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从3000多中国人拒绝下船游韩国说起

韩国媒体12日报道,11日下午国际邮轮公司歌诗达赛琳娜号抵达济州外港,船上的3400余名中国团体游客拒绝下船。报道称,这是国际邮轮上世纪90年代开始停靠济州以来,首次发生的外国游客集体抵制韩国旅游事件。韩媒普遍分析,这与中国人抵制“萨德”在韩部署有关。

目前有关这次中国游客集体抵制济州游的具体情况尚不清楚,不过消息传到国内,中国互联网上一片欢呼声。而韩国媒体大多表现出沮丧,认为中国针对“萨德”的报复“成为现实”。

由于不了解事情的细节,我们只能对中国游客集体拒绝下邮轮带给人们的直观印象进行点评。我们认为,如果实情与韩媒的分析是一致的,那么邮轮上国人的爱国热情值得赞赏,他们拒下邮轮的抵制方式也是文明的,对韩国舆论亦形成冲击力,我们因此给予该船游客一个高分。

与此同时我们想强调,国人今天是否去韩国旅游,仍属个人自由,目前不存在、也不必推动形成一个拒绝前往韩国旅游的“政治正确性”。我们愿意看到国人出于自愿而减少赴韩旅游,也认为如果一些人觉得现在是自己去韩国旅游的恰当时间,他们就应可以做到没有压力地成行。

抵制“萨德”的行动一定要平静、有序地开展,它们只应给韩方制造压力,而决不应转化成中国社会的内部分歧和纷争,更不应让国内想找茬捣乱的少数人得到借口。中国社会这么大,民间能否自我管理好对外抵制活动,这称得上是不小的考验。

外部力量侵犯了中国社会的利益,我方如毫无反应,会让侵犯者下一次更肆无忌惮。因此打痛几个挑战中国利益的外部力量,是中国崛起路上必不可少的表现。但是中国社会这样做时必须能保证自己不因此生出“内乱”,不能还没把对方怎么着,自己内部先争得脸红脖子粗,或者我们这边先出了打砸抢烧,国家被迫采取维稳措施。那样的话,我们就是无法开展对外制裁的社会。

另外,对外制裁肯定会产生一定效果,但国人不应把“压服对方”作为每一次制裁的目标。国际制裁能够根本扭转事态的案例很少,它们通常起到表达立场的作用,影响受制裁方不同力量斗争的格局。比如中方当下的制裁有助于强化韩国反“萨德”群体抵制政府决定的理由,而韩国对外政策转圜离不开外部的推动。

因此中国社会的抵制行动必须做到有理有力有节,如果我们这边有羞辱韩国国格和韩国人人格的激进行为,就可能适得其反。一旦有破坏国内社会稳定的行为发生,就会让韩方看了笑话,尤其得不偿失。

还需指出的是,抵制“萨德”入韩不应成为中国社会长时间的焦点行动,“萨德”虽对华有威胁,但它显然不是我们面对的“头号挑战”,对它的应对也不应处在我们繁忙议程的最突出位置。应当让这件事“日常化”,成为我们生活中“捎带着的”一部分,韩国部署“萨德”就应当在中国社会无声无息的表情中付出代价。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