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美一旦开战,惨烈程度将超乎想象

1月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国防部长帕内塔和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在五角大楼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由国防部长帕内塔公布了题为《可持续的美国全球领导:21世纪国防战略重点》的美国新军事战略报告。据此间媒体报道,报告主要内容是,美国将削减军费,裁减军队人员,对过去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军事战略进行调整,集中力量打赢一场战争,同时在另一场可能发生的冲突中干扰破坏敌人的行动。美国的军事战略从2到1+,给自己的战略雄心降了一个等级。但令人关注的是,在美国军事战略调整中,美军战略重点东移,重返亚太这个重点地区。

出台“1+”新战略

放弃同时打赢两场战争

美国新军事战略报告建议放弃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战略,要求美军打赢一场大规模常规战,同时在另一场可能突发的冲突中发挥“干扰破坏”潜在敌人的作用。报告还指出,美军将更多地关注于网络战争和打击恐怖主义。这被称为美国新的“1+”战略。该报告建议美军减少在欧洲的军事存在,从欧洲三个旅的驻军中抽出一个陆军作战旅。同时裁减不必要的军事人员,特别是陆军和行政人员,加强海空军力量,实现将来的“海空一体战”。

奥巴马亲自出席国防部新闻发布会这一事实本身表明,奥巴马对这一新军事战略极为重视,也显示他很深地介入了这一军事战略评估进程。据报道,自去年9月以来,他已经为此召开了6次专门会议,为调整美国军事战略,为规划“下一个10年军事战略重点”,提供了全面的指导,煞费了一番苦心。

冷战期间,面对咄咄逼人的苏联,美军的战略是打赢两场半战争。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与苏联为首的华约(华沙条约组织)处处针锋相对,互不相让。特别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苏联入侵阿富汗,美国已经从越战的阴影中恢复过来,准备打赢两场半战争。随着苏联的解体和东欧剧变,美国一时失去战略对手。为与美国不可一世的独霸全球战略相呼应,1990年时任美军参联会主席的鲍威尔等人提出同时打赢“两场战争” 的军事战略,也就是说美国能够同时应对两场战争并取得胜利。当时美国主要设定的两个“战争地区”是中东和东亚。但好景不长,很快这一战略就暴露出底气不足的败象。

2001年,时任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就在国会说,这一战略并不可行。嗣后,发生了“9·11”恐怖主义袭击事件,美国先后发动了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但这两场战争严格讲并不符合美国在打赢两场战争理念中关于“抗击国家侵略”的界定。久拖不决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渐成美国沉重负担。虽然美军去年年底撤出了伊拉克,但那里的烂摊子何时清理出来尚需时日。至于阿富汗,撤军日程可定,但要理顺也是遥遥无期。应该看到,美国在这两国的战争中并没有全力以赴。

对这两场战争,与其称作打赢,倒不如称之为“失败的战争”更为客观。因为战争的预期目的如根除恐怖主义、建立“民主、自由、人权”的国家都远远没有达到。然而两场战争造成的美国联军和当地人员的伤亡和资源的损毁却是巨大的,对美国的国际形象和国际社会影响的损害也是无法量化展示的。据不完全统计,美国联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阵亡的军人至今约达6000多人,伤3万多人,伊拉克人的死亡人数可高达百万,战争的后遗症非常大。

美军新战略的调整

即势在必行 又实出无奈

目前,美国的经济受到2008年爆发点金融危机的影响依然严重,仍处于的困境。这一困境与其动辄滥用武力也存在一定关系。美国的军费开支是世界军费排行榜上最多的,超过其后10个国家军费开支的总和。据悉,奥巴马政府这一财政年度军费开支为6620亿美元,比国会批准的今年国防经费减少430亿美元。奥巴马政府将向国会提交2013年度国防预算,计划在今后10年累计削减军费超过4500亿美元。这对美国年年增幅颇大的军费无疑是一空前巨大的挑战。

美国军费负担不仅仅在于武器装备的大量开支,还包括如何维持不断增长的军事医疗保险、支付老兵退休金等多项开支,其中仅工资就占三分之一。美国裁军协会研究项目主任科利纳建议,在未来10年,美国可在核武器项目上削减经费450亿美元,但不会因此影响军事实力。将核潜艇从12艘减到8艘,可在未来10年节省270亿美元,如果推迟建造新的可搭载轰炸机的核动力航母,可再节省180亿美元。

