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以药补医:公立医院须回归公益性

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部长陈竺表示,医改的方向就是让个人付费越来越少。针对因病致贫型疾病,还将会有特殊设计。“以药补医”,包括加成部分、流通过程虚高部分,都必须革除,“否则再多的钱也堵不了黑洞”。陈竺表示,原来以药补医,医疗服务价格被扭曲。(3月5日《新京报》)

时下,药价虚高不下、医患矛盾频繁、医生唯利是图等大都归咎于“以药补医”制度,“以药补医”俨然已成医改路上的绊脚石,已经到了不得不除的地步。

事实上,公立医院的医生对“以药补医”难言舍弃是因为医生的薪酬与此挂钩。我国医疗行业的现状是,公立医院的医生,特别是刚参加工作的普通医生起薪很低,不同科室之间收入悬殊,他们的薪资评定不是参照其知识、技能,也不是病床周转率及病人的投诉数量,而是简单地依靠计算门诊人数、病人的住院天数,其收入多少取决于他们开了多少药。很难苛责每个医生都能在勒紧裤腰带的情况下还能做“白衣天使”,他们热衷于成为医院里的“药贩子”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陈竺委员建议的“革除‘以药补医’,把过低的护理费、诊疗费、手术费提上来,有降有升,总量控制,调整结构”,将有助于激励医生专心提高医疗技能及改善服务水平。设想不错,但在现实操作层面上,“以药补医”到“以医补医”,若没有一个健全、透明的制度保证,难保医院以及医生不会有逐利的冲动,监督机制缺位,设想总归是设想。对患者来说,没有制度保障,医药制度的变化只不过是将多付的药费转移到服务费上——医疗费用支付并未有实质上的变化,负担依然沉重。

要想切实改变我国医疗行业的现状,“让个人付费越来越少”,必须改革对公立医院定位的顶层设计,逐渐剥离公立医院的市场性、商业性,使其回归公益性、服务性。实际上,医院的本质属性应该是社会公共服务产品,为百姓提供医疗服务,因而,在医院回归其公益性后,还应有各级政府的财政支持及社会各部门的积极配合。

相关事件

  • 2012年全国“两会”
  • 2012年全国“两会”
  • 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和政协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将分别于2012年3月5日和3月3日在北京开幕。

热门事件标签