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拿师德说事可悲”才真的可悲

在北京大学、南京大学、上海师范大学相继对沈阳涉嫌性侵并致女生自杀事件作出“声明”后,4月7日下午,沈阳短信回复每日人物,“我想发出一个弱弱地呼喊:三个大学都拿“师德”说事,请问这种定性靠什么:哪个正式决定上有这个结论?哪个事实支持这个结论?难道仅仅靠舆论左右?仅仅凭某个人采访中的问答?这太可悲了吧!”(4月7日 《每日人物》)

因涉嫌性侵而纷纷被三所学校解聘的学者沈阳,最近陷入舆论漩涡。在面对媒体采访时,其“学校都拿师德说事太可悲”的言论一出,无不再次引起舆论争论。是“师德定英雄”太过苛刻,还是学者沈阳以“师德”以偏概全有意忽略其背后的“性侵”事实,这是一个必须要澄清的问题。师德存在问题,往往并不仅仅表现在师德上,而是表现为学术造假、违法违纪或其他违反公序良俗等情况。以师德约束老师,是提升教师为人师表的根本。师德非小事,即便“以师德论英雄”,也不为过。

学者沈阳涉嫌性侵学生在先,因此,他在1998年被北京大学文学院解除合同聘任关系。在南京大学文学院,或者再后来的上海大学,由于后两所学校,都未曾了解过沈阳这一“不光彩的历史”而聘任了他。当最新采访揭露了沈阳涉嫌性侵一事时,聘任沈阳的后两所学校,都相继与其解除合同关系,也是学校正当合法的选择。只是学者沈阳不乐意看到自己被解除关系而打悲情牌罢了。

涉嫌性侵,并非仅仅是师德不端而已,而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况且,如果涉嫌性侵一事属实,其致当年学生高岩自杀,更是符合相关法律条款规定。

近年来,一些学校老师存在着学术造假、侵吞挪用科研款项、性侵学生、发表不当言论等违反师德师风的案件,直接侵害了需学者、学术原创、学校秩序等需要被保护的法律权益,越来越引起公众的关注。以师德为先,加快教师队伍建设,是筑牢底线和教师队伍基础所必须。

如果学者沈阳认为“拿师德说事太可悲”的话,其不妨把北京公安局西城分局对其行为事实认定公之于众,这样既可为自己遭受的“不公平”待遇鸣不平,给自己洗刷耻辱,其将运用法律武器也将有据可依了。

即便抛开师德这一宏大的概念,可想而知,如果一所高校内有教师存在性侵事实,会给其他教师、在校学生怎样的安全感受?显然,这是学生所关心的问题。一所学校,当然不会任由存在危害学生安全、学校秩序、有违学校精神追求的教师继续任教。

不管是教师,还是干部,或者其他从业者,都注重以德为先。抛开或无视个人道德,即便某个人具有高超的职业知识和技能,但卑劣的道德会进一步引发卑劣的行为,很可能进一步侵害其周围的人,损害公共利益,或者存在其他违法行为,因此,师德是与教师的行为,与学校的秩序,与学生的安全息息相关的。学者沈阳似乎抛开了这些外在利益,而仅仅以师德不端为自己开脱,显然是有意转移话题。

不管在哪里,师德正成为各类学校加强教师队伍管理的重要依据。学者沈阳以“各学校都拿师德说事太可悲”,真的需要先扪心自问。只有正视师德问题,才能与社会所关切的内容,与学校和学生所忧心的内容相交织,学者沈阳才能找到自己的原罪,从而反思和改变自己,获得法律和公众的谅解。

相关事件

  • 前北大教授被指性侵女生
  • 前北大教授被指性侵女生
  • 4月5日,北京大学校友李悠悠在网上发文,要求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原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沈阳对其在北京大学中文系任教期间导致1998年某女生自杀事件负责,引起网络议论纷纭。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