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清理旧文件 避免“留尾巴”

国务院日前印发《关于宣布失效一批国务院文件的决定》,《决定》指出,国务院从2015年起用三年时间,对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国务院文件进行全面清理,目的在于进一步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加快建设法治政府,维护国务院文件的权威性、严肃性。

经过前一阶段清理,国务院决定,对与现行法律法规不一致、已被新规定涵盖或替代、调整对象已消失、工作任务已完成或者适用期已过的489件国务院文件宣布失效。据新华社

按理说,文件的效力低于法律,文件所涉及的是一个阶段的工作,新文件一经出台,旧文件就应该被替代,但是一段时间以来,很多应该退出历史舞台的文件却没有“谢幕”。

这样一来,一些人在执行文件规范的时候似乎就拥有了一定的自由选择权——不想给你办的时候可以把旧文件翻出来当挡箭牌;还有些时候,有些文件明明已经被废止,但个别地方部门还在执行这些文件。

这次,489件国务院文件宣布失效,是清理与规范文件的重要举措,而对于文件的规范,实际上更是对权力的规范。当那些过时的、于法无据的、有损群众权益的文件被废止,改革发展、简政放权也就有了更进一步的保障。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今年10月29日,青海省海东市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以红头文件形式下发《关于尽快缴纳义务植树绿化费的通知》,要求各单位缴纳已被废止的“绿化费”,此举引起该县部分人员不满。

“绿化费”这项行政事业性收费来源于1982年2月国务院出台的《关于开展全民义务植树运动的实施办法》的规定,而在2013年,国家财政部和发改委下发通知,全国统一取消和免征33项行政事业性收费,其中就包括绿化费。上述自治县对已经成为“过去时”的收费办法仍然执行不误,被舆论认为是典型的乱收费、乱作为。

所以,这一次国务院明令清理489件文件,在《决定》下发的同时,各地方政府需要坚决执行并接受监督,避免出现旧文件“复活”的怪事。

在废止旧文件的同时,我们也应该防范现行的新文件在或长或短的未来逐渐变成旧文件。所以,一方面定期清理、废止旧文件应该成为制度,另一方面今后出台的新文件本身也不妨内置一个“有效期”,或者设置一个“更新升级”的提醒程序。比如说,同一内涵的新文件如果生效,旧的就应该“自动废止”。

更重要的是,和国务院文件相比,很多地方上的红头文件更有清理的必要,所以我们呼吁并且期待着各部门、各地方政府能够上行下效,对各种各样的红头文件展开集中的、及时的清理。

比如今年7月,海南一林业局的红头文件里居然出现两处引用法律错误,在具体处罚条款当中甚至出现我国根本没有出台过的部门法和法律条款;再比如,最高人民法院今年10月发布了人民法院2015年度十大经济行政典型案例, 其中在江苏省丹阳市的一起案例中,最高法就明确指出当地市政府文件规定不仅与商务部有关规定不符,也违反国家对个体工商户实行的市场平等准入、公平待遇的原则,不能作为行政行为的合法性依据。

文件与法规“打架”、新旧文件“打架”的情况在一些地方并不罕见。在489件国务院文件被清理废止之后,对文件进行规范化操作,将文件关进制度的笼子应该成为一种全国性、持续性的趋势。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