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是对“务实王道”的返本开新

陈向阳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危机管理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博导

、“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是民族性、时代性与创新性的高度统一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以天下为己任,致力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开创了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崭新局面,其要有四:

一是进一步明确了中国自身作为一个崛起大国、新兴大国的自我定位及其“身份自觉”,由此新时期的中国外交更加讲求作为地区乃至全球大国的利益、权力、抱负、尊严、威望、责任与形象。

二是所谓“中国特色”主要是民族特色,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特色、本色、底色,对外体现为中华风范、王者风范,中国是负责任与有担当的大国,是有别于其他、尤其是西方列强的东方文明大国。

三是提出了并积极践行一系列新的外交理念,重点是正确义利观、合作共赢、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

四是对外战略的新倡议与新作为、新进展、新突破,主要包括:

1、推出“一带一路”倡议,首次主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2、积极引领全球治理变革,首次主办G20峰会。

3、提倡“新型大国关系”(中俄、中美),主动运筹“竞合”博弈。

4、对周边难点及地区热点进行主动塑造、危机管控,对钓鱼岛、南海、朝核等“老大难”迎难而上,改变被动,力争主动。

二、“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是对“务实王道”的古为今用、返本开新

首先,习近平本人格外重视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包括王道(2017年初习近平在瑞士日内瓦联合国总部的演讲,首次对外提倡王道、反对霸道),强调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运用,中华优秀传统“战略文化”业已成为新时期治国理政思想的重要来源。

其次,寻根溯源,要问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是从哪里来?可以说是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走来;展望未来,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将到哪里去?将走向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核心理念、系列倡议、主动性与进取性实践,是对义利兼顾、德力俱足、刚柔并济、恩威并施、内外兼修、兼善天下“务实王道”的返本开新、古为今用、继往开来,并充分体现了中国崛起及和平发展的“文化自信”和战略定力。

、“务实王道”是中华传统“战略文化”中的精华

首先,在孔子之后,儒家一分为二,分别是执着于理想的孟子与立足于现实的荀子,其中孟子提出的王道与霸道二分法备受学界推崇,而荀子主张的三分法(王道、霸道、强道)则被长期掩盖,对此需正本清源、透过表象看本质,并以新的、灵活务实的三分法(即对荀子的主张予以适当改造)取代旧的、僵化偏颇的二分法,进而确立中华传统战略文化(政治、外交、军事思想)新的研究范式。

其次,孟子的二分法有明显的局限性,其主张非此即彼、厚此薄彼,容易走极端,包括一味贬低霸道,将王道狭隘化、绝对化,导致实践上的一厢情愿、不顾条件、脱离实际、自缚手脚,甚至误导忽悠、陷入误区、得不偿失。

再次,经过改造后的荀子三分法不仅可取而且可行,其两极、两端分别为“纯粹王道”和“霸道”。荀子所谓的王道,特征是仁义道德至上,不讲利益与实力;“霸道”是指所谓的强道,特征是唯利是图、唯我独尊、崇尚暴力、实力至上,这两者都不可取,而两者的中间则为“务实王道”,其结合了王道的理想性与霸道的现实性,特征是义利兼顾、德力俱足、刚柔并济、恩威并施、内外兼修、兼善天下,并在历史上体现为中国封建统一王朝的三大盛世:西汉的文景之治到武宣之政(汉宣帝的名言“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可谓一语道破其统治成功真谛和揭示历史真相);盛唐的贞观之治到开元盛世;清朝(汉化、儒化)前期的康雍乾,其一举奠定了当今中国版图的基础。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0_165440.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