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买官者的官帽是否都已收回

最近,湖北省省委组织部会同省纪委查处了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原州委常委、宣传部长吴希宁受贿案涉及的买官卖官问题,对触犯刑律的干部给予刑事处分,并责成恩施州有关机关对认定有“买官”行为的25名干部,给予相应的纪律处分和组织处理。(荆楚网1月18日)

恩施州认真处置买官干部,确实大快人心。他们对吴希宁受贿案中所涉25名“买官”干部逐一查处,基本做到了“人人有交代”:给予3人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免去6人职务并由恩施州纪委进行立案调查,视情节再给予相应的党纪政纪处分;对有行贿行为的9名干部,分别给予党内警告、行政警告和行政记过处分;对其余7名有行贿行为但情节相对较轻的干部,进行诫勉谈话。当然,不抹去官帽的“情节较轻”究竟是什么情节,这应该再细一点。

每当一个大批卖官的贪官被判刑后,对于卖出的官帽最后如何处置,公众都不得而知,人们总会追问:他们卖出的官帽有没有收回?例如,原陕西商洛市商州区区委书记张改萍卖出的27顶官帽有没有收回?四川南充市原高坪区委书记、高坪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杨毓培贿案批发的61顶官帽有没有收回?安徽宿州市委组织部原副部长杨哲信卖出的69顶官帽有没有收回……这类案件,此后偶然也会有回音,但那些买来的官帽往往依然戴在一些官员头上。例如,阜阳中院先后三任院长尚军、刘家义、张自民被判入狱。尽管腐败窝案判决已一年有余,但一些行贿者毫发无损,仍然戴着买来的“乌纱帽”;涉嫌报复、陷害举报人的安徽阜阳“白宫书记”张治安虽然“落马”了,但向其行贿后买得官帽的几十人仍在任上。

买官者居然继续当着买来的官,这是吏治腐败的铁证。一方面,说明当地官场已经默认了这种买官卖官的规则,连起码的道德准则也没有了;另一方面,也反映了那个卖官的腐败分子在当地的残余势力之强大,他就是倒台了,还是没人敢去扳倒他的党羽。也不排除当地现在的主政者就是其同类。这样一来,那里买官卖官的土壤就会长期延续下去。

究竟如何治理买官卖官?去年5月,中组部部长李源潮说了,要让卖官者身败名裂,让买官者“赔了夫人又折兵”。落实这句话其实要做很多工作,当务之急是先把以前的账目全部结一结,各地此前的卖官案查处后,涉及的买官者有没有按照党纪查处和依照刑法追究刑事责任。刮起一场专门清理和查处买官的“风暴”,这或许也正是李部长所说的“专项整治”的内涵吧。

今年,地方各级党委开始集中换届,中央要求严明换届纪律,加强对选人用人情况的监督检查,坚决惩治跑官要官、买官卖官、拉票贿选和突击提拔干部等行为。当此之时,进行一场惩处买官的专项整治,结清旧账,取信于民,对于预防新的买官卖官现象的发生,显然具有重要警示意义。而从湖北恩施的经验看,这场整治必须由上而下地进行,县委主要领导卖出的官由县委组织部去查处是不可能的。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