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莫让快递哥在缺乏保障的烈日下“裸奔”

7月25日,湖南长沙,快递员谢塘胜边打点滴边送快递。他说自己前两天就中暑了,扛到今天才去医院,但因为怕耽误送件被投诉、罚款,他把吊瓶从医院里拿出来,扎着针送了一个多小时的快递。打完后,他自己拔了针头,因为电瓶车没那么多电回医院。

暑期外卖订单大增,快递员送外卖送到中暑甚至生命垂危的新闻,每年、多地都有发生。明知中暑会引发严重恶果,可为什么仍有众多怀揣几十份订单的快递员,整天在40度左右的高温下玩命“裸奔”,导致有的人中暑而生命垂危呢?缺乏劳动保障显然是主要原因。

作为一个正在勃兴的新行当,许多人听到更多的或许是快递员月收入上万的“传说”,莫说权威数据早已证明这种传说的不靠谱,多数快递小哥多数月份根本拿不到这个数目,就算某个人在某个月确实“月入上万”,这些辛苦钱也很难让人“眼红”得起来:一天跑光4个电瓶、爬100层楼,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机会,所有的单子都得一单单跑出来,只有花下的工夫比人家多,地址也跑熟了,单量才会上来,这是多数快递小哥的工作常态。很多人没有业余生活,甚至没有时间和精力玩手机。

然而,在高温天派单虽然辛苦,却是许多快递小哥一年四季中最喜欢的季节:夏天外卖单量大,也赚得多。也只有这个季节,一些人的月收入才有可能达到传说中的1万多元。他们多是家中的顶梁柱,有足够的耐力承受这份辛劳,否则,也不会日复一日地扛下去。而相对于辛苦,他们更怕投诉:一个投诉,几单白送;一个丢件,几天白跑。面对送单准时率和顾客满意度苛刻考评,几乎每个快递员都背负着沉重的压力,在高温天也不得不像陀螺一样连轴转。

而另一方面,正如今年2月份京东刘强东所称,90%的快递从业人员没有或少有五险一金,快递行业所谓的表面“繁荣”,不过是建立在克扣基层从业人员福利的“沙丘”之上。同样从事高温作业,建筑、电力、环卫等行业,不是有多年累积的经验和制度可以借鉴、相对完善的劳动保障可以依靠,就是相关从业人员或多或少可以避开正午最毒辣的太阳,选择早晚相对清凉的时段劳作。

但对快递小哥来说,这些还都是浮云。

因此,相对于高温酷暑下的辛苦,他们更期盼得到能体现职业尊严的薪酬、福利保障和考评制度。他们的待遇亟待改善,他们的境况亟待改观。7月24日晚间,国务院法制办就《快递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明确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依法保护从业人员的合法权益、国家鼓励保险公司开发快件损失赔偿责任险种,这些都是与快递小哥利益攸关的条款,说明快递小哥的劳动保障与职业尊严,在国家层面引起了重视,他们在缺乏保障与尊严的“烈日”下玩命“裸奔”的日子,应该改变有望了。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