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希腊救助协议推动欧元区机制改革

7月13日,希腊政府和欧元区首脑在欧元区特别峰会上通过了关于希腊债务危机第三轮救助的原则性协议。7月15日和22日,希腊议会又通过了欧元区要求希腊在开启新谈判前做到的改革方案,为接下来希欧双方开启实质性谈判铺平了道路。欧委会副主席莫斯科维奇表示,关于向希腊提供860亿欧元援助的谈判预计将在8月20日达成。

希腊“退欧”危机短期内暂时消退,然而在这次危机背后暴露出的问题,则给欧洲的政治家们提出了新课题,即如何进一步完善欧元区的治理机制,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关于希腊债务危机,很多分析认为其原因既有希腊在自身竞争力不足的情况下,以财政借贷支撑福利制度和高消费水平难以持续,最终导致危机爆发,也有欧元区制度本身的漏洞问题。

欧元区的制度缺陷

欧元从创立之初就是一个政治和经济考虑并行,且政治考虑更多的计划。由于历史上德国在两次大战给欧洲带来了严重威胁和破坏,欧洲的政治家们绞尽脑汁想把国力强大的德国在欧洲的权力限制住,因此在冷战结束,东西德统一后,欧洲各国都希望将当时德国最强大的武器——马克限制住,而德国也接受了放弃马克换取国家统一的条件,这也成为欧元诞生的初衷,而所谓区内各国贸易、支付的便利性和廉价性则并非欧元区各国最关心的内容。

但统一的欧元随之带来了新问题。由于欧元区各国资源禀赋、发展程度和竞争力水平各不相同,这些差异本应该在国际贸易中体现,进而体现为汇率高低、币值坚挺与否。然而同样的货币却拉平了各国的汇率差异,激发了此前被货币贬值所抑制的南欧国家购买北欧国家产品的热情,因此大大刺激了南欧国家的消费。而金融危机前欧洲低利率的宽松融资环境也进一步“唆使”南欧民众和政府借贷消费,用廉价资金撑起高福利和高消费水平,然而本国创造财富的能力却支撑不起这些高水平消费和福利,日子一久,债务比也就远超欧元区“财政契约”规定60%的“红线”,危机便随时可能爆发。

根据麦金农等经济学家对“最优货币区”的定义,欧元区在以下方面并未达到“最优货币区”的标准:成员国间经济结构相似并具有高度开放性、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和政治上相互融合、通货膨胀率的相似性。成员国经济结构上,北欧制造业能力和经济份额远超南欧,南欧竞争力不强,比如希腊主要产业只是旅游、船运、农产品加工等难成支柱的行业。宏观经济政策上看,欧元区的货币政策完全由欧洲央行掌控,但财政政策、产业发展政策、金融监管政策等方面,成员国又是各自为政,虽然欧盟有固定“财政契约”标准,而且有“欧洲学期”等机制,对成员国的财政预算审核、监督并为各国分别制定经济政策建议,然而这些机制并不能直接控制成员国的财政政策。在通货膨胀方面,由于南欧消费北欧的产品多,久而久之通货膨胀上升的比北欧要快,产品价格上涨进一步刺激北欧商品的出口。因此,欧元区在经济上制度性原罪、靠齐西欧福利消费标准对财政的需求及金融危机前欧元区低借贷成本导致“寅吃卯粮”,一同造就了希腊债务危机。

如何修复

从2010年欧债危机爆发直至今日,欧洲政治家们就一直思考如何修复欧元区的制度缺陷,并提出了两条道路。一是继续推进经济联盟,实现欧元区各经济体的均质化。简单说就是拉平南欧和北欧的竞争力差距。然而让希腊的生产力水平赶上德国难于登天。另外一种道路是联邦化,即在欧盟层面上制定欧元区的财政政策,成立财政联盟,进而实现欧元区内的财政转移支付。这种方式也遭到了很多成员国层面的反对。一方面,财政联邦化意味着欧盟越来越朝着超国家机构的方向发展,将进一步剥离主权国家的主权,而欧洲自《威斯特伐利亚条约》起主权国家的概念就刻在了欧洲人的骨子里,欧洲大陆民族、文化的差异也使得各国难以接受国家概念和权力淡化,欧洲概念强化的做法。另一方面,财政联盟将要求德国等北欧国家直接给南欧国家施以财政援助,在金融领域甚至要发行“欧洲债券”取代各国国债,成为欧元区共同的融资工具。这样在财政和金融领域,南欧国家不免占了北欧国家财政实力雄厚,融资信用高、成本低的便宜。使得北欧国家民意上更加愿意接受“德国纳税人的钱救希腊懒汉”的观点,对于这样的一体化举措将会难以得到支持,若要推行很可能落得和2004年《欧盟宪法条约》在荷兰、法国等国公投失败,最终胎死腹中的下场。

然而,此次希腊债务危机的“尖峰时刻”似乎提醒了欧洲的政治家们:不实现政治联盟的欧元区,债务危机的解决永远是治标不治本,难保希腊的今天就是意大利、西班牙或葡萄牙的明天。因此德、法、欧盟的政治家们已经行动起来,为深化欧元区的治理而造势:6月4日,德国经济部长加布里尔和法国经济部长马克龙共同在英国《卫报》上发表联名社论,认为现在应当统一欧元区的竞争政策和财政政策,建立一系列的欧元区财政部、议会欧元区小组等政治实体,共同建设欧元区经济治理模式。6月22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欧洲议会议长舒尔茨、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和欧元集团主席戴塞尔布卢姆又联名发表“五主席报告”,勾勒出深化欧元区经济治理的要点和路线图。7月20日,法国总统奥朗德又呼吁深化欧元区建设,包括法国、德国、意大利、比利时、卢森堡和荷兰组成“先锋国家”集团,建设欧元区的政府、预算和议会,法国也将在近期公布具体方案。从欧盟到法德两大国都已经有意去推动欧元区的深化治理,说明了现实紧迫性和自上而下的政治推动力已经十足。

从历史看,欧洲一体化的每一次进步都是艰难的,凝结了欧洲政治家的智慧和努力,也是相互妥协的结果。而欧元区的深化治理更是需要各国尤其是北欧国家做出更大牺牲。然而,欧元区毕竟是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工程,欧盟也会尽全力守护欧元区,不让它倒退甚至解体。因此无论如何艰难,理想的延续和现实的需要都要求欧元的制度建设再进一步。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