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乡村文化的贫与暖

没人想到,2019年引爆公共文化领域的第一个爆点,居然是一只名叫“佩奇”的卡通小猪带来的。猪年逢猪,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不料以这只小猪为解密线索的短视频《啥是佩奇》吸引了众多媒体关注,引得各路文化名人为之打卡。魔力何在?皆因它在年关时节,精准地击中了中国人所独有的那份情愫——关于乡愁、关于依恋,更关于城乡文化如何跨越那道深重的藩篱,更好地融汇交流在了一起。

5分钟的短片处处充满了隐喻的细节:一开头,爷爷拿着手机,站在高高山巅、可能是当地信号最好的地方问孙子:“想要什么?爷爷给你准备。”这是基于传统人伦的温情和自豪,可刚刚只听清孙子说完“佩奇”两个字,手机就因没有信号而中断,这是大山与外界文化交流中天然的藩篱与阻碍。

及至爷爷在广播站里一仰脖:“啥是佩奇?”乡村里每一片草尖都竖起了耳朵。这既是给爷爷出的难题,也是对乡村文化闭塞的“冒犯”与拷问。这拷问既像缝隙,又像二月河开的冰凌,以下所有情节都来自这种拷问带来的裂变。

于是,在一片驴鸣马嘶的热闹中,爷爷开始了艰难而乌龙百出的“寻找佩奇之旅”。从这里开始,导演借给我们一双眼睛,饶有兴趣地打量起大多数人都不再熟悉的乡村生活:羊倌手机里的性感女主播,小卖部里的大桶佩琪牌洗发水,叫张佩奇的邻村居民,以及树下老人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佩棋是一种棋,我下过。”老人们一直生活在农村,对于佩奇他们显然是陌生的,但村里已经没有年轻人了——甚至在这春节临近的当口,都没有什么年轻人回归乡村,城乡文化剥离的创口在进一步撕裂、拉大。爷爷顽强地收集佩奇的线索,解密游戏不断补上一块又一块拼图:猪、粉红色、长得像某种小型鼓风机……这是一种既荒诞又欢快的、如同太阳照在麦草垛上的独属于乡村的真实。

而很难让人体察的是,老人孤独地为孙子制作秘密礼物的过程中,“懵懂地,他逐步在向城市摸索、同时又被乡村放弃……”独自熟练地擀皮包饺子,默默关掉电视里春运的喜庆,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然而在这种隔绝状态中尽显焦虑。第二次,老人登上山巅,在稍纵即逝的手机信号里听见儿子告知“春节不带孙子回老家”,这种孤独的失落攀上了顶峰,是全篇超越佩奇真正登场时的高潮所在。相形之下,佩奇只是一个粉红色的符号,是一份在年节时备受合家欢迎的小幸运。我们应该看到它原本并不属于爷爷的晚年生活,甚至也无法成为每一个这样类似的城乡困境中会出现的让一切矛盾迎刃而解的钥匙。因而它的楔入就被特别赋予了某种戏剧性。

爷爷终于被接进城里,饭都顾不上吃,献宝一样取出自己亲手摘的红枣、亲自砸的核桃,最后是那份红布包裹的神秘大礼——那是一只爷爷用小零件焊接的粉红佩奇状鼓风机——堪称佩奇史上最朋克硬核的版本郑重登场,瞬间征服了儿子全家。画面的滤镜顿时温暖起来,这注定是一场潮流与乡土的文化撞击,更是一次童稚温情与浮躁都市的深入和解。而最后显然是乡村文化硬核突围,反哺和安慰了都市中日渐冷漠的世道人心。小猪佩奇的文化属性,就这样从之前的幼儿群体迅速扩展到成年人的公共社交语态,无意中契合了中国传统文化里无法不让人动容的根脉维系。

由这个传播案例可以看到,好的公共文化传播语态,不仅是将趣味性与实用性很好地融合,还能够在更深层次上呼应人们的情感,引起更大范围的深层思索。春节之后,更多像爷爷一样短暂被接进城里的老人又会孤独地返回乡村,那里才是他们所习惯的、真正的根脉维系之所在。像硬核佩奇这样的文化个例在经历春节这场短暂的突围后,那道城乡文化隔阂的藩篱会否再度渐渐合拢、增厚?

短片里为我们带来了一些充满暖意的解答,喇叭里反复回荡的“开通中国移动视频彩铃的现场辅导……”是片子一开头就埋下的伏笔,及至最后爷爷兴高采烈地给村里老哥们发来了他在城里看“小猪佩奇大电影”的彩铃和视频。在佩服中国移动植入广告之高妙的同时,我们也很欣喜地看到技术手段的革新和面向乡村的大规模推广运用,成为突破乡村文化困境的有效手段之一;但除此之外,乡村文化建设尚需要引起我们更深层次的关注。关于乡愁的追问,不该成为节庆时才蓦然回首的突击式解答。

相关事件

  • 《啥是佩奇》爆红
  • 《啥是佩奇》爆红
  • 《啥是佩奇》是张大鹏执导的贺岁片《小猪佩奇过大年》先导片,时长5分40秒。2019年1月17日播出后迅速形成病毒式传播。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