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栏】地震局受质疑说明工作有待改进

地震局显然没有料到,就连在2008年的汶川8级大地震后也没有像在今天芦山发生7级大地震后遭受的质疑强烈。这种受到质疑的烈度甚至不亚于对红会的质疑。对于红会,人们只是不愿捐钱给他们而已,对于地震局,却是让从事这一专业工作的人员寒心:“既然预报不了地震,要它有什么用?”

取消地震局可不是一句玩笑,因为兹事体大,还需论证、听证和从长计议。就目前地震局承担的工作而言,一时半会是无法取消地震局的。不过,从公众的质疑中也可以看到,地震局大有改进和改善工作的空间、方向和范围。具体而言,就是应当做一些更实际的、有效的,能够直接对防震抗灾产生作用的工作。

既然中国地震学界相信也认同美国地质研究主流学界的观念,地震是无法预报的,也因此 ,在总体工作规划上就应该学学美国的关于地震研究的态度和规划,即致力于通过提高基础设施的安全等级来长期减弱地震的危害性,而不是把精力放在研究短期预报上。

地震专业人员的工作如果能得到公众的认同,至少有几方面的工作重心转移。首先是,通过对地震的监测,摸清在中国境内到底有多少地震高发地区和地震带,以指导人们建设家园和城市规划发展。这一点,有的地震专业人员已经比较清楚了。例如,河南省地震局洛阳地震台的的地震监测员何向东就认为,地震监测就是地震研究的一部分。如果第一时间准确监测到地震,能为救灾提供指导。而且,城市建设也需要地震监测者提供建议,避开活断层,保证城市的建设安全。

其实,如果能在汶川地震和此次的芦山地震后,把监测到的地震情况提供给震区,为今后的重建选址作决策的重要依据,就能凸显地震监测和地震研究的重要性。只是,这样的建议是否能为决策者所采纳,而且是否作为一种重要的机制落实到城市建设和发展中去,还有待观察。当然,如果地震局的专业人员能提供给公众更多的事实和数据,例如,汶川地震后,重建工作有多少是依据和参考了地震监测数据和研究成果,而且这些成果避免了受此次相邻芦山地震的影响而造成汶川多大的损失,公众就不会像今天这样气势汹汹地质疑地震局了。因为,公众还没有看到这些成果,当然不理解地震监测的意义。

地震局的工作要获得人们的理解,第二种工作重心的转移应当是,把监测到的地震后果、损失的成因等化作未来人们可以减少重大生命和财产损失的行为指南或做法。著名的构造地质学家琼斯也早就说过,“你愿意提前一小时从楼房里逃出呢,还是希望房子根本不会倒?”显然,即便地震是可预报的,人们也会选择这两个选项的后一个。更何况现在多数专业人员都承认地震是不可预报的。

既如此,地震局的工作就要转移到用在地震监测和研究获得的事实和数据来指导人们如何修建房屋,如何提高房屋的抗震烈度,包括从材料的选择、施工的监管等方面,甚至参与到房屋修建的审查监管上面,土耳其、美国、伊朗、日本等国家的做法就是如此,从而避免房屋在以后地震再次倒塌,以挽救更多的生命。

地震局的工作要获得公众的理解和支持,还应当转移到做那些能够获得结果的研究和实际工作上来。例如,地震预报是不可能的,那么,为何不做可能的地震预警工作呢。这方面,日本的研究在先,中国民间机构的研究也在跟进,如成都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称,芦山地震后该所成功地发布了预警信息,让雅安城区获得了5秒预警,为成都赢得了28秒的预警。

其实,作为政府部门的地震局也应当在这方面有所作为,需要研究的项目和开展的工作有很多,例如,确认提前预警多少秒能够让人们减少多少伤亡,地震预警如何与全国的通讯、互联网和媒体联动等。就连遇到了地震,人们该如何躲避才能把死伤减至最低,也应当是地震局的工作。但是,直到现在,也还没有国家层面的地震权威机构来说明,地震来了如果来不及跑到屋外,是躲到桌子下,还是躲在桌子旁。

所以,即便做不到地震预报,地震局的工作也有很多,但应当实用和有指导意义,也要让公众看得到,从而理解地震研究。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_6950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四川芦山县7.0级地震
  • 四川芦山县7.0级地震
  • 据中国地震台网测定,北京时间2013年4月20日8时2分,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北纬30.3,东经103.0)发生7.0级地震,震源深度13公里。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