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司法究竟“特”在何处?

讲到特色,中国人是不以为然的。特色被贴上了标签,很多人实际茫然了。中国特色的司法制度,究竟“特”在哪里?很多人不上心,思考不够,研究不透。我之观察,问题在于: 1是对中国司法传统的认知不足。对中国司法与传统的法律文化、社会经济、政治的综合关联性以及司法制度变迁背后的历史逻辑吃不透;2是对西方司法制度过分迷信和崇拜,情有独钟,对西方司法制度运行的现实背景及其演进过程中的历史背景思考不深,而迷糊了本国真实的法治真相;3更为重要的我们对中国司法当下的的历史背景和现实国情拿不准,摸不透,让我们发现不了特色到底在哪。

一个国家实行什么样的司法制度,归根结底是由这个国家的国情决定的。我们总不能以西方国家的司法理念、司法模式来评判我国的司法制度,更不能生搬硬套西方国家的司法制度,那就无法说特色。司法制度的优劣,总是取决于其对本国国情的适应性,取决于其能否符合或推动本国法治社会的发展。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其“特”就特在三各方面的因素综合。1它是在几千年传统司法制度演绎积累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它传承了我国优秀的历史文化传统、继承了中华法文化中的合理因素,不是空穴来风,无中生有,没有根基;2是借鉴了西方法文化优秀成果,但又完全不同于西方内源性的司法、并且是有别于日本等东亚国家的后发晚生性司法,不是遗世独立,一成不变;3 是对新民民主义革命时期、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以及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司法实践的创新与超越,是立足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将法治的普遍规律与中国的特定国情创造性地结合起来的产物,不是横空出世,丢东拿西。

可作这样的总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特”在这些方面:

(一)政治上的党性。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特”就特在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有力、绝对、统一的领导。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最大特点和优势,是确保各司法机关有效协调、高效运转、形成合力的前提、基础和关键。

(二)本质上的人民性。司法权来自人民,属于人民。我们实行的是议行合一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实行的是人民代表大会制下的“一府两院”,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根本宗旨,是司法工作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

(三)体制架构上的分配与制约。我国的司法制度反对“三权分立”。我们不搞独立于制衡,我们是按照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的原则和要求配置各项司法权力,人民法院行使审判权,人民检察院行使检察权,公安机关和国家安全机关行使侦查权,司法行政机关管理司法行政事务和狱政管理工作。在我国司法体制中,分工负责是互相配合和互相制约的前提,互相配合和互相制约是分工负责的保障。

(四)司法运行上的的民主集中制。审判委员会和检察委员会是民主集中制在我国社会主义司法制度中的主要表现形式,也是我国特有的司法组织形式和决策方式。在司法的运行上,我们建立了必要的监督指导制度和案件请示制度,在司法运行的效果评价上,注重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注重司法配合与制衡以及发挥集体智慧、慎重司法,这些都为西方司法所缺乏。

(五)司法方式上的能动性与服务性。我国的司法制度除了解决社会冲突这一基本的功能外,还具有维护社会正义,倡导先进文化、促进经济发展、创制公共政策等功能。我国的司法功能,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拥有就一般法律适用问题制定司法解释的权力,这在世界各国并不多见,此外注重发挥案例的指导功能,与英美法上判例法之司法功能亦有实质不同;尤其是我国司法始终注重将各项具体司法活动与法律宣传教育结合起来,这在西方基于纯粹的司法中立、被动、消极等所谓司法特性是完全很难做到或实现的。在我国司法方式之特色下,刑事审判注重“宽严相济”,民事审判注重“调判结合”,司法活动与社会综合治理紧密衔接等,这些都是中国司法的的显著特色所在。

(六)立足于我国国情和现实。就政治国情看,中国坚持共产党的一党领导,不推行多党制和议会政治,不搞立法、行政、司法的“三权分立”, 我国不存在反对党与在野党,不存在严重的权力对立和利益对抗,在国家政治形式和党派制度上,没有人为的政治对手和权力争斗,实行的是“一党领导、多党合作”的政治体制,倡导的是和谐而不是博弈。就经济国情看,中国既不推行纯而又纯的公有制,也不实行全面私有化,而实行以公有经济为主导的混合所有制。我国没有经过资本主义充分发展的历史阶段,人口众多,经济实力相对薄弱,基于我国生产力水平较低和经济欠发达的经济国情,不能寄希望于国家投入过多的司法成本,不能寄希望于程序设计的精密繁琐和诉辩对抗。从文化国情看,追求和谐的价值观,追求无讼的法制观,追求谦让的人际观,追求正道的义利观是我国国民的文化追求与品性,这种法文化决定和影响着中国司法制度的文化内涵和发展走向;从社会国情看,我国有13亿人口、960万平方公里,各地经济社会发展极不平衡,城乡差距、东西差距极大,新情况、新问题不断出现,深层次矛盾日益凸现,不少问题寄希望于通过司法手段来加以解决,然而司法又不是万能的;从法治国情看,影响司法制度建设的因素仍然存在。一是法治历史和传统缺乏。直到今天,以权压法、权比法大的观念和现象仍然普遍存在。二是司法权威和公信缺失。当事人和社会公众一方面依赖法律,期望法律能解决问题,但对司法的信任和信心却有所下降,司法权威和司法公信状况不断恶化。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司法制度,到底特色在那?被大家喊多了,似乎没有引起了人们更多的在意,“中国特色”好像成了官方意识形态与民族情绪表达的遮羞布,一些人甚至把讲不清的问题也统统放在了“特色”的大框框中,这是不好的。中国的法治之路得要靠自己走,特色不清,特色不明,难以走出一个大国司法的发展之道。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1_10541.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