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涨价控烟”试试又何妨?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冯丹龙接受采访时表示,她向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提交了6份关于控烟的提案,建议设置卷烟的最低价格标准,降低青少年初始吸烟染上烟瘾的可能性。此言一出,引发公众热议。

当今世界,控制烟草的做法大多是两个方面,行政的和经济的。比如芬兰,禁止在任何公共场所吸烟,禁止向18岁以下的人出售香烟;新加坡禁止任何形式的香烟广告,违者最高将被罚款2500美元或入狱6个月,在公共场所扔一个烟头罚款500新加坡元或打4板子。我们国家的北京市也是采用的行政手段,也是通过禁止在公共场所吸烟,并且对违者采取罚款的方式来达到控烟的目的。

采用行政命令的方式禁烟,现实中也遇到来自方方面面的阻力,实施过程也很艰难。首先是烟民队伍庞大,造成社会缺乏认知,很容易形成法不责众的尴尬局面;其次是监督乏力,相对于遍布大街小巷的烟民,执法机关的干部职工确实是“杯水车薪”,监督工作很难得到彻底的落实,这也就容易养成烟民的侥幸心里,让控烟效果打折扣。

想比于行政命令下的控烟,“涨价控烟”是经济手段,操作起来就简单得多。而且从过去的经验来看,任何商品短时间的突然涨价,消费都会减少。香烟也是商品,价格上涨,虽然对很多高收入群体,平时抽好烟的人是没有什么作用的,但对很多低收入群体,对消费水平不高的学生群体,其控烟效果可能还是立竿见影的。特别是学生,本来好多人一开始都是买低价烟闹着玩的,如果价格高了,他们就可能不去买烟、抽烟了,这对控烟来说,是一个长期的利好。

当然,“涨价控烟”不是万能的,它也受到限制,特别是对高收入群体,影响微乎其微,但对农村低收入群体,对中小学生可能还是有一定作用的,因此政府在“涨价控烟”的同时,也应该采取多种综合措施,比如推广一些替代抽烟的产品,如电子烟。再比如在医疗机构开设戒烟门诊、戒烟热线,通过科学的方法帮助民众控烟。另外在香烟的包装设计上,要更形象醒目地展示吸烟的危害,让已吸烟和准备吸烟的人,真正望而生畏,这对控烟无疑很有好处的。

吸烟的危害毋容置疑,控烟事关全体社会成员的健康,这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把“涨价控烟”作为控烟的一个重要选项,这对全社会彻底控烟,无疑是值得期待的,完全可以大胆一试。

相关事件

  • 2016全国两会
  • 2016全国两会
  • 2016年全国两会,正值“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同时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开局之年。许多重大的政治、经济和民生议题,都将于两会期间得到充分协商审议。可以说,今年全国两会,是关键之年国人政治生活的一件大事。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