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心妈妈”成嫌犯 收养制度须健全

因“21年来耗资数百万收养118名遗孤”的事迹饮誉极广,被誉为“爱心妈妈”的河北武安“农民”李利娟,日前被推上风口浪尖。

据多家媒体报道,引发外界关注的李利娟“爱心村”3年未年检遭关闭事件,有了新进展。武安当地政府5月5日通报称,已依法取缔李利娟福利爱心村,所涉孤儿弃婴全部妥善安置。(5月6日《新京报》)

21年耗资数百万收养118名遗孤,被誉为“爱心妈妈”的农妇李利娟变身“嫌犯”,不但一时间让被收养的孤儿接受不了,恐怕许多网友一样一会心存疑问,难道“积德行善”20余年都是假的?不要怪有人不理解,毕竟这一身份转换实在是太大,有人不理解自在情理之中。但是,不要忘了,我们是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任何人都必须在法律的框架下行事,即使是在做好事也不例外。

应该说李利娟事件既暴露了监督不到位导致的收养环境不确定性,也直指救济与收养方面制度的缺位。尤其是现实生活中,收养和资助孤儿和贫困儿童的事例各地都有,并且打着积德行善旗号,非法侵害被救助对象的案例也时有发生。因此,急需规范收养和爱心资助制度,以放大社会正能量,切实保障弱势群体权益,促进社会稳定和谐。

再回到这一事件,虽然说我国对收养和被收养有较为明确的法规条款,但是,对收养后的环境、尤其是救济与收养方面缺乏相应的法规约束,大都是由收养人或收养组织自行其是,甚至打着积德行善的幌子行违背公序良俗和违法犯罪之实。而人们对此虽有看法但大都予以谅解。政府和监管部门出于其能减轻政府负担的考虑,也大都睁只眼闭只眼听之任之。

李利娟的案例就是力证。据武安市报社微信公众号“新武安”报道称,在当地公安机关调查中,有这样一例典型案件。一家企业因架设光缆,需要通过李利娟的“爱心村”上空,只需要在已经架设的电线杆上搭上一根光缆即可。但李利娟以光缆辐射儿童造成伤害为名,开口就要10万元。该企业遂决定绕过“爱心村”专门架线,但李利娟又带人现场阻工。最后,该企业不得不掏出7万元给李利娟。而李利娟拿到钱后,又强迫该企业写下爱心捐款书。由此可见,李利娟已经涉嫌敲诈勒索犯罪、扰乱社会秩序犯罪,而且类似事件还并非是一次。可令人遗憾的是,李利娟的形象在武安内外反差很大。在外界,人们赞誉她大爱无边,可在武安,很大一部分人称她为“痞子”。很多村民称“这边的人没有说她好的”,称她抢人铁矿占人土地,有网帖也指控其恶行多端。显而易见,当地依法取缔她所办的爱心村,并对其刑拘是依法办案,无可指责。

令人欣慰的是,“爱心村”被取缔后,所涉孤儿弃婴也都得到妥善安置。但是笔者认为,这只是第一步,更需要建立健全收养的规章制度,让地方和真正的爱心人士在收养孤儿时有法可依,有规可循。以充分调动和激发全社会帮贫济困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促进更多的弱势群体能像正常人一样快乐健康的生活。

群众齐心了,一切事情就好办了。在当前政府还无力全部解决所有弱势群体生活困难的之际,发挥社会力量扶贫济困是行之有效的做法之一。但是,话又说回来,扶贫济困,让所有人都能有尊严的生活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实践证明,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只要政府领导能做到尽心尽力,就一定能帮助更多的弱势群体实现体面的生活。关键在想不想做,如何去做。唯有上下一心,齐抓共管,才能促进社会和谐与发展。这也是摆在各级政府面前的一道不容回避的考题。

相关事件

  • “爱心妈妈”成嫌犯
  • “爱心妈妈”成嫌犯
  • 河北省武安市福利爱心村负责人李利娟因涉嫌多起敲诈勒索犯罪、扰乱社会秩序犯罪,已被刑事拘留。调查发现,李利娟名下账户有人民币2000余万元,美元两万余元,已被公安机关查封,案情正在进一步侦办之中。这起案件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被捕的李利娟并非普通人,而是曾经被大量媒体以正面形象报道的“爱心妈妈”。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