国道路令人刮目相看。某些人们试图引进西方的“两党制”只会引发混乱,对此必须提高警惕,坚决抵制。难能可贵的是,反对“两党制”竟成了李光耀晚年最响亮的警告,这对中国人似乎更有启迪意义。连李光耀都极力反对新加坡引进“两党制”,为何某些中国人依然如此热衷这个无稽之谈?

人们看到,美国的两党制,尽管在年复一年地推行,不能说其一无是处,对警醒某些弊端确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其弊端越来越明显。就以解决美国医改和财政悬崖为例。后者是在最后一刻才有美国两党达成妥协,但只是权宜之计,危险依然存在。而医改则是遥遥无期。这一切都与“两党制”不无关系。

又以奥巴马为例,他在竞选总统时向美国公开承诺,当选后将为美国创造500万个新增就业岗位,通过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再创造200万个就业岗位。而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统计,2007年美国就业人数达到历史最高峰,为14604.7万人,而后一路下降,到2010年已经减少为13906.4万人。对这一数据奥巴马十分清楚,因此于2011年9月提出了4500亿美元创造就业的法案,企图为国民创造就业,但是国会就是拒绝合作,奥巴马对此愤怒不已却又无能为力。

世界媒体都清楚,美国两党的高层决不是为美国公众着想,而是为选票考虑,一切为选举成了“两党制”的核心,在这样的政治框架中,很难把国家利益、人民福祉摆在首位,难免出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和其他弊病。因此,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绝不能照搬美国的“两党制”。正如邓小平所指出的:“中国由共产党领导,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由共产党领导,这个原则是不能动摇的;动摇了中国就要倒退到分裂和混乱,就不可能实现现代化”。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8_7993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