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谢林的非合作博弈能否“管”得住特朗普

北京时间2016年12月14日,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非合作博弈理论的集大成者托马斯·谢林(Thomas Schelling)与世长辞,享年95岁。这一消息从美国传来,很快就在笔者的微信朋友圈广泛传播。

谢林的理论贡献就是用非合作博弈分析人类冲突和合作,深奥而又简单。凭借非合作博弈理论,谢林拿下了2005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谢林认为,非合作博弈可以理解许多社会互动,尤其是国际互动。诺贝尔评奖委员说:“这位自称‘周游不定的经济学家(an errand economist)’,被证明是一位非常杰出、具有开创性的探险者。”

谢林教授的博弈论,突破了新古典经济理论的分析方法。他的研究始于数学家约翰·纳什(John Forbes Nash, Jr.)“非合作博弈论”,把纳什的理论贡献应用于司空见惯的公共政策问题。他擅长观察日常事件的逻辑,并用之以分析重大的人类冲突和合作的问题。所以,他的博弈论在数学逻辑的基础上,加上了很多日常的因素,比如声誉、传统、自信、大度等人类行为。把非数理的博弈论运用于国际关系、政治学、心理学等领域,从而做出了经典的理论贡献。在笔者看来,他的博弈论,突破了新古典的数理逻辑,有点奥地利经济学家的味道。

用谢林的非数理博弈理论来分析特朗普时代中美关系,可以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中美博弈的基本逻辑,以及可能的政策选择空间。对“大嘴”特朗普来说,其“推特外交”势不可挡,很可能重塑美国和很多国家的传统关系,包括中美关系。对特朗普来说,声誉、传统并不重要,大度也不是他要显示的主要品格,而显然,自信却是他重要的个性特征。

由此可见,在特朗普时代,中美关系将进入变动不羁的时代,声誉、传统和大度,都不再是约束其行为的元素,而这个时候中国如果能够表现得不仅自信,而且大度,不仅注重自己的声誉,而且还依循中美关系的传统,就可以在变幻无常的中美关系博弈中不会被狂妄自信、变化多端的特朗普牵着鼻子走,反而能够掌握主动权。

当年得诺奖时,谢林是美国马里兰大学经济系教授,同时也是公共政策学院的教授。他不仅教授经济学理论,还教授外交、国家安全、核战略以及军控等多方面的公共政策课程,是美国外交事务、国家安全、核战略以及军备控制方面的公共政策专家。

谢林曾经多次访问中国,在多所中国大学做过学术演讲。他说,没有核武器爆炸是整个世界的幸福。显然,非合作博弈是危险的,但结果也可能是好的。如果政治家们注重自己声誉、关心传统,不仅自信而且大度,那么核爆炸的危险就会降到最低。

谢林去世了,走向了另外一个世界。谢林在世时,这个世界是幸福的,因为没有核爆炸。谢林走后,希望这个世界同样是幸福的,因为谢林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非合作博弈的财富。虽然今天的事实是有一个变化无常的美国商人当选为美国下届总统,而且已经表示,美国有核武器,干吗不用呢。

毛寿龙(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