2012年为美国大选年,经济状况如何,直接关乎奥巴马政府的政治命运。据民调显示,选民对奥巴马政府的经济政策多有不满,对奥巴马的满意度和支持率也持续下降。“占领华尔街”即具体体现了部分选民的愤慨,这种现象在美国是空前罕见的。为了竞选连任第二期,奥巴马总统不得不下决心尽快脱离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场战争的泥潭,同时,也不得不削减沉重负担的军费开支,将有数的资源用于最需要的地方去,加强海空军力量,放弃打赢两场战争战略,准备打赢“1+”战争。因此,对美国全球军事战略做出新的调整势在必行,也实出无奈。

美国调整军事战略的另一原因是全球霸权的需要。既然美国已经不具备同时参与两场重大战争的实力,又要称霸全球,必须选定美国能够充分发挥其军事优势又能达到称霸全球目标的地区,那就是亚太地区。五角大楼认为,由于“9·11”事件后美国十年来着重反恐,深陷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场战争,因而错失了在亚太地区增强军力的机会。这一地区与美隔洋为邻,该地区的各国社会发展阶段、宗教信仰、意识形态差异较大,但经济发展生机勃勃,人口众多,约占世界人口的一半。美国在进行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虽然也没有忘记称霸全球的目标,偶尔在反恐的前提下也投棋布子,但毕竟没有全力以赴地经营,致使新兴国家、特别是中国这一另类坐大,没有受到必要的干扰和遏制,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军事力量也有了长足的长进,对美国的全球霸权构成了挑战。还有俄罗斯的独立特性,朝鲜的核武器问题,中东伊朗的核计划,都是拟就新战略重点考虑的大问题。至于拉美、非洲,不必多虑。削减欧洲驻军可迫使欧盟各国增加军费,减少美国负担。因此,重返亚太,就成了美国实现称霸全球目标的必然选择。

美国防长帕内塔去年在亚太地区进行访问时,就已明确表示亚太地区将是美国安全的战略中心。在逐渐结束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后,美国需要与亚太地区盟国和伙伴建立更为广泛而深入的安全网。

中美一旦开战

惨烈程度将超乎想象

关于美国是否决心与中国为敌打一场战争的问题,需要认真对待。

纵观美国的新军事战略,笔者认为:

一、美国作为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本质是不会改变的,特别是经过冷战处于唯一的超级大国地位,必然要按其内在规律竭力维护其全球霸主地位。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无可置疑。我们作为世界和平的稳定力量对此应有清醒的认识。敢战方能言和。我们要在致力与和平与发展之余,应不失时机地加强国防能力的建设。中美开战的惨烈将是超乎想象的,除非战争狂人才会不顾中美两国人民的福祉乃至世界人民的安全将中美关系推向战争,他也将是全人类的公敌,不得善终。

二、解决国际问题的唯一正确出路在于通过和平谈判达到共识,一时解决不了的争议可以搁置,不应动辄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特别是涉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强权霸道即使一时得逞,也会后患无穷。

三、中美关系应建立在和平相处、平等互利、相互协调、共荣共赢的基础上,在解决双方纠结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问题中,应考虑对方利益,不触及对方核心利益的底线。

四、美国新军事战略的出台,除书面意义外,是否还潜藏着另一动向,那就是把形势炒热。这样就可以在政治上名正言顺地拉紧同盟,增加内聚力,扩大影响;顺理成章地推销军火,捞取超额利润;转移视线,转嫁危机;增加选民就业,博取军工大亨解囊。

试想,冷战结束后,各国都在分享冷战胜利的红利,纷纷削减军费。要求他们购买武器都遭婉拒。现在在各个热点把形势超热,弄得人人自危,那些国家一反常态,纷纷跑上门来求购高、精、尖武器,甚至不问价格了。这也算是“巧实力”(Smart Power)的招数吧。(翟德泉: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副秘书长)

相关事件

  • 美国亚太战略
  • 美国亚太战略
  • 美国总统奥巴马5日宣布推出一项新军事战略,强调美国虽然面临预算压力,但将努力确保其“军事超强”地位,同时将美国军事重心转向亚太地区。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