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以色列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关系出现新动向

郑东超 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最近一段时间,以色列海湾阿拉伯国家之间频繁互动。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突访阿曼,成为22年来第一位访问阿曼的以色列总理。阿联酋正式邀请以色列柔道队赴阿参赛,以色列队员获得金牌后演奏了以色列国歌。以色列体操代表团赴卡塔尔参赛。此外,早前沙特低调地允许以色列飞机飞经本国领空。以色列与海湾阿拉伯国家之间加大接触力度,向外界释放出双方关系回暖的信号。

实际上,以色列和海湾阿拉伯国家之间不是表面的水火不容,双方并未完全相互绝缘。去年,以色列能源部长尤瓦尔•施泰尼茨公开表示,以色列与沙特之间存在秘密联系。最近以色列和海湾阿拉伯国家动向呈现两个特点,一是互动高调,虽然访问前以色列和阿曼并未对外透露内塔尼亚胡访问阿曼的消息,但访问结束后对外公布,媒体对此有大量报道。二是在短时间内接触力度明显加大,并都是官方而非民间行为。从历史上看,阿以之间曾多次兵戎相见,多数阿拉伯国家至今未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不承认以色列国家的存在。笔者以为,现在双方向外界释放积极信号,与近年来中东格局演变、美国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新政策以及巴以问题被边缘化有莫大关系。

自2010年阿拉伯之春以来,中东格局变动朝着有利于伊朗的方向发展,以色列和海湾阿拉伯国家同时切身感受到来自伊朗的威胁。阿拉伯之春后,伊朗利用域内国家的局势混乱,借势扩大了地区影响力。特别是2015年7月伊核协议签署,美国解除对伊朗涉核问题的经济制裁,伊朗在国际和地区上的外交压力骤减,地区行为更加活跃。在沙特为首的海湾阿拉伯国家看来,伊朗的地区行为“咄咄逼人”,挤压了沙特主导地区的权力空间,伊朗和沙特间的地缘政治竞争愈演愈烈,沙特明确将伊朗视为主要博弈对手。对于伊朗不断扩大地区影响力,以色列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同样将伊朗视为主要威胁,尤其是构成生存威胁,反对任何有利于增强伊朗实力的行为。可见,在评估威胁程度上,以色列和以沙特为首的海湾阿拉伯国家都将伊朗带来的威胁设在靠前位置。海湾阿拉伯国家有“拉以遏伊(朗)”之心,以色列有联合海湾阿拉伯国家对抗伊朗之意,拥有了共同威胁,双方国家关系缓和也就有了基本前提。

特朗普政府在中东地区采取“抓大放小”策略,鼓励中东盟国承担更多地区责任。自奥巴马政府始,美国在中东地区实行战略收缩,特朗普政府对此予以延续。战略收缩不是美国要退出中东,放任不管,更不是将二战以来在中东地区的主导权拱手让人,而是要降低投入、减少成本,不再四处出击,抓住对美国具有战略意义的关键点,避免轻易军事干预,更多发挥盟国的自主性,为美国分担更多责任。鉴此,美国在中东两大同盟支柱以色列和海湾阿拉伯国家之间穿针引线,进一步整合和完善在中东地区的同盟资源和体系,将以色列和海湾阿拉伯国家两大反伊朗力量进行对接,企图形成对伊朗的联合夹击。

与海湾阿拉伯国家缓和关系,符合以色列利益。可以从三个角度看这个问题,一是以色列需要阿拉伯国家的承认,这是以色列与海湾阿拉伯国家之间关系能够缓和的重要原因。以色列是中东地区综合实力最强的国家,在上世纪的中东战争中连战连捷。直到现在,为保证本国的绝对安全,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保持高压态势。但一个不容抹杀的事实是,在多数阿拉伯国家眼中,以色列是不合法的存在,得不到它们的承认,这不是以色列希望的周边环境。二是以色列不认为海湾阿拉伯国家是铁板一块,在缓和关系上有操作空间。有以色列智库认为,以色列在中东地区的外交突破口就是海湾阿拉伯国家,这些国家与以色列有共同的盟国美国,具有尚未开发的合作潜力。三是以色列热络与海湾阿拉伯国家的关系,希望后者支持或者不反对美国提出关于的巴以问题的“世纪交易”,降低达成“世纪交易”的难度。

巴以问题逐渐边缘化,不再是阻碍以色列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关系破冰的硬障碍。历史上看,巴以问题是横亘在以色列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关系向前的“大山”。阿拉伯国家认为,以色列侵占了阿拉伯领土,领土问题不能得到合理解决,阿以关系难以实现突破。但目前看,情况发生了变化。自2001年“9•11”事件以来,巴以问题陷入被边缘化的境地,海湾阿拉伯国家对此也难以大作为,无力将巴以问题拉入中东地区舞台中心。今年5月,美国正式将驻以色列使馆迁入耶路撒冷,这可以说挑战了阿拉伯国家的“底线”。除巴勒斯坦发出强烈抗议外,阿拉伯国家仅集体口头抗议,并无更进一步的后续动作。这一方面体现出阿拉伯国家在维护民族利益上的无力,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对巴以问题的消极态度,巴以问题在海湾阿拉伯国家外交事务中的地位下降。

上述的原因促成了以色列和海湾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系有所升温,如何看待这种现象?是昙花一现,还是寻求外交突破的起点?是权宜之计还是战略使然?笔者以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谨慎看待双方关系趋缓的“花苗”。短期看,在特朗普政府的协调下,并出于对抗伊朗的共同诉求,双方关系继续升温的可能性仍旧存在。但幅度不会太大,恢复正常关系更是言之过早。双方关系趋缓更多是受外部因素而不是内生性因素驱动,在历史纠葛、民族矛盾、宗教分歧等问题上并非一时可以解决。并且,现在双方都是在低敏感领域的初步接触,在深入触及上述敏感问题上,外交关系正常化的道路仍旧漫长。(责任编辑:王鑫)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2_195142.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