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国与塔利班能否达成和落实和平协议变数大

王世达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研究所副所长

近来,有关阿富汗和平进程的消息不断。9月1日,美国负责阿富汗和平问题的特使哈利勒扎德在结束与阿富汗塔利班第九轮谈判之后表示,即将与塔利班达成和平协议。协议将降低阿富汗暴力水平,启动阿富汗内部对话,进而最终达成可持续的阿富汗和平,同时确保统一、独立的阿富汗不会对美国及其盟友以及任何其他国家构成威胁。

2日,哈利勒扎德表示,一旦与塔利班达成协议,将在135天之内撤离5000名美军,关闭5个军事基地。塔利班多哈政治办公室发言人苏希尔·沙欣也表示,双方正在进行内部讨论以最后确定技术细节,宣称“我们(塔利班)即将结束外来军队对阿富汗的侵略,以及达成阿富汗和平。”

特朗普急于撤军是谈判获得进展的主因

特朗普对阿富汗战争的态度相对一致,一直主张美国结束对阿富汗的军事干预。早在七年前,特朗普就公开表示,阿富汗战争对美国而言“没有任何用处”。六年前,特朗普称“美国应该立即离开阿富汗”。

自2017年1月任职总统以来,特朗普多次表示,如果他不介意杀害数百万人,他就能迅速结束阿富汗战争。8月29日,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国在阿富汗的驻军将从目前14000人减至8600人。普遍认为,特朗普急于从阿富汗撤军主要出于两大考虑。

首先,认为在阿富汗“得不偿失”。自2001年以来,美国在阿富汗反恐、重建等领域投入资金总额高达1万亿美元,近3000名美国士兵战死沙场,其代价不可谓不高,但收效寥寥,不仅早已放弃最初“将阿富汗建成地区民主样板国家”幻想,连维持阿富汗和平与稳定都举步维艰。

当前,以塔利班为主的反叛势力战斗力仍在,其影响甚至控制范围都呈现扩大趋势。特朗普对于以军事手段压垮塔利班,解决阿富汗问题早已失去信心,转而寄希望于通过与塔利班达成某种政治安排,确保美国不受源于阿富汗的恐怖主义等威胁后就抽身。

其次,服务美国整体国家安全和对外战略调整。美国2017年底出台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以及后续若干报告均明确表示,恐怖主义不再是美国面临的头号威胁,美国对外和安全战略重点转向大国博弈以及其他国家对美国霸主地位的挑战。在此情势下,耗资巨大又劳而无功的阿富汗战争显得“不合时宜”。

协议最终达成及顺利落实尚有变数

美国与塔利班代表在进行了九轮和平谈判之后初步达成协议草案,可谓阿富汗和平进程取得重大进展,但最终签署及落实仍有若干变数。

首先,美国、塔利班及阿富汗政府内部需先就协议草案达成一致,而这并非易事。协议草案内容尚未公布,但作为对美国撤军的回报,塔利班承诺断绝与“基地”组织关系,确保阿富汗不被用来反对美国及其盟友,同时启动与阿富汗政府、反对党和公民社会的阿富汗内部对话。

然而,美国政府官员、议员和美军指挥官均有担忧,既怀疑塔利班、“哈卡尼网络”是否愿意与“基地”组织等断绝联系,不再为其提供庇护所,也担忧塔利班是否有能力避免“基地”组织再利用阿富汗领土发动针对美国及盟友的恐怖袭击。6月,美国国防部就发布报告称,即使达成协议,“基地”组织、伊斯兰国和塔利班的“强硬派”仍将是“重大威胁”。

此外,在阿富汗内部对话方面,塔利班坚持阿富汗现政府系外国势力强加,只同意与代表个人身份的阿富汗政府官员对话,并且反对9月28日举行的阿富汗总统选举。因此,阿富汗内部对话如何进行亦非易事。

其次,如何监督协议落实。特朗普8月29日表示“未来任何从阿富汗领土对美国发动的袭击,都将引起美国的强烈回应。未来我们将在阿富汗保持高情报存在。”这一表态显然是为了赢得国内支持,但与塔利班要求美军彻底撤出的初衷不一致。

为此,塔利班亦在战场上持续显示肌肉。8月31日,塔利班出动数百名武装分子袭击北部昆都士省,导致20名安全人员、5名平民死亡,另有近百人受伤。此后几天,塔利班还先后袭击了北部巴格兰、东部拉格曼等省份。这显然展现了和平协议的脆弱性。简言之,双方达成和平协议可谓进展,但一纸协议显然不足以就此实现阿富汗的长治久安。(责任编辑: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9_213839.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