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俄罗斯伊朗在叙分歧日渐凸显,地区局势添新变数

李莹莹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亚所助理研究员

叙利亚陷入内战泥潭,阿萨德政府生存面临考验之时,俄罗斯伊朗向叙伸出援手,共同协助叙政府对抗反对派武装。伊朗向叙派遣了数万名武装分子,俄提供空中支援和后勤保障,双方与叙政府军合力作战,逐步从叛军手中夺回数个战略要地,有力扭转了战局。

对俄、伊两国来说,失去叙利亚这一盟友的代价过高,因此近年来双方展开了一系列有效协作,重塑了地区安全秩序。如今,随着阿萨德政权地位日益巩固,双方的战略分歧和利益矛盾开始逐渐浮出水面,给叙战后的地缘政治形势增添了新的不确定性。

首先,双方对叙利亚未来国家形态的构想不同。

俄希望通过重塑中央权威、重组国家机构、对核心部门人员进行“洗牌”等方式改造叙政府。7月,叙政府对安全机构高层进行大规模人事调整,重新任命国家安全局、情报总局、空军情报局、刑事安全局和政治安全局等五个核心部门的领导。他们在近几年无一例外地都与俄军方保持着密切的战略合作。8月,叙老虎部队更名为第25特战师,隶属于国防部。老虎部队战功赫赫,且其领导人苏海尔·哈桑准将和叙国防部长阿里·阿尤布都是亲俄人士,将该部队纳入国家核心编制正合俄心意。

伊朗则试图渗透叙国家内部,将隶属于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民兵组织、当地盟友等纳入叙国家机构。伊朗对俄战略有清醒认识,更多地希望自下而上建立起在当地社区的影响力。此前,伊朗已通过类似手段在伊拉克、黎巴嫩和也门建立起了根深蒂固的亲伊朗势力。

其次,双方对叙在自身地区战略中的定位不同。

俄将叙视为重返中东的战略支点,意欲成为地区国家之间的“调停人”,提高自身影响力。当前,俄正加紧与地区国家协调,帮助叙重返阿拉伯阵营。在美国收缩地区力量的背景下,俄在叙取得的成功为其树立了一个可靠形象。地区国家纷纷向俄伸出橄榄枝,希望加深与俄在政治、经济、安全等方面的合作。

与俄相比,伊朗对战后叙利亚的规划算不上野心勃勃,但却更加激进。伊朗在叙内战中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付出了高昂代价,仅恢复战前影响力显然无法使其得到满足。伊朗希望叙继续充当其构建“什叶派新月地带”的门户,以对抗沙特主导的逊尼派阵营;同时也意图将叙打造成为对抗以色列的前沿阵地。当前,伊朗和真主党投入重金在叙西南部地区重建势力,伊以双方的冲突料将持续下去,这不符合俄的战略利益。

第三,双方在叙经济领域的竞争也在加剧。

俄、伊双方都将其对叙政权的支持作为划定各自“势力范围”的手段,以确保自身在叙的长期利益。在叙重建问题上,双方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

俄已从叙政府获得了巨大的特权和让步。4月,俄叙两国领导人签署协议,俄租下叙塔尔图斯港口49年使用权。俄在采矿、石油勘探和制造业等领域也在逐步扩大俄国有及私营企业的存在。此外,俄还鼓励更多国家在不损害叙中央权威的前提下参与叙重建进程,以最大化其在叙成果。

伊朗一方面希望继续深化与叙政府的合作,一方面通过扩大对叙偏远地区的投资在叙构建影响力网络。2月,在阿萨德访问德黑兰期间,双方达成了一系列工业、军事和能源协议,包括建设发电厂、伊朗海军租借拉塔基亚港口等。在阿勒颇和代尔祖尔周围的农村地区,伊朗不仅大力支持当地农业、畜牧业发展,还修建了学校、医疗中心,提供电力设施等。伊斯兰革命卫队也在当地建立了有影响力的地方防御部队,支持盟友渗透到当地的商业、交通和石油贸易中。

未来一段时间,俄伊双方的不信任可能会进一步暴露出来。他们向来不是天然的合作伙伴,而是在共同盟友面临生存威胁时进行了短暂的协作。当前,叙利亚国内势力盘根交错,但大势已定,叙政府表示控制了全国90%多的领土。尤其是在离伊朗较近的中部和南部地区,整体战局基本趋于稳定。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参战的主要国家及其代理人已进入争夺战后“势力范围”的新阶段。围绕叙战后国家形态、战略地位和经济利益等问题,俄伊之间的拉锯战才刚开始。(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9_215639.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