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强制捐书背后是任性的教育权力

王传涛 中国网时事评论员

12月4日,湖南民族职业学院多名学生反映称,学院强制要求学生向图书馆捐赠图书。5日下午,该校宣传统战处处长姜宗福回应澎湃新闻称,这是学校举办的一场公益活动,不存在强制要求捐赠图书的行为。不排除个别辅导员在号召、发动这项活动时,表述不当,引发学生反感和误解。上述学生反映,被学校老师强制要求向校图书馆捐赠书籍,规定学生每人8本,学生干部每人10本,没有完成的将影响期末综合考评。(《澎湃新闻》12月6日)

虽然该学校第一时间对强制捐书进行了否认,认为是个别老师的表述有问题。但是,就网上曝光的红头文件来看,规定了“捐书数量”的学校通知已经完全否定了校方的回应。虽然该校也让教职工捐书,并且严格按等级、职务和职称等进行捐书,学生捐书的数量要求也是最低的,但是,强制捐书就是强制捐书,是无可争辩的错误行为。

捐书这件事,本身意义丰富;支援学校图书馆的建设,学生和老师也应该是义不容辞。但是,就是这样的好事情,在无所不能的权力面前,往往好心办坏事。强制捐书的背后,一方面是学校教育资源的有限,即经费的严重不足,另一方面,是该学校无所约束的教育权力在作祟,强制摊派行为仍然在各个层次的学校里层出不穷、屡见不鲜。

除了捐书,还有捐款。不避讳地说,这些现象的背后,是任性的教育权力。在教育权力面前,学生并非是学校的主人,教师群体也不会有真正的治校权力,自愿的事也就很容易变成强制。而原本能在人的心底里涌发的积极性和慈善心,也会被强制性的权力打击得荡然无存。

在该学校发的红头文件中,增加图书馆纸质图书的藏书量,被定议助推学校的“第二次飞跃”,是把学校建设成为“双一流”高职院校的有力举措。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任性的教育权力以及习惯性的强制摊派思维得不到改变,那么,这样的学校只能会与“双一流”南辕北辙、越走越远。

多一些自愿,少一些强制。只有这样,大学生才不会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大学生的思维才会自由发展,创新创业的积极性才会被充分调动,大学才会培养出真正有独立意识和自主精神的天之骄子,学术与学业方能取得让人信服的成绩。

之于一些名牌大学,更是如此。大学行政化、官僚化,是我国高校的一个通病,不尊重学生和老师的意愿,强制执行一些校务在所难免。但是,这样的学校是不可能促进学术、学科和学校进入到世界一流行例的愿望的。学术大师陈寅恪先生题写在《清华大学王观堂先生纪念碑铭》中有这样十个字——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十个字也被知识分子认定为大学发展的指导理念。面对这些,教育权力当受到约束。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_17570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