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还能为“占领地球”的广场舞做点什么?

邓海建 中国网时事评论员

广场舞的江湖,从不缺段子和传说。

近日,江苏广场舞大妈的身影,出现在国家5A级景区虎丘山风景名胜区。在景区的一广场上,每天都会上演广场舞以及大合唱表演,引发不少游客不满,在景区管理方数次劝阻无效后,景区拿出杀手锏:高音喇叭,播放“文明公约”。而在不久前,河南洛阳某公园篮球场,打篮球的年轻人和跳广场舞的大叔大妈因场地问题发生矛盾,之后升级为“全武行”的肢体冲突。

有中国大妈的地方,就有中国大妈的广场舞。国内不够,还可以冲出亚洲。一名辽宁的微博认证用户称:“我听说莫斯科红场和美国的中央公园(实际是纽约的日落公园)已经被占领了。这两个强大的国家已经沦陷了。下一个目标是哪里?火星?ET,小心点!”大妈们为健康而舞蹈,作为新式社交与锻炼手段的广场舞,确实正当而正义。不过,因为场地和秩序问题,随时随地来几段的广场舞亦“跳并烦恼着”。

这些年,制度设计成了广场舞的“撑腰体”。早在2015年3月,国家体育总局就在全国推出由专家创编、适合不同人群、编排科学合理、群众简单易学的12套广场健身操舞优秀作品,并对其进行推广和培训。日前,国办专门印发《关于制定和实施老年人照顾服务项目的意见》,明确指出支持老年人开展文体娱乐、精神慰藉、互帮互助等活动,对落实老年人照顾服务政策不力的单位和个人还要严肃追责。正因如此,封印已解的广场舞,越发理直气壮。比如在广东惠州高考的头一天,6月6日晚上,好多老人放弃了跳广场舞。可另有一些老人坚决要跳,理由是“晚上又不考试”。

这些年,围绕广场舞的真问题和假问题纠葛在一起,令人头大,叫人懵懂。其实有两点本该是一清二楚的:第一,保障大妈们合法的健身权,这是公共治理现代化的题中之意。有数据称,2020年我国65岁以上老龄人口将达1.67亿,约占世界老龄人口6.98亿人的24%。在超级老龄社会,不解决好他们的“老有所乐”问题,公权部门难咎其责。遗憾的是,根据2014年12月公布的第六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结果:我国大陆人均体育场地面积仅为1.46平方米,不足美国现有相应数值的1/10、日本的1/12。僧多粥少、人多地少,这个矛盾已经难以回避。

第二,广场舞是自由,但任何自由总是有边界的。就像对河南的篮球场之争,“ 央视新闻周刊-岩松说”说在明处——篮球场就是篮球场,而且是在公园里头,有什么好争的,打篮球只能在篮球场里打,跳广场舞可不一定非要到篮球场里去跳,这道理很明显。你有你跳舞的权利,我有我安静的权利。尤其是在处理法律上的相邻权时,随时随地来一曲的广场舞大妈恐怕就不够那么硬气。比如在高速公路上聚众跳舞,且不谈安全不安全,这合法吗?又比如在莫斯科红场等国外公共场所跳舞,且不说文明不文明,尊重人家的公序良俗了吗?大妈们年纪虽然大了,但在规则和秩序面前,恐怕一样没有特殊的豁免权。

很可惜,我们经常在这两件事上捣糨糊。因为没有专业场地,管理者自觉理亏,只能睁只眼闭只眼,连底线的安全和纪律也不要了。大妈们也深谙这个道理,越跳越嚣张,最后就是官方不管、民间自治——当谩骂、扬沙和泼粪都失败之后,温州市民曾通过一个价值26万元的高音炮系统,反复大音量播出警告信息PK广场舞的小喇叭。

解决这个问题,还是法治靠谱。一则,须以立法的形式确立公共健身的软硬件公共服务标准和规范,盘活既有公共资源,满足老年人健身的合法诉求;二则,严管广场舞扰民等越界行为,对于“挟舞蹈号令居民”的丛林行径毫不迁就。起码眼下来说,机动车道及高速路等红线地带,不能放任广场舞肆意“占领”。

广场舞不是洪水猛兽,规则之内、法治之下,曼妙舞姿才能与和谐城市相得益彰。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1_166741.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