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根治“技术黄牛”,监管还需学庖丁

中国的春运是一场大迁徙,这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宏伟工程,无论难度有多大,最终都会完美收官。

凡事没有绝对之说,一定程度上,完美中也夹杂着一丝的遗憾,本该正常使用的动词——买票,如今演变成抢票,一个抢字道出了春运的诸多辛酸,提到春运就无法绕开国家的经济动脉铁路,历年春运的主角,也是抢票的主战场,车票为何靠抢,除了资源有限,客流叠加外,原本属于大众资源的车票被一些第三方平台利用技术优势抢先占为己有,然后在加价出售,通俗意义上的黄牛如今披上合法外衣,成为“技术黄牛”,这才是动词买票演绎成抢票的根源所在。既然都是黄牛,就该治理,至于如何根治“技术黄牛”,监管还需学庖丁

日前,反向春运成为当下热搜词,对于这个提议是否能被游子接受,笔者不去妄加猜测,但是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良好传统则是“回家”,无论是政界的精英,还是商界的翘楚,也不管是白领还是外出务工者,春运回家是共识,这个理念根深蒂固,尽管异地团聚和回家相聚结果一样,但是意义却大相径庭,有家干嘛不回,外面世界再精彩终究不属于个人,只有家才是随意倾诉,享受天伦之乐的唯一私人空间,把根留住方能枝叶繁茂,不得不说,是因为抢不到票才会衍生出反向这个词。

对待“技术黄牛”这个概念,普通人无法去深入了解,自然也不会去依靠技术黄牛,但是春运回家的大军里是包罗万象,尤其是白领阶层,不可能按部就班去排队购票,轻点鼠标就能瞬间轻松搞定,一旦抢不到,自然就会盯上技术黄牛,多发一份钱就可以缘回家梦,何乐不为,一定程度上也助长了第三方有偿代购的壮大,当然,这也是不得以而为之,存在即合理这句话虽然很极端,但是在法制尚不健全的当下,技术黄牛张扬的出现在春运购票舞台,这无疑就是钻空子,打擦边球。

虽然监管部门把打击黄牛作为春运的重头戏,一些依靠出卖苦力的黄牛被扫进历史的尘埃中,但是第三方平台却借助春运大肆宣传加速包的诸多优点,先忽悠消费者上钩,然后再设置消费陷阱,性质恶劣堪比苦力黄牛,也有过之而不及,公平的秩序就这样被严重破坏。古语说的好: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作为监管部门,面对横行的技术黄牛,应该依据法律果断出手,犹如庖丁,把解牛的过程当作是精彩的技术欣赏,在酣畅淋漓中彻底解决技术黄牛,斩断平台的利益链,还消费者一个公道,这也是作为监管部门的职责所在。

作为车票的发售和管理单位,铁路部门不能被动的去升级自己的售票系统,毕竟技术领域深似海,在原有的售票多样化基础之上,鼓励科研人员研究更加快捷,高效的购票策略,犹如被推崇的“候补购票”,这才是大众渴盼的理想目标,纵使魔高一尺,总还有一丈的道去应对。

相关事件

  • 2019年春运
  • 2019年春运
  • 2019年春运时间从2019年1月21日(腊月十六)开始,到2019年3月1日(正月廿五)结束。 2018年12月,中国铁路客票发售和预订系统研发的“候补购票”功能于2019年春运期间上线。12月23日,2019年春运火车票将开始发售,全国铁路春运预计发送旅客超过4亿人次。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