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基层卫生需要一个全面的改革

今年夏天河南出现蜱虫咬人致死的事件,河南商城县是“重灾区”。从目前情形来看,这种疾病的成因还在研究当中。一些初步的资料告诉我们,这样的疾病预防和控制并不是大问题,疫情控制不理想的主因是我国的基层卫生防疫体系,投入不足及透明度不够。

从报道来看,事发各地的医护人员有一定的失职问题。上到县一级医院,下到村级医生,都没有掌握相关疫情的详细内容及提出完善的应对措施。比如报道中提及的一位吴姓死者,其儿子就是当地乡镇卫生院的负责人,他将疫情当成普通感冒来治。之后吴姓死者被送至县医院,这一级医疗体系也没有提供良好的医疗处置。死者的儿子事后认为,当时若早点送到市级医院,情况可能完全不一样。

这种情况反映了我国公共卫生体系投入仍然不足。财政部的数据显示,2008年全国医疗卫生支出2757亿元,占预算支出的4.4%。这个数据比前十年来说有一定进步,不过,与国际标准相比,中国医疗卫生支出仍然落后。发达国家如德国、加拿大等,医疗支出一般占政府财政收入的15%以上,而像波兰和乌克兰这种与中国同为成长中的经济体的国家,其医疗支出也占政府财政收的10%以上。

即使这样有限的财政投入,大量的资金还流向了大城市、大医院。最需要资金的基层医疗服务机构却一直面临资金不足的问题。2005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曾经出台一个医疗改革研究报告。当时的说法是,我国八成的医疗资源集中在大城市;而在大城市中,三成的医疗资源又集中大医院。卫生部门的数据也表明,县级以下公共卫生机构只有三成左右能够维持正常运转,另外七成处于瓦解的边缘或者已经瘫痪。此外,全国人口三分之二的农民所用的医疗费用不到城里居民的三成。

因此,城乡差距、层级差距、身份差距在医疗领域表现都淋漓尽致。一个地位高的公务员每年花去的医疗费用可能相等于数百甚至数千农民的医疗费用。在河南蜱虫事例中,基层医疗保障体系的运转严重失灵,让民众无法接受。基层医生更多显示出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国邻国印度的国内生产总值与我国相距甚远,许多社会指标在近年来却迎头赶上。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印度保持了一个良好、没有人为中断的基本医疗服务,而我国却在接近二十年时间丧失了基本医疗服务的所有优势。现在,印度人在当地公立医院可以取得大量免费的基本药品。门诊病人通常只需要花几十美分就可步出医疗大门。而相比之下,普通感冒在我国的许多医疗机构都需要花去数百元。河南蜱虫事件中,一位病人一天的输氧费用就是两千余元。这在邻邦印度的公立医院是不可能发生的。同时,印度还有较完善的基层卫生预防体系。这些基层机构主要为怀孕妇女、产后妇女、营养不良者及一些慢性、轻症病人服务。所有服务的费用全部由政府出钱。尽管印度政府财力仍然严重不足,但是民众可以享受到相关的服务。

中国基层卫生体系的问题不仅仅存在投入上。信息传递和疫情公布也有不足之处。河南蜱虫事件当中,当地卫生部门拒绝给记者提供死亡人数,原因就是疫情发布需要进行适当控制。国际和国内经验都表明,透明却是治理疫情最好的药方。2003年春夏间我国爆发SARS疫情,殷鉴不远。一个明白无误的事实是:疫情的适时公布能有效地降低疫情的传播。透明的正面作用还在去年全球新型流感控制方面展露无遗。当时中国的卫生防疫部门及时通报疫情,新型流感发生的概率比许多周边国家和地区都低。

而在河南事件中,尽管蜱虫咬人致死成因有点复杂,当局却不乐意将他们掌握的信息(哪怕是有限的信息)与民众分享。类似的事情在中国基层不断重演,严重挎问着我国基层卫生服务的有效性。

许多国家的发展经验表明,人力资本的提升比基础设施投入对经济影响更大,也更持久,而民众的身体健康是提高人力资本中最基本的要素。无可否认,我国近五年来卫生投入增长迅猛,农民也逐步有了一些医疗保障,不过从长远来看,中国当前医疗卫生的投入仍然有诸多的结构性问题。这些问题在短期内影响着民众的身体健康,从长期来看则对经济增长构成负面效应。如前所述,中国卫生体系的问题还不完全在于投入不足,公开透明也做得远远不够。基层卫生需要一个全面的改革。(香港城市大学副研究员)

相关事件

  • 致命蜱虫
  • 致命蜱虫
  • 河南省卫生厅新闻办公室对外通报,河南省自2007年5月信阳市报告了首例疑似无形体病例以来,截至2010年9月8日 ,河南省共监测发现此类综合征病例557例,死亡18例,重点集中在信阳市商城县、浉河区 、光山县和平桥区。 据悉当地去年已现死亡病例,卫生部门称无法提供疑似病例的数目及疫情状况。一位乡政府领导称不公开蜱虫疫情是出于维稳的需要。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