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别让托养中心成“死亡中心”

2016年10月19日,15岁的自闭症少年雷文锋走失后,被辗转送到广东韶关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2016年12月3日,雷文锋死亡。新丰县人民医院确定死因为伤寒。今年2月24日,新丰县民政局要求这家托养中心整改。在广东省社会组织公共服务信息平台上显示,该托养中心目前已“撤销”。据当地殡仪馆的记录,今年1月1日到2月18日,49天内由练溪托养中心送来的死者是20人。如今该托养中心人去楼空。(3月20日《新京报》)

49天内死20人,6年内死亡近百人,练溪托养中心死人数这么多,频率这么快,令人吃惊,同时,不能不怀疑这个托养就是一个“死亡中心”。那么,练溪托养中心到底存在什么问题,死亡率为何如此之高?当下有关这方面的权威信息基本缺失,只能从新闻报中获得一些碎片化的信息,猜测流浪人员在这里过得不好,流浪人员死亡率高有无从知悉的必然因素。

托养中心的从条件来说,难以信得过。比如托养中心由看守所改建,内部多处保留着原来的摆设,许多宿舍为水泥通铺而非床铺,达不到“提供单人单床”的条件;床上用品没有根据季节变化来配备;厕所没有冲水系统,房间里臭气扑鼻。另外,从流浪人员的身体状态来说,不得不怀疑他们生活,比如屋子内一些人瘦成了皮包骨头,形容枯槁,被接回的流浪人员,有的脚底浮肿。

当然,也有人会说,流浪人员风餐露宿,吃得不好,身体弱,健康欠佳,容易生病,不足为怪。事实上,流浪人员送去的时候,身体基本健康。但是,相关工作人员统计发现,有数十人死于肺炎。据称,这与“中心卫生条件不够好有很大关系。”没有及时采取隔离措施,且生病后没有得到及时治疗。

一个疑点多多的托养中心,已经难以获得公众信任。同时,作为一家民办服务机构,该托养中心自成立伊始,就一直有相关官员的关系人参与经营。比如,民政局一主要领导安排其侄子负责财务工作;李志成退出后,上述民政局领导又安排李伟理与刘秀玉接任,其中新丰县司法局政工科科长,刘秀玉主管财务。随后,刘秀玉担任中心主任,李品鑫为财务部负责人,而他又是刘秀玉的儿子。

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注定该托养中心不简单。正因为如此,尽管有人多次反映该中心“病死率高”,存在未按期参加年检、内部管理混乱等问题,直到出事之前,该中心一直毫发无损,显然,这与权力魅影撑腰不无关系。某种程度可以说权力成了“死亡中心”的“保护伞”,要防止类似的现象发生,必须撇清权力关系,让服务的归服务,监管的归监管。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