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有北京雨燕伴飞是国人之福

在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人们的视野和记忆所及都是关于生存的不易和生活的紧张沉重,人之外的自然和生态鲜有进入“法眼”。不过,现在北京雨燕开始被人们关注了,就是那个2008年北京奥运会吉祥物之一的福娃“妮妮”的原型。北京雨燕是世界上唯一以“北京”命名的鸟类,现在它正面临着濒临消失或灭绝。

说起来,北京雨燕的存在其实能证明,人类不只是生态和自然的最大破坏者,也是最大和最好的建设者和保护者。雨燕在动物分类学上是鸟纲雨燕目中的一个科,有19属92种。自然中的雨燕适合在悬崖峭壁、石洞上筑窝、栖息和攀爬,因为雨燕属于攀禽,它的四个趾都朝前长着,无法抓取树枝栖息或是在地面站立行走,只能依附于山体裸岩的缝隙和洞穴边缘。

1870年,英国著名博物学家罗伯特·斯温侯在北京采集到一只雨燕标本,将其命名为Apus apus pekinensis(拉丁学名),意为普通雨燕北京亚种,北京雨燕由此得名。如果说北京雨燕是从普通雨燕演化而来的一个亚种,那么北京雨燕的演化和生存就是依赖于北京这个帝王之都多年的建设和兴盛。

历史上先后有八个朝代在北京建都。明成祖迁都后,北京的皇家建筑更为庞大、多元和辉煌,先后建成了紫禁城、十王府、钟鼓楼、天坛等皇家建筑和数十座城楼、箭楼。得益于中国传统建筑的特点,这些高大建筑大都采用木制建筑,由拱形和方形的木块交错而成,之间无需任何加固的东西就能牢牢地组装。而且建筑中的梁、檩、椽交错形成了一个挨一个的人造洞穴,不仅比野外的裸岩和洞穴更加安全、舒适,而且有利于雨燕的繁衍生息,使得“燕口”大量增长。于是,适应和栖居于北京庞大古建筑群的普通雨燕慢慢演变成了北京雨燕,这是人类为自身的生存而附带创造的一种新物种。

但是,好景不长。截至今年7月,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和北京市宣武青少年科技馆联手启动的北京雨燕科学调查活动显示,北京地区7月初雨燕数量约4000只。陪伴京城千百年的雨燕在最近几十年内已数量锐减,濒临消失。

北京雨燕濒临消失的原因在于人类生活方式的变化。如今,北京固然大大发展了,变成了现代化都市,但传统建筑减少了,而且城楼、庙宇、古塔等建筑已所剩无几,北京雨燕很难找到能筑巢栖息的港湾。

此外,为保护文物,防止鸟类的粪便腐蚀漆面和木材,许多尚未遭遇拆除的古建筑都在斗拱的空隙前安装了防雀网,让北京雨燕无法进入古建筑筑巢。园林绿化的单一性(单一草种的草坪)和喷洒杀虫剂使得北京雨燕的主要食物——多种昆虫锐减,也让无家可归的北京雨燕雪上加霜。不夜城的帝都近年来增加和修建了大量的景观照明和色彩斑斓的强光源,也扰乱了雨燕的夜间视觉能力,诱使其飞出巢穴无法回巢。

让北京雨燕逐渐消失的这些人为因素同样威胁到家燕。家燕赖以平房内部或者外部房檐来筑巢,由于没有附着点,家燕很难在今天的楼房筑巢。随着北京的大兴土木,现代楼房公寓越建越多,传统的平房大量拆除,家燕已经找不到筑巢生息的地方了。而且,这一现象不只是在北京,在全国一二三线城市都如此。

当人类的演化能创造一种或多种生物并对生物多样性做出贡献时,理当让这样的生物多样性保持下去,而且北京雨燕不只是产生了北京中轴线上活着的文化和人文景观,更重要的是,伴随人类演化而来的北京雨燕已经成为与人共生共荣的生物圈。

北京雨燕的口裂宽大,一只雨燕每天能捕食近万只昆虫,这对于人类既是一种贡献,也对维护生态平衡有重要意义。因此,需要创造条件让北京雨燕随着人类的发展而发展,随着人类的繁荣而繁荣,就像用人工鸟巢招引家燕筑巢一样来帮助北京雨燕,而且帮助家燕的行动在北京什刹海试点已取得成效。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